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我在精神病院卷宫斗 > 第80章 第 80 章

第80章 第 8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城大牢。

牢里十分昏暗,令人区分不清黑夜和白天。远处偶尔回荡着囚犯撕心裂肺的喊叫,是那么的缥缈而遥远,如果说皇宫像吞吃一切的兽,大牢是暗无天日的地狱。

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斜靠在草堆上,一只老鼠沿着墙角很极速地窜了过去,她却只是呆呆地瞧着那只鼠,一动不动,目光好像凝滞了一般。

这女子正是宁远。

她这般愣愣地席地而坐,并不是出于遭受折磨、亦或者是严刑拷打等等话本子里会出现的情节。正相反,在这段黑暗的时光里,她没有受到任何人的刁难,狱卒每日放饭,不会对一个将死之人露出一个多余的表情。

可真正令人痛苦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凌迟,由于胤霆的严令禁止,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来看望她,她好像被全世界遗忘了。

她不太记得已经过去多少天了,也不知道离那个即将到来的死期还有多久。

她只是变得很健忘,很迟钝,对外界的反应不太灵敏,有时,狱卒端着饭菜,她则对着高处那个小小的窗子发呆。直到狱卒提醒了三四次,她才像如梦初醒一般起身,呆呆地端过碗筷,呆呆地吃饭。

有没有后悔过?

那日那般逞一时之快,自己有没有后悔过呢?

宁远甚至已经不记得去思考这件事了。

这几天,她觉得越来越难受,一连吐了好几回,可是并没有人注意,她也懒得去探究背后的原因。

她将要死掉了。在死亡面前,这一切都显得不太重要了。

门锁叩击地面,发出“当啷”一声沉闷的响声。

有人推开了门。

宁远懒懒地掀开眼帘,是狱卒端着饭菜进来了。

“吃饭了。”狱卒说。他将饭碗搁在了地上。

宁远一言不发,也没动,瞅着窗外小小的一角湛蓝的天空。

可狱卒并没有走开,只是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那只老鼠再次从她脚边窜过去。

宁远心中隐隐觉得有些古怪,表面却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今天就你一个人吗?”

从前狱卒送饭惯例都是一个人,这句话实际上满是漏洞,根本不存在什么“今天”一说,宁远这么问,只是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很荒唐的猜测,于是小小试探了一把。

狱卒怪模怪样地说:“是啊,就我一个人。”

宁远骤然坐起身,不可置信地向后望去。那狱卒低低地笑了一声,伸手扯下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一张笑得灿烂的脸。

宁远大喜,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冉贵妃却迅速地左右环顾了一下,小声道:

“宁宁,来不及叙旧了。今天宫宴,监狱的人手很多都被抽调去了皇宫,仅剩的人也被阿枫她们迷晕了,趁现在,我们快离开这里。”

宁远先是欣喜若狂,这份欣喜却迅速冷静了下来。

她愣了一下,低低地问:“我们去哪儿?”

冉贵妃答:“我们出宫。”

宁远思附了半晌,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然后呢?”

冉贵妃急道:“我们都跑出去,跑到一个他们找不到我们的地方,我们带上一些钱,一些金银细软,然后买一块地,再然后......”

很久很久,宁远笑了一下:“我不需要你们为我亡命天涯。”

冉贵妃气得快笑了:“宁宁,你都替我们送命了,现在干嘛说这个?”

宁远突然捂住了喉咙,干呕了一声。

接着,她抚摸着肚子,静静地说:“因为,现在有一个更好的方法。”

没过几天,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宁远又被很多人腾挪到了另一个空间,这里宽敞、明亮,沐浴着最好的阳光,午饭不再是粗糙的粗米拌菜,而是充斥着鲍鱼海参之类滋补的东西。服侍她的老嬷嬷殷勤而体贴,“这位.....”但又不知道如何称呼,毕竟她的身份太过于令人尴尬,只好干笑道:

“这位.....姑娘,身子可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宁远礼貌地回答道:“没有不适,嬷嬷。”

“那就好,那就好。”老嬷嬷连连点头,感激地退下。

房间里又复归宁静,宁远仍旧是撇头看着窗外,神情淡淡,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胤朝说是皇嗣凋敝,其实也不是“凋敝”,而是压根就没有。

太子,公主,一个都没有。

因而当她主动告诉狱卒这个消息时,他慌张地转身就跑,后来很多太医都来了,还有宫女、神色严肃的太监.....

然后她就到了这里。

也还好,不过是一个亮一点儿的囚牢罢了。

但宁远明白,至少她还能活过秋天。

可这终究是不好的,这个孩子本来应该孕育在父母的爱里,而不是在彼此仇恨与憎恶中诞生才是。

但无论如何,这孩子竟误打误撞为自己挡了一灾。

她又低头看着自己隆起的小腹,看着这个不该出生的孩子,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胤霆还是不许除了太医和服侍嬷嬷之外的任何人来看望她,也不允许她自由走动。

宁远只是心平气和地接受了一切。

只是她孕吐地越来越频繁,死去活来,每每起身都会觉得天旋地转......从前父亲张口就是“传宗接代”“绵延子嗣”,可从来没人告诉她原来生产、成为母亲,竟都是些那么痛苦的事情。

每日午后,吃过饭的两个时辰,是被许可的散步时间。

宁远扶着腰,在布满守卫和暗卫的庭院里来回走动,看着竹叶被风吹得晃来晃去,望着墙外活泼青翠的风景发呆。

偶尔,她会听见远处传来喧闹。

“放我们进去!”

“对,就是,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陛下有令,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

“你爷爷的,我们才不是什么闲杂人等,放我们进去......”

“你们再胡闹下去,当心刀剑无眼!”

这几道声音都十分耳熟,左不过是后宫里的娘娘们想要见她。

每每听到这些喧闹,宁远都会发自内心地笑一笑,扶着她的嬷嬷趁机说:“啊,您终于笑啦,多笑一笑,对肚子里的孩子好,你看你一天从来不笑的......”

嬷嬷没看出,只是宁远这笑容充斥着无奈。

日子就这样慢悠悠地过去。

有一天,小院里的仆人突然开始紧锣密鼓地打理院落,宁远感到惊奇,好心的嬷嬷劝告她:

“姑娘,听闻陛下这几日就要来看看你,不管你们之前生出什么样的间隙,但是你,毕竟你肚子里怀的是龙种,你到时候好好和陛下说说好话,服个软,兴许他就原谅你了呢......日子不就是这样凑合过嘛!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听嬷嬷的,嘴甜一点,什么事都没有了,啊。”

按照道理来说,的确应该是这样。

可是宁远摇摇头,勾了勾唇角:

“可是我不想原谅他。”

那天夜里,宁远坐在床榻上,吃着酸梅。不知道为何,她的食量变得越来越大,肚皮上还长出了许多奇异的花纹,她讨厌这样贪得无厌的自己,连带着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喜欢起来。

然后胤霆就是这样披星戴月地走了进来,悄无声息。

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宁远乌发披散,烛火摇曳了一下,烛光映衬地她的脸色很柔和。她就这样静静地凝视着他。

上一次,胤霆这样深夜走进她的房间,还是满怀喜悦的。

那时他们情意正浓,可前朝大臣们的折子像雨水一般飞来,折子里骂她是妖妃,是妲己和妹喜的转世,将她说成了一个祸国祸民的妖精。

于是他只能这样,在深夜里悄无声息地走进来见她。

他会为她带来一束花,沐浴着露水的花朵,为了不被大臣发现,他将它藏在衣袖里的,小小的一束花。

现在,还是一样的场景,只是今时已不同往日。

宁远眸中翻涌起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只是最终神色复归冰冷。

她看着胤霆,淡淡地问:“你来做什么。”

胤霆盯着她,问:“孩子是朕的吗?”

宁远愣了一下,冷笑了一声,竟是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她翻身上床,拉上被褥,留给胤霆一个背影。

胤霆道:“算算日子,应该是......”

宁远想也不想地替他接过话,答道:“是那天我第一次撞见你和余娇娇在树上打闹的那个晚上,我都替你算好了。”

胤霆彻底地不说话了。

但是他也没有走。

宁远问:“陛下,夜深露重,为何不歇息了呢。”语言是客套的关切,可语调下沉,透露着一种讥讽和不耐烦。

不知道这人想干什么,但她是真的想睡觉了。

胤霆又问了一声:“孩子真的是我的?”

这次,自称是“我”却不是“朕”了,可宁远闻言却恶心的想吐,然后她迅速低下头,对着痰盂,毫不留情地当着他的面呕了一声。

她抬起头,笑笑:“不好意思,孕反,让皇上见笑了。”

胤霆的脸色异彩纷呈起来。

宁远装作没看见,自顾自地躺下来,转过身,面对着墙壁。

然后她睡着了。

身后那人什么时候走的,她也浑然不知了。

偶尔胤霆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放宁远出来走走。一来是心情真的不错,二来是为了顺利生产,最好生产出一位健康的男婴,每个月在几个随机的时候,宁远被允许在看护的陪同下踏出小院,在宫中走走。

只是,仿佛预料到了什么,胤霆不许她去后宫,也不许后宫的娘娘们去见她。

很多时候,宁远只能来到了一个个她和娘娘们曾经嬉笑打闹的地方,望着景色,回忆着曾经的欢声笑语,嘴角也忍不住带了笑,她这样一站就能站很久,任凭树叶落满了头顶,也不自知。

嬷嬷不明就里,可见到宁远这个孩子,只觉得心疼。见宁远笑,她终于也松了口气,说:“果然,来到外面走一走转一转,心情也会好很多的。以后嬷嬷看看能不能和皇上争取,让他多放你出来散散心,不然天天苦着脸,郁结于心,怎么会身体好呢?”

宁远终于对嬷嬷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谢谢嬷嬷。”

她的脸在笑,眼中却有着浓浓的哀愁。

嬷嬷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作者有话说

第80章 第 80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