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第 7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远猛地坐了起来,差点掀翻了床头的小桌子。

“娇娇?余?你们都姓余,所以你们认识余娇娇吗?”

见宁远情绪激动,余小丫被吓得后退了一步,紧紧抿着嘴,却是再也不敢开口了。

余二娘也满面诧异:“姑娘,你也认识娇娇?”

宁远哑口无言:“我......”

顿了顿,苦笑道,“也算认识吧,说是熟人也不为过。”

不是冤家不聚头,仇人也是熟人。这话,宁远倒觉得自己没说错。

她神情复杂地看着姐妹两人,心中骤然涌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该不会,余娇娇是她俩的姐姐吧。

倘若真是如此,遭敌人算计,却又被仇人的亲属救,宁远倒真的有点痛恨起命运的无常了。

余二娘思附了短短一瞬,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宁姑娘,我不清楚你们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但我们和余娇娇并没有什么很密切的联系。论关系,我们村叫余家村,村民都姓余,树叶落下来砸中的两个人,或多或少都沾点血缘。我们和她,论起辈分来,最多也算是邻居。”

余小丫躲在余二娘身后,伸出一个小脑袋,补充道:“娇娇姐姐住在我家对门,不过,自从她进宫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见到她了。”

听罢,宁远松了一大口气,道:“原来如此。我说你们怎么一点也不像。”

余小丫却着急地问道:

“大姐姐,你认识娇娇姐姐吗?你见过她吗?她现在过得如何?她临走之前答应我了的,等为我们余家村沉冤昭雪,到那时一定会带我去上学。”

这话说得颇为急切,十分天真,可余小丫显然用错了成语,宁远笑着纠正道:“是‘讨回公道’,不是‘沉冤昭雪’。”

余小丫脸“腾”地一红,躲在余二娘身后,再也不说话了。

余二娘神情郑重:“宁姑娘,你既然认识余娇娇,那么可知道她现在状况如何?”

宁远道:“我的确认识余娇娇,二娘,倘若你信得过我,能否将事情的真相一一告知我呢?”

余二娘想了很久,终于还是轻叹一声:“好吧。”

在余二娘的讲述中,宁远时而蹙眉沉思,时而低头不语。

宁远在思考中,逐渐拼凑起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原来,余娇娇曾经化作乞儿装扮,在大街上遇到便装的胤霆与宁远,并偷走他们的钱袋,并不是凑巧之为,而是蓄意为之。

她走街串巷、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颇有识人之术。

那日在大街上见到宁远与胤霆二人,便一眼推断出这二人绝非常人。她便跟在胤霆身后,此时宁远与胤霆二人在街边看猫,一阵微风吹过,无意间露出了藏在布衣下的一角龙纹,余娇娇便大胆推断出胤霆身份。

好巧不巧,一个没长眼的乞丐偷走了胤霆的钱袋,被余娇娇亲眼目睹。

于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她提前规划好了逃跑路线,并将此事告知了余家村的村民,答应他们倘若事成,见了皇上,便一定会托盘而出余家村被克扣救济粮,导致村民冻饿交加中死去的真相。

善良的村民于是联合起来,抓住了偷窃的乞丐。

余娇娇于是乔装打扮,也扮作了一个乞丐,拿着钱袋,故意被胤霆等人抓住。

由此,胤霆得以对余娇娇提起兴趣。

好一出胆大包天的“狸猫换太子”。

一语听罢,宁远竟大笑不止。

原来这些宿命的命中相逢,竟都是有心之人刻意为之。

本来胤霆觉得那些浪漫的、发生自己在身上的才子佳人般的故事,也都是被人精心地算计好了,呈上桌面上的一盘精美华丽,内在食之无味的菜肴。

多可惜啊。

宁远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余二娘和余小丫面面相觑,不明白眼前这个身份神秘的姑娘,为什么要一会儿、一会儿笑,真令人捉摸不透。

余二娘感叹道:“也不知娇娇姑娘现在怎么样了!听闻皇帝待她不错,可宫廷凶险,此去经年,也许牵动了许多人的利益,但无论如何,她能替我们村子里的人着想,那也是挺好的。”

余小丫说:“是啊,娇娇姐姐临走前还找我借了许多铜钱,我把陶土罐都砸破了,将所有钱都给她了呢,只希望她能带来好消息,快点带我上塾堂去。”

宁远沉默起来,翻身下床,踱步至窗边,仰视着天边的悠悠白云。

半晌,她平静地说:“她不会回来了,你们都被她骗了。”

宁远转过身来,淡淡地说:

“她在两头骗,一头骗皇帝,一头骗你们。”

-

宁远回到了后宫,安顿好了一切。

接着,她转身离开后宫,去寻找余娇娇的身影。

在宫中的一处雕花水榭处,两只孔雀正婷婷立在湖边,俯瞰着迷人的湖水。这里是胤霆为余娇娇建造的铜雀台,此时,余娇娇正穿着“百鸟裙”,低头在湖边喂孔雀。她的裙子繁复绚丽,在阳光下折射出七种不同的光彩,远远看去,竟比孔雀的翠翎还要耀眼。

听到有人前来,余娇娇抬起头来,笑道:“阿霆,你瞧......”

看清来人模样,余娇娇脸色骤变,冷冷地说:“是你。”

宁远点点头,和颜悦色地说:“是啊,的确是我。”

见宁远打远处走来,余娇娇警惕地站直身子,盯着她的眼睛:“你来做什么?倘若你想要游山玩水,大可以回你的后宫去,和你的疯子嫔妃们一起玩闹,我这里不便迎客。”

宁远环视了一圈,抚掌笑道:“可是这里好美呀。铜雀台,果然名不虚传,这里有宫殿、花草、湖水,还有孔雀。住在这种地方,姐姐可真是好福气。”

余娇娇扫了她一眼,沉着脸:“是么?”

宁远微笑道:“是呀。”

余娇娇双手环胸,眸中闪着讥讽的光:“你若是求求皇上,也许他也能为你修一座宫殿。不过,在你盛宠之前,也许可以一试,在盛宠之后,也许就难说了呢。”

余娇娇淡淡地笑开:“我会抓紧时间,拼尽全力得到我所想要的一切,这就是我胜过你的地方,宁远。”

宁远看着她,半晌,只说:“曾经皇上也说过要为我修建一座宫殿。”

她慢慢地说:

“——他说,只要我想,他会派人在花园里种上鸢尾、百合和一切美丽的花朵,哪里冬暖夏凉,群芳环绕。他还说,甚至愿意把昆池赐给我——只要我离开后宫。”

“——只是。”

宁远漫不经心地拖长了尾音,“只是......”

在这番话中,余娇娇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

宁远吐出一口气,很轻地说:

“只是我不愿意。”

余娇娇冷笑了下:“我不信。地上掉钱,怎么会有人不知道捡?白送的宫殿都不要,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宁远说:“因为在我心里,有比一座宫殿更重要的东西。”

她看着余娇娇:“你总觉得别人很蠢,也许只是因为那个人和你做出了不一样的行为,表露出了与你不同的想法,于是你便轻易地唾弃他人、鄙夷他人,仅仅是因为你们不一样。可是真正蠢的那个人又何尝不是你自己呢?”

余娇娇气得暴跳如雷,随即又定下心神,压下语气中的暴怒:

“我哪里蠢?我从一个孤儿,成了如今这般显赫的人物,我有宫殿,有花园,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瞧瞧我身上这件百鸟衣,是由一百种鸟的羽毛织成的,他们都属于我的,是属于我而不属于你。”

宁远静静地看着她:“你错了。这一切并不属于你。”

余娇娇勃然大怒:“我住在这里,穿着这样美丽昂贵的衣服,这一切怎么会不属于我?”

宁远沉默了一瞬,说:“余娇娇,你应该念过书吧。这里叫‘铜雀台’,你知道铜雀台是什么意思吗?”

余娇娇闻言愣了一愣,眸中隐有诧异。

片刻,她果断道:“我不识字。”

宁远说:“别骗人了,我知道你会识字、读书。‘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这句诗你我都心知肚明,不是吗?皇帝的心思,不在于这地方多美、多高雅,这处地点只是他用来装女人的,为了让她们远离后宫,与后宫中的‘疯子’隔离,而修建起来的阁楼,仅此而已。”

余娇娇脸色白了一白,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那又怎样。”

宁远说:“他不尊重你,由此可见,他不是真的喜欢你。”

余娇娇闻言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是个单纯的白痴?我根本不在乎皇上喜不喜欢、爱不爱我,我只要我想要的东西,那就够了!”

她笑得如痴如醉,惊飞了许多鸟儿。

在惝恍的湖畔,宁远默默凝视着眼前这狂笑不止的女孩。

半晌,待余娇娇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泪时,宁远静静地说:

“要是真是你说那般,倒还无关紧要。只是......”

“只是你别自己欺骗自己就好。”

宁远道:

“这一切,我经历过,所以都明白的。”

作者有话说

第74章 第 74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