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第 7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到那令牌,几个官兵都脸色惨白,其中的几个更是吓得两股战战,互相看着对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为首的官兵方才还张扬跋扈,如今现在却是畏畏缩缩,仿佛见了鬼一样。

宁远大感奇怪,拾起那块令牌,凝视着他们。

怎么这些人的态度竟突然恭谨了起来?宁远正心中奇怪着,却见为首的官兵扑通一声跪下来,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望大人恕罪。”

他身后的官兵们都纷纷跟着他一跪不起,磕头如捣蒜:“望大人恕罪。”

这几十个官兵围着个小姑娘磕头,余二娘和余小丫看呆了。

宁远愣了一刻,倒也是没客气,让这群人先是给余二娘和余小丫赔罪道歉,又是让他们去给屋子内被破坏的陈设赔礼道歉,再买回新的来。

官兵们如临大赦,都各干各的起来。

余小丫扯着宁远的衣角,将宁远拉到一旁,悄悄问她:“大姐姐,你……你好厉害,那几个虎背熊腰的凶男人居然都听你的,他们还那么怕你。”

余二娘忍不住开口:“宁姑娘,你到底是谁,你说吧。”

宁远神情复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显然,这群人畏威不畏德,也不清楚宁远的身份。他们畏惧的,恐怕是宁远手中的那块铜牌。

那块铜制令牌是那么的平平无奇,除了表面刻有一些繁复的花纹,还有表面那个大大的“无”字,再也挑不出一点儿出彩的地方。

余娇娇为什么会给她这个?她又是希望自己拿着这块令牌,做些什么?

宁远一时之间有些糊涂,也并没有如实回答余二娘和余娇娇的话,她推脱了几句含糊的话,蒙混过去了。

不出半天,茅屋内的陈设恢复如新。官兵甚至还自费从镇上买来了木材,几十个壮汉一道将茅草放下来,亲自打了一个结实的屋顶。

因为害怕惹事上身,余家村的人本来都龟缩在屋内不敢出来,见此奇景,也纷纷出门围观。

飞扬跋扈的为首的官兵像一只做错了事的狗,低着头,对着宁远低眉顺眼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望大人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见官兵如此的卑躬屈膝,宁远本来满腹狐疑,却害怕自己蓦然开口询问令牌的作用而招致怀疑,便中气十足地答道:

“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要道歉,就对着屋子的主人道歉啊!”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什么时候,她们两人原谅了你,我也就原谅你了。”

官兵们闻言不敢怠慢,小跑着跪在余二娘和余小丫面前求爷爷告奶奶,几十个汉子围绕着她们痛哭流涕。那阵势,竟好像余二娘和余小丫是什么皇帝一样。

这收税的官兵,乃是民间人人唾弃的毒瘤。当朝赋税高昂无比,田税高,盐税也高,连大家庭里添了新丁,也要收取高昂的“人头税”,以至于贫困的农民,竟连孩子也不敢多生。

税收养肥了一群贪官污吏,手下漏出的那点儿油水,也使得收税的喽啰吃饱喝足,因而显得十分倨傲。

倘若是有钱有势的大官吏,那边陪笑着走个过场,可如果家境贫困,交不上税的,却又“取之尽锱铢”,交不上的,就明抢。天下苦这群人久已,可是她们这种贫民百姓,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可是,这群豺狼虎豹,竟轻而易举地被宁远吓到了。

这很好,仰仗着宁远的光,她们姐妹二人以后也不会挨欺负了。

可这宁姑娘究竟是什么身份?

余二娘瞅着一旁的宁远,不说话。

余小丫显得十分得意,叉着腰说:“谁让你们以前这么欺负我们?你们以后还敢不敢啦?”

官兵磕头如捣蒜:“哎哟,小丫姑娘,小丫姑奶奶,您以后就是借我们一千个胆子,一万个胆子,我们都万万不敢啊!”

第一次有人叫她“姑奶奶”,还是曾经最最欺负她们的讨厌的官兵。余小丫心头出了一口恶气,此刻觉得又是好玩,又是新奇,便咯咯笑着,命令这群大汉跪在地上学狗爬。

余家村的村民窃窃私语,只道余二娘和余小丫怕是撞了天大的好运,结识了个贵人。

“看来以后咱们可得对这两姐妹恭谨点了。”

“是啊,咱们村虽然多灾多难,但也许会飞升什么龙凤哩。想想从前那个娇丫头,本来死了爹娘,没人照顾,可是却攀上了天子!我看这两个丫头也不一般。”

“唉,说到娇丫头,从前她信誓旦旦地保证会替咱们讨回公道,可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一次。”

“是啊是啊,我们可都盼着她回来……”

余二娘心中思绪万千,犹豫了一瞬,便朝宁远走来。

有个官兵在地上乱爬,抓住了她的裤腿,仰着头试图学几声狗吠来讨她开心。余二娘淡漠地扫了他一眼,想着从前他们那般蛮横的模样,只觉得心中厌恶,一脚踢开官兵,继续前行。

她对着宁远作了一个揖:“不管您到底是谁……但多谢贵人相助。如此大恩大德,二娘没齿难忘。”

宁远摆了摆手,说:“不用客气,这一切不过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你机缘巧合之下救了我,我也就机缘巧合下救了你,我们扯平了。”

余二娘摇摇头,道:“我们不过是为你提供了一碗水,一张床,如今世道艰难,平民举步维艰,你这般救了我,救了小丫,这份帮助是我们不能及的。”

宁远微笑:“论迹论心,你们都担当得起,只是……”

接着,她长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只是……平民举步维艰,举步维艰……我总觉得是不该如此的。可是我该有什么办法呢?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余二娘听到宁远的呓语,心中暗吃了一惊。想了了一瞬,她谨慎地开口道:

“小人不愿去奢求什么,若贵人心中替我们不平,只需要到时替我们行个方便即可。”

宁远奇怪地看了余二娘一眼,“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有什么计划?”

见余二娘迟疑的模样,宁远愣了一下,却又笑了一声,“我不问便是!余二娘,我总觉得你是个很有志气的人,你不应该被限制在这方茅草屋里……”

余二娘低头,眸中却闪过锐利的光,一闪而逝。

拜别了余二娘和余小丫,宁远抓来一个官兵,在僻静无人的树林,寒着脸问他:

“近日状况如何?”

宁远虽然面庞表现得游刃有余,心中却有些打鼓。她知道这群官兵见到令牌,一定误会了她是某个势力的一员,因而对她唯唯诺诺。

她这般问人,试探又含糊,只是为了套出信息,在避免打草惊蛇的同时又能逼出这方势力究竟是谁,却又害怕自己问的不对,暴露了自己对这些东西一无所知的事实。

却没想到,那官兵竟然想都没想,颤颤巍巍地说:“大人,大人,这地方收成不好,又位置偏僻,说是蛮荒之地也不为过,都是些穷乡僻壤的贱民!”

说罢,他扭头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显出十分愤怒的样子。而接着对宁远说话时,却又立马变成了卑躬屈膝的模样:

“……因而没有收到多少银子,大人,这不是小人的错啊大人……”

宁远眉头紧锁:“总计收了多少?”

官兵想也未想地答:

“两万三千五十两。”

宁远暗自吃惊。一是吃惊于这是一个巨额的数字,二是官兵报数时竟没有半分迟疑和犹豫,可见这些令牌的持有者,一定是权势非常高,且身份莫测,是显山不漏水之人。

宁远表面上仍旧是淡淡的:“不错,还有呢?你知道的。”

心中却又有些犹豫,不知道这般说话能不能引得这人上套。

却没想到官兵从善如流地答:

“倘若我们扣押三成,那便是七千五百两……这数额虽然不多,却只是东部地区的一个小镇,倘若数额加起来,也是非常可观的,希望大人不要忧心。”

说罢,他跪在地上,用眼角余光打量宁远的反应。

宁远心中如遭雷击,脸色却沉了一沉,装模作样地冷哼了一声。

见宁远没有要责罚的样子,官兵悬着地心放了下来,不停地磕头道谢。

他却没想到的是,眼前这沉稳的宁远,心中却是如此的震悚。

听到官兵向自己如此赤裸裸地汇报贪污的赋税,宁远先是惊诧、震悚,又是无奈,厌恶……

她脑海中浮现出了很多人的脸,有些是阿爹的同僚,有些是胤霆身边的大臣。不论什么时候,他们看上去都是一样的高洁、磊落,喜欢写诗作赋,表达自己的一片冰心。

可背地里,却又干着敲骨吸髓的勾当。

这令牌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宁远不知道。

余娇娇究竟为什么要给她这块令牌?是为了让她揪出幕后主使?亦或者是已经知道了主使,只是用这个方式来提醒她?

宁远不知道。

她只是冷漠地盯着磕头的官兵,任凭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片刻,她扭头就走。

官兵在后面追,谄媚得笑着:“哎哟,这次冒犯了余二娘和那小丫头,小人没想到她俩是大人的相识,只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水冲了龙王庙!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别在旁人那里参我们一本!”

宁远心中厌恶,一句话都不说,只想把这群鬣狗远远地甩开。

官兵的声音越来越远,知道他喊出了一句话。

宁远骤然顿住脚步,背上起了一层冷汗。

官兵道:“——大人,别忘了替小人向陛下问好!”

作者有话说

第76章 第 76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