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柳妃不断念叨着,三人只好将她宽慰了许多遍。

三人都是没有什么幽默细胞的人,却个个费尽心思逗着宁远开心。等柳妃神情变得有些恹恹,大宫女便对三人说:“房檐投下的阴影已经短过了台阶,时间到了,你们回去吧。”

三人相视一眼,点点头,轮流拥抱了一遍柳妃,向她认真告别。

回去的路上,宁远一行人也不像来时那样活泼,仿佛被冷宫的气氛感染,三人低着头并肩走在路上,默默无言。

“柳妃娘娘,”宁远踹飞了路边一颗石子,“多么善良的一个人,祝愿她能快点好起来。”

枫皇后叹息一声:“嗯,虽然这么说有点高高在上的味道,但是还是希望她快些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宁远回道:“是呀,多么可怜的娘娘,看了让人有点想哭了。”

钰嫔脚步顿了顿,瞥了一眼宁远。

感受到钰嫔的视线投来,宁远慌忙捂嘴,片刻,又将手拿下来,期期艾艾地问:“我又说错话了吗?”

钰嫔淡淡地说:“也不算,但这话的确有点刺伤我,是我的问题。抱歉,忘了吧。”

自从发生了这许多事后,钰嫔对宁远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虽然她总是这样淡淡的,不太爱说话的样子,但宁远明显觉得,钰嫔正在以她的方式,慢慢地接纳她。

宁远思考了一瞬,拉了拉钰嫔的衣袖,钰嫔似乎陷入了一种思考,惊醒后疑惑地看着宁远。

宁远细声说:“钰嫔娘娘,可以告诉我,我的话为什么会刺伤你吗?”

钰嫔愣愣地看着宁远,道:“不必了,这不重要,是我的问题。”

宁远摇头,坚持不懈地说:“可是我现在很需要知道。”

钰嫔疑惑不解:“为什么?”

宁远笑起来:“因为我想和你成为好朋友啊!既然要好好相处,自然需要知道你的想法,并做出相应的磨合。这可不是什么讨好,而是我发自内心的愿意为你改变。所以可以告诉我的话究竟是为什么会刺痛你吗?”

奇怪的是,这番话出口,钰嫔脸上出现了一种古怪而从未见过的表情。

她没有回复,而是默默将头别到了一边,一语不发。

宁远觉得十分奇怪,脚步一顿,换了个方向,窜到钰嫔身旁,好奇地仰视着她的脸。可宁远一换方向,钰嫔就自动把脸转到和她相对的一边,教宁远看不清她的脸。

向日葵逐阳而生,而钰嫔就像是其中最特立独行的那一朵,面对着小太阳似的宁远,钰嫔总会自动把脸转到她看不到的地方。

宁远觉得十分奇怪,又觉得有点有趣,刚想再次尝试,却被笑得一脸灿烂的枫皇后拦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阿钰露出这种表情,怎么会这么好笑,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枫皇后捂着肚子大笑不止,笑了一会儿笑够了后,才慢慢直起腰来,真心实意地,

“宁宁,你是真的很有意思,真的!”

宁远挠挠头:“啊?是吗。可是我是真的很想知道我的话到底是哪里刺痛了钰嫔。真的真的,这种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枫皇后慢慢止住了笑,认真地对宁远说:“滥施同情也是一种隐形的暴力哦!”

宁远惊讶地说:“诶?”

“有些精神病人需要的其实不是同情,而是尊重。”枫皇后说,“就好比路上走街串巷的商贩,沿着道路坐在墙根的手艺人,还有风尘仆仆,卖力表演的杂耍班子,宁宁会觉得他们可怜吗?”

“诶。”宁远思附一瞬,说,“有点儿。”

枫皇后接着道:“是因为他们需要以劳动换取报酬,而宁宁不用,所以才会觉得他们可怜吗?”

宁远点头:“是呀,总感觉会很辛苦呢。”

枫皇后道:“可商贩通过销售来谋取利润,手艺人通过一门技术来获得报酬,杂耍班子以尽善尽美的表演来获得喝彩,他们都在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价值,可怜在哪里呢?”

宁远这么思考着,期期艾艾道:“哎,可是很累不是吗,要一大早出门,然后出售些什么,再换一点钱,感觉很不容易,所以才会偶尔觉得他们很可怜这样。”

枫皇后摇摇头:

“不是哦,也许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勤勤恳恳,每天努力打磨自己手中所拥有的东西,劳累了一天,获得了应有的酬劳,等到回到家中,能哺育家中的老人、孩子,这些劳动赚来的钱能让伴侣买上一件新衣裳,能将孩子送入私塾,能令老人安享晚年,总之,也许能让自己生活的更好一些。她/他为此觉得心满意足,直到有一天,一位达官贵人在她/他身边停了下来,长吁短叹,‘这是多么可怜的一个人呐’,你觉得她/他听到这句话会高兴吗?”

宁远如实答道:“我想......不会。可是为什么?”

枫皇后答道:“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而是尊重。”

“他们需要的不是怜悯,而是尊重。”宁远不由自主重复了一遍。

顿了顿,枫皇后又说,“她/他也许会这么想:‘你和我虽然社会地位不同,可是人人生来平等,为什么要可怜我?有什么好可怜的?’,他们并不会自认低劣。因此,无论如何,这个过程中,她/他一定会受伤的。”

宁远被“人人生来平等”短暂地惊了一下,随即她琢磨着枫皇后的话,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对待精神疾病患者群体也是一样,是吗?”

枫皇后笑眯眯地露出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道:

“是的。甚至这个结论可以推得更远一点儿,面对比我们更加弱势一点的群体,希望我们既不要冷眉冷眼,也不要做‘滥施同情’的达官贵人,只要做到最基本的平等、尊重就好。”

宁远又问:“那作为精神疾病群体的你们,也不会对自己施加同情吗?”

闻言,枫皇后征了一下,随即捏着宁远的脸,严肃地叮嘱道:

“无论是谁,一旦自己觉得自己可怜起来,那她/他的人生就全完蛋啦!永远别这样,宁宁,答应我!”

宁远若有所思地点头:“好。”

思考半晌,她的脸上浮现出微笑,说:“我全明白了。”

她对着钰嫔道:“抱歉娘娘,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能原谅我吗?”

钰嫔盯着宁远,神色复杂,半晌,终于吐出一个“嗯”字。

......

宁远回到青鸾轩,令她始料不及的是,宁致和沈冰正端坐在偏殿的太师椅上,见她一只脚跨进殿门,两人齐齐转头,朝着她行礼:

“给娘娘请安。”

宁远唬了一跳,忙扶住二人,惊惶地问:

“爹爹,娘亲,你们怎么来啦?”

沈冰笑了笑,说:“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们自然是来看看你。”

宁致则一语不发,眼神探究地盯着宁远。

宁远慌忙道:“呃,只是你们是怎么进来的?现在不是还没到省亲的时间么?这不太符合规矩吧。”

沈冰拍了拍宁远肩膀,笑道:“你爹上折子求了皇上,皇上竟同意了,还叫我们不要声张——外面都传言说你失宠了,过得十分凄惨,可皇上心里不是还在意这你吗?不然怎么愿意冒着险同意你爹爹的请求呢?”

宁远愣愣地看着沈冰,又看着宁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冰环顾四周,颇为挑剔地说:“好歹你至少得宠过一段时间,怎么还是住在这种破落地方?用的物什也不好。”

宁远呐呐地辩解道:“皇上曾经要说过要为我换住所的。只是,只是......”

思附一瞬,宁远不敢说是为了和后宫的娘娘们居住在一起才不愿换房殿的,于是只说,“是、是因为别的地方我住不惯,所以......”

沈冰拿起铁钳搅了一下炭火,道:“啧,用的碳也不是银丝碳,怎么回事啊?”

“.....银丝碳正巧用完了。”宁远说。

其实是皇上赏赐的银丝碳都分给娘娘们了。

但这种事绝对不能让爹爹阿娘知道。

宁远如是想到。

“唉,我的孩子。”

沈冰叹了口气,“你说,爹爹娘娘该拿你怎么办?”

宁远虽然早已贵为皇上的妃子,却还是本能般不愿听到阿娘失望的叹息。宁远不由得低下头,如同小时候做错了事听从爹娘训斥的小鸽子,一语不发。

“原本受到了皇帝的宠幸,固然是一件大好事,可你应该不骄不躁,学着固宠才是,怎么这么快就叫皇帝对你失了兴趣呢?”沈冰眼中有浓浓的失望。

“不是......”宁远抬头想解释,又想起胤霆嘱咐过,自己偷偷来找她的事不能令任何人知道,否则走漏风声,朝廷上又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她刚想开口,却又乖乖闭上了嘴巴。

见宁远低着头,沈冰也不再责难她,而是来回踱步,一声又一声的叹气。

她知道自家女儿就害怕自己叹气。

这是为了激励女儿的手段。她这么自我安慰道。

果然,沈冰叹气一下,宁远的头就往下低了许多,直到宁致冷冷地说:

“阿爹又听说,你还在和后宫中的妃子混迹在一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