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宁分明是被人推下去的。”冉贵妃瞪着双眼,“这种事我们都晓得。倘若不是因为你,宁宁怎么会被陷害,又怎么会遭受这一场无妄之灾?你自己沾花惹草便是了,能不能不要拖宁宁下水?你保的了她一时,又能不能保她一世?”

听到宁远的名字,胤霆压下眼底的愤怒,勉强定住心神:

“这一切又与你何干?”

冉贵妃把拳头捏的嘎吱嘎吱响:“宁宁是我们的朋友,当然与我有关。”

宁远惊恐地看着盛怒状态下的冉贵妃,又看着脸上阴云密布的胤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娘娘,阿霆,你们别说了。”

胤霆冷笑一声,咬牙切齿道:“宫宴上的袭君之罪,朕本来可以株连你的九族,你不要不知好歹。”

冉贵妃拍手笑道:“那你倒是去啊?”

胤霆道:“你!”

冉贵妃临危不惧地瞧着他,叉着腰,显出十分不屑的样子。

她知道,倘若胤霆真的有所行动,那么后宫娘娘们绝不会坐以待毙。她也很清楚,胤霆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因此,胤霆身为一国之君,其实并不能把后宫里为非作歹的妃子们怎么样。

两人剑拔弩张,似乎随时要把对方生吞活剥。

宁远慌了神儿,推了推胤霆,又可怜巴巴地望着冉贵妃:

“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再吵啦。”

冉贵妃一把拽住宁远的衣袖:“宁宁,这人分明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和他在一起,只会受越来越多的伤,这次是被别人推下水,说不定下次就是被人用毒药害死,他保护不了你!你别和他在一起了,真的,和我一起走吧,听我的!”

宁远嗫嚅着后退一步,却反被胤霆捏住双肩:“阿远,别听这个疯女人在这里胡言乱语,蛊惑人心。你跟着朕,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想要多少有多少!这天下朕都能与你共享,总胜过和这个疯子一同。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跟朕走!”

两人一个拽着宁远左臂,一个拉着宁远右臂,异口同声道:

“选他还是选我?!”

“跟朕走!!”

宁远被扯得晃来晃去,头脑发昏,一时间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她用力将手臂从两人那里抽出来,忍不住扬声道:“好了,好了,够了!”

宁远道:“娘娘是我的好朋友,皇上是我的夫君。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我无法做出抉择......所以,我谁都不选。”

说罢,宁远心中有些忐忑,她不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她该如何抉择,只觉得皇上和后宫的娘娘之间,她一个人都无法失去:

“也许你们其中有什么误会呢,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大家相互理解相互包容,或许这一切就能握手言和了呢。”

胤霆冷着脸瞧着冉贵妃,神色分辨不出喜怒。

但,令宁远没想到的是,冉贵妃则是肉眼可见的走向了崩溃。

她的语气急促而亢奋,似乎是要把一切都竹筒倒豆子般说完:

“宁宁你不能跟着他,他会害死你的你知不知道?你知道皇权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吗?他这般,看似是宠着你,其实是把你往风口浪尖上推你明白吗?这次宁宁你很幸运地没事,下次呢下下次呢?你不能听他地甜言蜜语啊宁宁!我们也便罢了,等你变得受宠受欢迎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你的命啊不如就和我们快快乐乐地过以前的生活,我爬树你看着我爬树,我教你玩双陆,不知道有多好......”

冉贵妃情绪越来激动,语速比平时加快了许多。

宁远心中暗吃了一惊,似乎察觉到什么一般,她对着身后的绿珠使了个眼色,绿珠心领神会,乘着冉贵妃喋喋不休时悄悄退下。

冉贵妃显而易见地要暴跳如雷,她晃着宁远的肩膀:

“宁宁,你听我的啊,听我的好不好,听说你掉进水里的那刻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还好看到你没事了,宁宁我真的好害怕你再次出事,我好希望能回归从前那种快快乐乐的生活......”

胤霆也察觉出冉贵妃的不太对劲,他上前一步,挥开冉贵妃搭在宁远肩上的手:

“别在这里发癫!疯......”

一语未完,宁远猛地跳了一步捂住胤霆的嘴。她额角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对胤霆比了个“嘘”的手势,却转头对冉贵妃微笑道:

“好啊,我听你的,我们还像以前那样一起下棋、一起春游,好不好?”

冉贵妃点头,继续喋喋不休道:“太好了,宁宁,我还担心你不听我的呢,只要你离那个皇上远点,一定不会再出事了,也不会再次掉进水里重蹈覆辙,没有人会害你,我只愿你健健康康的这样岂不是很好?”

此时,冉贵妃的情绪从盛怒转变成了欣喜若狂,她将宁远从胤霆那儿拉到自己的怀里,狂笑不止:“宁宁,我和大家一起保护你,这样你就不会受伤,你知不知道封建社会是很吓人的......只要离那个皇上远点,你就能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

胤霆闻言又想发作,可宁远却扭头拼命用哀求的眼神暗示,他放松了握紧的拳头,眼眸中透露出一抹锐利的光芒。

但,还好须臾片刻间,绿珠便带着后宫中的看似是宫女太监实则真·精神科医生护士缓缓走来,这一小队人面容淡漠地对胤霆行了一礼,接着,十分熟练地架起冉贵妃,将她带离了现场。

冉贵妃被拉走时,她的声音还在远远回荡着:

“宁宁,别上他的当啊,我们和你在后宫里护你平安......”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宁远松了口气,心中升起一种对于冉贵妃隐隐约约的担忧。

她晃了半晌神,对着胤霆歉意地微笑:

“看吧,她的的确确是生病了。皇上,如果娘娘们有什么冒犯您的行为,臣妾愿意替她们像您道歉,有时候她们自己也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希望您相信,这一切不是出自于她们的本意。”

胤霆冷笑一声,道:“朕就知道她们脑子有疾。”

气氛陷入困窘,宁远很轻很轻地叹了口气:“抱歉,阿霆。”

胤霆说:“没事,朕已经习惯了。”

顿了顿,说,“别坏了今天的好心情,陪朕出去走走。”

宁远愣愣地点了下头。

两人沿着行宫行走,行宫里所有的大臣、太监、宫女,都恭恭敬敬地对着二人行礼,行礼的同时,目光有探究、讶然,羡艳......胤霆的目光扫过跪成一排的宫人们,毫不停留,反而是宁远朝着他们点头微笑,不胜其烦地令他们站起来。

得空时,宁远也会亲手摘下皂荚,替胤霆洗头。

她纤长的手指缠住胤霆的乌发,在阳光下搓出了些七彩的泡沫,泡沫晃晃悠悠地在空中飞舞,宁远撅起嘴对着泡泡吹起,胤霆眯着眼睛看着她笑:

“真奇怪,朕明明拥有江山、权势、数不尽的财富。这天下的一切都是朕的,可朕始终觉得,要是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便很好很好。”

宁远装模做样地瞪了他一眼:“要是臣妾一辈子都在这里替您洗头,那么咱们大胤朝又该怎么办呢,又有谁来管?”

胤霆哈哈笑道:“禅让呗。让给朕的弟弟们,他们可一个个虎视眈眈呐。”

宁远慌忙伸手去捂胤霆的嘴,却捂了他一嘴的泡沫。胤霆咳嗽了几声,宁远慌忙松开手,道:“抱歉,忘了手还沾着泡沫。”

胤霆却依旧是笑眯眯的,反扣住宁远的手,将掌心按在了自己唇上。

宁远红了耳根,想要脱手,而胤霆力道奇大,将她的手箍得很紧,她抽了几次,抽不出来,只好纵容他将自己的手紧贴在唇角。

两人僵持着对视,以宁远羞得满面通红才罢休。

宁远抽回自己的手,嗔道:“又欺负我!”

半晌,胤霆眸中流转出几分得意:“朕只欺负你一个人。”

“说得倒是很好听的嘛!”

胤霆微笑道:“说真的,阿远。朕八岁登基,当了那么多年的皇帝,明明所有的一切都唾手可得,可仍旧觉得心有戚戚焉。朕倒是真的觉得,要是时光停留在这一刻,不知该有多好。”

这话语既无奈,又真挚,胤霆漆黑的眼眸懒洋洋地盯着阳光下飞舞的纤尘,宁远却觉得里面蕴藏了无限心事。

片刻,宁远笑嘻嘻地说:“不如我们私奔,逃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好不好?”

胤霆笑起来:“倘若真是那样,朕不知有多开心。”

宁远道:“到时候,你做个渔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暴风雨的天气,便休船呆在家中,在黑夜里听雨读诗,岂不是很好。”

胤霆道:“那自然不错。不过朕要是做了那渔翁,阿远岂不要成渔婆?在这种狂风大作的夜晚,你我共处一室,那......”

宁远微笑着反应了一会儿,待明白其中深意,再次羞红了双颊,忍不住伸出拳头在他胸口锤了下:

“好啊,尽胡说八道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