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侍寝后的第二天,宁远发现自己的生活起了许多变化。

譬如,许多宫女太监抬着一箱一箱的珠宝来觐见;再譬如,胤霆随手赏了她些金缕羊脂玉块,每一块都十分贵重,近乎于价值千金;再譬如,除了后宫里的那些魂穿宫女太监们的医生护士依旧对她面色如常,后宫外的太监宫女们,见了宁远,脸上都洋溢着一种谄媚的笑。

宁远本来应该高兴的,可是她发现自己居然不太喜欢这种谄媚的笑意。对比下来,还是后宫里的娘娘、太监、宫女们令她感到舒适。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胤霆一有空就会来青鸾轩看她。

但住在主殿的冉贵妃却总是拉搭着一张脸,见到胤霆就如同见到杀父仇人。

胤霆握着宁远的右脚,替她一笔一划地涂上蔻丹红的脚趾甲。

一夜过后,宁远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惊喜。惊喜自己能得偿所愿,惊喜自己与胤霆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她半开玩笑半严肃地提起:“阿霆,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是如何闪出火花吗?那时的宫宴上,臣妾练习了好久的宫廷舞,可是某人非但不领情,反而拂袖而去呢!真真是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臣妾的手还被某人弄伤,肿了好几日呢。你还记得吗?”

胤霆听罢满面愧疚,慌张地扔下燃料,很珍重地握住她的手,虽然宁远那只光滑洁白的手臂已经恢复如初,可胤霆眼中仍然流露出一种痛心,对着不存在的伤处轻轻地吹着气:

“是朕的错,阿远。怪朕那时不认得你,怪朕那时心烦意乱,伤了我家阿远。”

宁远佯装生气,得寸进尺起来:“要怎么补偿我?”

胤霆作势将宁远拖起来,令她双腿缠住自己的肩膀,道:“听凭大人差遣!”

君临天下的帝王,居然肯俯首博得美人一乐,倒是一桩很新奇的事,宁远伏在他背上咯咯笑起来,胤霆见宁远表情全无芥蒂,才放下心来,道:“阿远可还生气?”

宁远拧着胤霆耳朵,嘿嘿笑着:“看你表现咯!”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都有些累了,微微喘着气。宁远脚上的指甲涂了一半儿,她朝着足底努努嘴,胤霆心领神会,拾起杜鹃花染料,接着珍重地替她染指甲。

“男人都爱偷看女人的脚,阿远可要好好保养足部。”

宁远双颊一红:“说什么呢!难道皇上也是这种人?”

到这儿,像被针扎一般,心中倏忽冒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可宁远忽略了这种瞬间的感受,佯发怒般,气鼓鼓地瞪着胤霆。

胤霆笑起来:“朕也是个男人。”

“你是皇上,自然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就生气了?”

“没生气。”

“就是生气了。”

“没有。”

胤霆猛地起身,在她眼睛上亲了下,宁远立刻弯起眼睛微笑起来。

“不生气了吗?”

“不生气了。”

赶在胤霆真的失去耐心前,宁远主动回吻了过去。这般既制造了情绪波动,又不至于真的无理取闹,令胤霆觉得恼火。

可自己究竟生没生气呢?好像不太重要。宁远心中这么想着,突然又生出了些抽离视角而带来的茫然。可这份茫然转瞬即逝,宁远笑嘻嘻接着扮演着她的机灵古怪却又通情达理的妃子形象。

片刻安宁的时光缓缓流逝。

胤霆握着她白嫩的脚腕,有些感慨:

“朕本来以为后宫里都是些疯疯癫癫的女人,未想到这种污秽之地竟生出了阿远这朵耀眼的花朵。”

宁远撇嘴,小声反驳道:“她们不疯,她们都是些很好很好的人。”

胤霆眼眸里泛着冷光,轻笑一声:“阿远,你果然是心地善良,纯净无暇。”

知道这种话题再继续下去已毫无意义,宁远明白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皇上根深蒂固的偏见。其实,除此之外,她也是有着小小私心的。不愿意和别人共享胤霆,不愿意让胤霆看到别人的好,宁远这般暗想着,随之又感到微微惊讶,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这样善妒的女人?

片刻,宁远晃晃脑袋,驱散掉内心纷乱的思绪,岔开话题:“好啦好啦,别谈这个啦。今日我们要去哪里玩儿?”

胤霆却忽然捏住宁远脚心,严肃道:

“阿远,要不要搬出来住?”

宁远眼神中闪过诧异,问:

“什么,搬出来?搬去哪儿?除了后宫,嫔妾还可以去哪里?”

胤霆垂下眼帘,轻叹口气,说:“朕许久不曾来到后宫这篇是非之地,一是因为国事缠身,脱不开功夫,二是,想必你也察觉到了,朕的那些爱妃们个个举止癫狂,不似正常人模样。朕常常在想,究竟是她们疯了还是朕疯了?阿远,你和她们不一样。你善良大度,举止端庄,又有慈悲之心。你住在这里,朕总是担心......你同后宫那些妃子一样变得疯疯癫癫。”

顿了顿,他抬头静静凝视着宁远双眸,“阿远,你愿意离开后宫吗?只要你开口,朕愿意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宁远惊疑不定地瞧着胤霆,内心似乎下起了一场暴雨。

半晌,她结结巴巴地问道:“可、可是,臣妾还能去哪里呢?”

胤霆静静地说:“只要你想,朕可以为你修建一座宫殿,只要你想,那么修筑在御花园中为上佳。朕会派人在里面种上百合、鸢尾和一切美丽的花朵。那里冬暖夏凉,群芳环绕,朕每日下朝得空,就会去见你——一切的一切,朕都愿意做。只要你想,朕还可以为你修筑出一座华美的庭院,甚至可以把昆池赐给你。”

“只要你离开后宫。”

宁远坐起身来,问:“皇上就那么不喜欢后宫吗?”

胤霆的眼眸中流露出毫不遮掩的厌恶:“是。”

宁远呆呆地坐下来,低头凝视着衣摆,沉默不语。

被皇上这般宠爱,这是何等的殊荣!她本来不该犹豫的。要是被阿爹阿娘知道,一定会责怪她“不识好歹”。可是,如果真照胤霆说的那样,她住在这样一座专门为她修筑的宫殿,每日侍弄那些百合、鸢尾,享受无上的荣耀,就连父母也一定会认同她,这一切是多么好啊!

可为什么,自己却在犹豫呢?

蓦然,宁远想起了枫皇后的那句话。

那日,宁远真心实意地问她:“皇后娘娘,您真的什么都知道。嫔妾以为,花园中美丽的花儿数不胜数,记住它们的名字便已经足够了,为何还要在乎那些奇形怪状、样子丑陋的植物呢?”

枫皇后说:“如果所有人把形状规则、色彩鲜艳、散发芳香的植物命名为美,反之则为丑,前者人恒爱之,后者人人唾弃,这样是正确的吗?可如果没有那些丑陋的植物,人们又怎么会明白什么才是美丽的?”

“又或许这世界上既没有美,也没有丑呢?天地伊始,万物参差多态,人们喜欢美丽的花儿,可世界上总会形状不规则、默默无闻、又不好闻的植物,它们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是难以融入这些条条框框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思绪这般飘飞着,胤霆的话语在耳边低低地回荡:

“阿远。”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宁远猛地回过神来,看着胤霆不解的双眸,下意识道:

“阿霆......我、我不愿去。”

“为什么?”

胤霆微微皱眉,似乎对这个回答很是不解,“是还有什么无法令阿远满意吗?阿远,你究竟想要什么?”

宁远摇摇头:“不,不是这样的。臣妾再没什么想要的了。皇上待臣妾如此,臣妾感激涕零、死无可憾。”

“那你为何?”胤霆眼中疑惑犹甚,似乎要透过她的双眼看到她的内心。

宁远道:“......如此兴师动众,怕是劳民伤财,这是其一。大臣阻拦,恐有异心,这是其二。礼制、法制皆无先例,这是第三。”

“只要朕想做的,没什么可以阻拦。”胤霆不耐地打断了她的话,“告诉朕,令你不愿搬出后宫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宁远垂首,慢慢地说:“臣妾、臣妾......臣妾不愿离开娘娘们。”

胤霆愣了半晌,眸中显出一抹不可思议:“这群癫女人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宁远刚想辩解什么,胤霆却叹了口气,“罢了,不急。这件事以后再议也不迟。”

气氛陷入沉寂,宁远盯着脚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胤霆神色,问道:“生气了吗?”

胤霆反而笑起来:“怎么也轮到你问这句话了?”

见胤霆神色如常,宁远才安下心来,嘻嘻哈哈地打着岔。

等到两人出殿,依依惜别时,冉贵妃却守在门外,见了皇上,也不行礼,也不拜谢,凶神恶煞地如同一个恶鬼。

胤霆见了冉贵妃,也如同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眸中透露着恐怖的威压。

这两人视线相撞,谁也不让谁,气氛肉眼可见的惊骇起来,宁远胆战心惊地想要劝服二人,还没等她张口,却只见冉贵妃对着皇帝,狠狠地竖了一个中指。

“都怪你,把宁宁害惨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