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过了几日,虽然枫皇后还没有转醒,但知道她的确暂无大碍,宁远还是放心了些。

虽然后宫里的气氛还是很沉闷,但,在宁远的努力之下,还是在慢慢好转。

宁远每天都会在一大早,信步走到椒房殿内。

西府海棠一树一树地开着,宁远拿着浇壶,认真地给地上盛放的花朵浇水、松土。

这些花朵在宁远精心的照料下随风摇曳,呈现出鲜亮美丽的模样。

一来是看看枫皇后状况如何,拉着她的手说上一段悄悄话,二来是替枫皇后照顾好她的那些宝贝花朵。

她希望,在未来枫皇后苏醒的那一天,能看到满庭园的、和意外发生之前那般璀璨的花朵,心情也能好上不少。

不过,在宁远相信这一切,都会如那个流星夜下所许下“惟愿一切都好”的那个愿望加持下,真正变好之时,一个意外发生了。

那日,宁远正在浇花,却听到椒房殿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像是许多人在争吵。

她惊诧地放下手里的浇壶,拍了拍衣裳,径直朝殿门走去。

“你们是谁?来干什么的?没经过许可,这里不能进来!”

“我们是来救皇后娘娘的,你们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你们是谁啊?穿成这个样子,怎么放你们进来?”

“呸,我乃太古真人第一千零八代传人,太白道人的嫡子嫡孙!先帝都找过家父祈雨摆阵呢。你这区区小宫女,竟然拦着本道爷,哪来的胆子?”

殿门,一群道士打扮的人正视图往里闯,而椒房殿的宫女们则死死守着门,不让他们踏进一步。

大宫女怒气冲冲地说:“你听着,不管你打哪儿来,皇后娘娘如今重病在身,容不得吵闹。闲杂人等,一律不能踏进椒房殿一步。”

为首的那道人身穿法服,头戴葛巾,左手拿竹手板,右手拿着一叠黄符,胡子留了两撇,呈一个奸猾的“八”字。

他的小腿用白袜绑着,踏着一双草履鞋,拖拖拉拉地就要往里闯。宫女们自发站成一排,将他往外推。那道人推搡了几次,发现果真进不去,气得拂袖:

“他爷爷的,还真不让道爷我进了是吧?”

大宫女面色冷峻:“惊扰到了皇后娘娘,这个罪责你担当不起。”

其实倒也不是这个原因,只是枫皇后需要静养,这个护士们心中都十分清楚不过。眼前这些人来路不明,按照医院的规定,也是绝对不能放进来的。

道人怒道:“他奶奶的,道爷我就是来给皇后娘娘看病的!!!”

这道人一口一个“他爷爷的”“他奶奶的”,彻底触怒了大宫女。好歹,至少在医院里,她也是医学博士,一名诊室里锦旗飘摇的人民医生。

她轻慢地凝视着这群道人,很不屑地说:“看什么病?”

上下扫视那道人一眼:“就凭你们?”

那道人叽叽喳喳地就要伸手打人,大宫女冷笑了下,刚准备防御,却见宁远疾步走来,叫道:“住手!”

见宁远从远处走来,又见到她打扮得金枝玉叶,道人转了转眼珠,猜想到宁远身份,便一改态度,像模像样地行了个礼,奉承道:“娘娘吉祥。”

宁远扫视了一眼道人,严肃道:“起来吧。”

道人一甩竹手板,抢先自我介绍道:

“娘娘,小人乃太古真人第一千零八代传人,太白道人的嫡子嫡孙,法号卜算子。”

说罢,卜算子朝宁远谄媚一笑,露出了两颗金牙。

宁远看看卜算子,又看看大宫女,只朝着大宫女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大宫女知道宁远的意思,无奈地揉着眉头,向后退了一步。

大宫女知道,封建王朝毕竟不同于现代社会。在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人和人之间还是平等的。

而在这里,在此时此刻,人的尊卑是赤裸裸的标记出来的,宁远贵为娘娘,而自己穿成了个小宫女。宁远地位比自己高,说话也有分量,这件事让她来处理,显然更好。

想到这儿,大宫女也乐得清闲,但她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站在一旁蔑视地看着那神棍。

卜算子像是全然不发觉似的,一心朝着宁远傻笑:“娘娘,快些让小人和这帮兄弟进去给皇后娘娘看看吧,小人也是为了皇后娘娘好,早一日治病,便早一日好起来,娘娘您看小人说的在理吗?”

宁远果断地说:“你们不能进去。”

大宫女赞许地朝宁远点了点头,卜算子愣了一下:

“娘娘,这话怎么讲?”

宁远道:“你们看起来不像是会治病的样子。”

卜算子道:“娘娘,您这话就说的不对了。”

顿了顿,他朝身后的道人们示意了下,那些道人从布包里掏出琳琅满目的神像、神符,恭恭敬敬地呈现到宁远面前。

卜算子说:“我们不光会治病,还会占卜、求雨、祭祀!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借助我们供奉的这黄大仙的力量!”

说罢,卜算子一挥竹手板,掏出了一个杆状法器。

法器上用细绳拴上了许多黄符,被风一吹,四处旋转。

卜算子怪叫一声,身后那数十名道人模样的人不约而同地将他团团围起来,嘴里叽叽呱呱地嘀咕着什么咒语。

卜算子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消除业障!小人向黄大仙借力,持念黄师仙心咒黄神心咒!”

周围的那十几个人一边转圈,一边念叨起来:“诸人请求黄大仙保佑!”

“诸人请求黄大仙保佑!”

“诸人请求黄大仙保佑!”

宁远被这仗势吓得面色惨白,不知如何是好。她求助似的看了一眼大宫女,大宫女懒懒的倚在殿门边,看着这帮神棍装神弄鬼,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意识到了宁远的目光,大宫女朝宁远看去。

两人目光在空气中相撞,她朝宁远摇摇头,嘴里无声地说出了两个字:

“骗子。”

宁远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深吸了一口气,渐渐找回了勇气。

却突然听到卜算子怪叫一声,众人停下。

卜算子闭上双眼,竟突然跌在地上抽搐了一阵。

众道人打扮的人将他围起来,目光哀婉、沉痛,凝视着卜算子在这里发癫,好像在观察什么人间疾苦,皆露出如丧考妣的表情。

宁远睁大双眼,不明所以,而大宫女在一旁骤然笑出了声。

突然,卜算子睁开双目,站了起来,指着椒房殿寝宫的位置,沉痛地说:

“皇后娘娘被一只老鼠精上身,体内有煞气,会有杀戮,需要供奉黄大仙,用香火来驱除妖精,这样就会平安,万事顺遂……”

宁远听得目瞪口呆:“什么?”

卜算子严肃地说:“娘娘,请放小人进去,为皇后娘娘斩妖除魔。皇后娘娘这般中邪,只有小人才能为她去除邪气,国不可一日无后,唯有如此,才能安国兴邦。”

宁远反驳道:“皇后娘娘没有中邪啊!她只是生病了。”

卜算子诧异道:“生了这种病,不就是中邪了么?”

宁远道:“生病就是生病,怎么能说是中邪了呢?”

卜算子耐心地说:

“娘娘,您想想,一个人,还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这么金枝玉叶的一个人,有一天,突然莫名其妙地吞了很多有毒的东西,叫嚷着要自尽,这可不就是中邪了么?谁会这么做?唯一的可能就是被妖怪上了身,这是生病了,也是中邪了,嘿,皇后娘娘就是生了邪病啊!”

宁远结结巴巴地反驳:“才、才不是啊!生病就是生病了,什么中邪啊,你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卜算子说:“那娘娘,您倒是说说,皇后娘娘生了什么病?”

宁远说:“就是情绪起伏大,经常在绝望和狂喜之间切换,就是这样的病啊。”

卜算子驳斥道:“这是什么病?小人没有听说过。你们听说过吗?”

他将头转过去,看着那十几个道人。道人齐齐摇头,嘴里说:“没有听说过。”

卜算子又将头对着宁远,开口道:“娘娘,没有这种病,皇后娘娘就是中邪了。”

宁远急道:“才不是啊!只是、只是......”

可是她又不知道和这帮人如何解释,只干脆地说:“反正,你们就是不准进去!”

卜算子愣了愣,干脆搬出了杀手锏:“小人有皇上的口谕。”

宁远满面惊诧:“什么?”

“我有皇上的口谕。”卜算子又重复了一遍。

宁远呆呆地站在原地,随即又明白过来,搬出皇上,倘若不是有十个脑袋,就绝不会撒这种谎。眼前这模样打扮奇怪的人没有这个胆子。

所以,这道人说“有皇上的口谕”,还能在后宫自由进出,那便多半是真的了。

这下,无论如何都拦不住这十几个江湖骗子了。

听闻此言,大宫女无奈地叹了口气,拍拍宁远的肩膀,以示安慰。

皇令不可为,这十几个人就这么鱼贯进入了椒房殿。

宁远下意识向大宫女求助:“姐姐,怎么办啊。”

大宫女一脸习以为常的样子,低声安慰宁远:“没事的,我从医这么多年,这种事请已经司空见惯了。”

宁远诧异地说:“几百年后,也是这样吗?”

大宫女面露无奈:

“是啊,大众宣传不到位的问题,精神病人多,精神疾病的就诊率却很低。很多人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这个疾病,有些人出现了症状,家属也宁愿相信是‘中邪了’‘鬼上身’,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亲属患上了精神疾病。有些人是压根没这个意识,有些人是意识到了,但出于对精神疾病的误解,死要面子,因而耽误了诊疗时间。这种情况在几百年后就很多,更遑论现在。”

宁远看着最后一个道人进入椒房殿,着急道:“那、那有什么解决方法吗?”

大宫女叹了口气:“......暂时没有。只期望这些人不要惹出什么事来吧。”

作者有话说

第48章 第 48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