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不慌,先来一口铁锅炖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太太这是想让余笙当家?

“笙笙虽然年纪小,但做事有条不紊,行事妥帖利落,交给她我很放心。”

果不其然,老太太很快就公布了自己的决定,与此同时,又从身后的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

“家里的中馈钥匙没有了,这是我偷偷留下的,幸而禁军没有安排搜身,不然这点东西也是保不住的。现在都交给笙笙吧。”

盒子不大,打开后里面放着一块玉佩,几块散碎银子,外加一对金耳环。

东西不多,但在当下实属不易。

当初景康王府被抄家,无数禁军涌入王府,边边角角围得水泄不通。有的拿着长枪,有的手持长剑,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肃杀,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

那群人仿佛劫匪一样冲进房里,所有能带走的全部装箱,不能带走的直接贴上封条。

按理说,抄家就是连身上的物品也要上交,但是王府里男丁全部被缉拿,剩下的全是女眷。还是老太太拼死护着,最后禁军才没搜身,只是让大家将首饰卸了下去。

当然,没搜身并不是因为放过了大家,而是因为知道大户人家少有贵人自己带着贵重物品的。

再后来,就是皇帝身边的总管太监前来宣旨,大概意思就是景康王府参与谋逆案,所有男子全部流放,女眷全部发卖。

当时老太太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后来还是余笙掐人中叫醒的。

谋逆案,本应是杀头的罪责,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改为了流放。老太太觉着里面事情不太对,让沈母去求求皇后。

幸好沈母刚嫁进王府时曾意外救了皇后一命,皇后为了感谢沈母,赠予她一根金簪。

沈母本想用这根金簪求皇后彻查此案,没想到最后却只是保下了二房的女眷们。

“母亲,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笙笙年纪还小,这么重的担子交给她真的可以吗?”沈母面露担忧。

在沈母眼里,余笙毕竟才十七岁。

“她若是不行,那这个家就没人可以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若是有人不满,可以出去自立门户。”

老太太一锤定音,其他人自然不可能也没本事自立门户,相互对视一眼,齐齐称是。

或许有人不满,只是压在心里没说,但是余笙心里却满是苦涩。

掌家人,听上去威风罢了。

老太太就是把家底都掏空,也不过十几两银子,换作一般人家或许还能坚持个几年,但是这一家子人,可都娇气着呢。

更何况老太太身子不大爽利,沈度伤重还没养好,眼看就要入冬,柴火炭火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银子,

如今最大的难题,是银子。

重新回到东厢房里,沈度还是躺在床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余笙去把窗子打开通风,又将尿壶拿了出去清洗了一下。

这宅子是她母亲的,因她出嫁,地契便随着嫁妆带进了王府。

说来也巧,那天堂都没拜完,禁军突然冲了进来将沈度沈父他们带走,当时余笙就觉得不妙。

趁大家慌乱之际,当机立断地从随嫁的匣子里抓了一把塞进胸口里,其中就夹杂着这宅子的地契。

将屋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余笙重新端过来一碗药。

“吃药。”余笙冷声冷气地开口。

沈度闭着眼不答,余笙一见他这个样子就生气。

将药碗小心放好,然后从后院找来绳子,趁沈度不备,直接将他的双手捆了起来。

“你干什么?!”沈度瞪大眼睛,皱着眉看着余笙。

“吃药!”

确定绑结实了以后,余笙重新端起药碗。

沈度偏头,依旧不肯张嘴。

余笙也不废话,直接掐着沈度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然后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将汤药灌了进去。

沈度愤怒地挣扎着,幸好他病着,没什么力气。汤药撒了大半,但也喝进去了不少。

喂完药,余笙连脸都没给他擦,端着药碗就走了出去。

“余笙!!!”沈度愤怒地吼着,然而留给他的只是一道纤细的背影。

后院里,沈知吃力地挥舞着斧子,好好的柴火让她砍得像狗啃的一样。

而她对面不远处,郑淑宁正在打水,水井不大,但是有点深。打了好几次,硬是一桶水都没拉上来。

两个姨娘心疼自家姑娘,想上前帮忙,却被余笙制止。

“不做事哪里知道做事的辛苦,二位姨娘也别闲着,去把院子打扫了,东西厢房还有主屋都擦干净了,日子再难过,也不能糊里糊涂地过。”

“事情都我们做,那你呢?夫人呢?”陈氏对余笙掌家这件事还不太服气。

“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安排,陈姨娘,您若是觉得我安排得不妥,大门在那边呢。”余笙朝着大门口的方向挑了挑下巴。

陈氏大怒,老太太压他们一头那是没办法,不论是资历还是辈分,她们不敢反驳,但余笙这个小丫头,也敢出言威胁她?!

“你当我愿意呆在你这破宅子里呢?走就走,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呸!”

陈氏说着,快步走到沈知面前,一把扯掉斧子,拉着沈知就往外面走。

“陈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她还是个孩子,你何必与她计较?”江氏拦着陈氏,好言劝和。

“凭什么不计较?知儿的手是抚琴写字的,不是抡斧子劈柴的!”陈氏心疼地看着沈知的手。

“姐姐,现在不比以前……”江氏还想劝着,余笙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谁不是家里的宝?谁的手又是天生吃苦做事的?劈个柴就觉得委屈?行啊,带着你女儿出去,我倒要看看,走出这个大门,你怎么让她抚琴写字!”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陈氏嘴硬道。

“哦,那倒是我小瞧陈姨娘了,我原想着都是一些弱女子,在外面抛头露面容易被欺负,又或者被什么人拐卖到一些腌臜地方,既然陈姨娘有自己的本事,我自然是不拦着的。”

陈氏虽然是个姨娘,但是也是富贵人家出身,原是一个七品小官家的庶女,哪里知道外面的险恶。

余笙嘴上云淡风轻,但是话里话外都在说着外面的恐怖。

“听说城里有个肖员外,极好美色,路上见到貌美的女子,不论是否出阁都敢掳回家去,陈姨娘出门的时候可得小心啊。”

“你少吓唬我,光天化日的,难道还敢强抢民女不成。”陈氏依旧嘴硬,但是声音已经有了微颤。

“你一个罪妇,抢了又如何?”余笙反问道。

陈氏这才想起来,虽然她们没有被发卖,但依旧是戴罪之身。

可是刚刚话说得太急,余笙也没给她留台阶,此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许是看出她的窘迫,江氏适时站出来打圆场。

“好了,我知道姐姐是心疼知儿,但我们现在毕竟是遭了难,且先熬一熬,等以后说不定就好起来了。”

“是啊姨娘,外面人生地不熟的,我害怕。”沈知也劝道。

陈氏没说话,江氏跟她关系不错,知道她这是默认不走,索性拉着她去前院。

“知儿你继续忙吧,劈柴辛苦,觉得累了就歇一歇。”

闻言,余笙没反驳,陈氏被江氏拉走,沈知也重新拿起斧子,余笙缓缓吐出一口气。

刚刚她也悬着一颗心,生怕陈氏真的就这么走了。

陈氏一看就没吃过苦,沈知容貌也不差,若是真出去了,指不定遇到什么事呢。

“怎么回事?我听着好像又吵了起来?”回到主屋,沈母立刻迎了上来,如今人就剩这么几个,可不能再乱起来。

“没事,都解决了。”

余笙不欲过多解释,转移话题道,“母亲,家里米粮不够,七郎的药也省的不多,一会儿陪我出去采买吧。”

“好,那我现在就收拾一下。”

余笙之所以带着沈母,一来是担心一个人不安全,二来也是因为除了要采买之外,她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可做。

毕竟她现在很缺钱。

在城里转了大半天,买了不少东西,也逛了不少铺子,直至二人都筋疲力尽了,这才回了家。

余笙和沈母去采买的这段时间里,大家都没闲着。

陈氏与江氏把院子收拾得很整洁,杂草都拔掉了,落叶也都清扫干净,与之前荒凉萧条的院落截然相反。

虽然还是很破旧,但是已经有了些许烟火气。

“这几日大家都辛苦了,我买了肉,今日给大家改善改善伙食。”余笙说着,拿着东西去了厨房。

虽然一屋子女人,但实际会做饭的也只有余笙一个人,在灶台前忙活了一个时辰,天都暗下来了饭菜才做好。

除了卧病在床的沈度,其他人都在主屋吃饭。饭桌前,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好奇。

“这是什么菜啊?好像没吃过。”

“云城菜吗?”

“给大家介绍一下,锅包肉、地三鲜、红烧肉、茄子烩土豆、拔丝地瓜,还有一个溜肉段。”

余笙站起身,对每道菜都做了介绍,虽说名字很普通,但光是买这些菜就少了不少钱,更别提调料了。

一共六道菜,花了近五两银子。

“笙笙辛苦,大家动筷吧。”老太太说着,拿起了筷子,其他人这才跟着拿起筷子。

看着大家开始吃饭,余笙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众人的反应。

古代真是麻烦,很多调味料都没有,余笙思来想去,觉得她能赚钱的唯一路子就是做饭,就是不清楚她们吃不吃得惯东北菜。

“这个不错,软绵绵的,吃起来味道很香。”刚吃第一口,沈母眼神一亮,指着茄子烩土豆说道。

“这个也好吃,甜甜脆脆的。”沈清更喜欢拔丝地瓜,她口味向来喜欢偏甜一点的。

“哎哟,这个有点硬啊。”老太太吃的是锅包肉,坚硬酥脆的外壳让她吃起来有些吃力,但似乎她很喜欢这个味道。

“老夫人还是吃这个吧,这个味道也不错。”江氏用公筷给老太太夹了一块溜肉段。

虽然余笙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但是毕竟环境不一样,所以心中还是有些许忐忑的。

王府规矩严,吃饭用膳一贯规矩,主打一个食不言寝不语,就连碗筷都不能碰撞出声。如今落魄了,规矩不似从前那般讲究,所有人坐在一起吃饭,氛围格外轻松。

看着大家吃得开心,余笙心中雀跃不已,她就知道,东北菜可以征服所有人。

吃完饭,余笙重新盛了一碗端到东厢房,因为没点灯,屋内昏暗得厉害。

挑开帘子,余笙一边点灯一边招呼沈度。

“吃饭了。”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第2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