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不慌,先来一口铁锅炖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笙拿着的图纸相当潦草,如之前找李木匠打轮椅一样,这次也是在糙纸上画画。

糙纸厚重不说,表面凹凸不平,颜色泛黄,余笙将烧过的木棍敲掉浮灰,在上面画着大小两个圆圈。

大圆里面套着小圆,旁边还特地画着一个弯曲的箭头。也不知是何意。

好在不等黄掌柜问,余笙就已经开口解释。

“这是一张可以坐十到十五人的圆桌,这个小圆是个可以转动的面板,叠在圆桌之上。客人用餐时,可以将碗碟放在面前,而菜品则放在圆盘上,想吃哪道菜就可以将菜转到自己面前。”

余笙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见黄掌柜一脸茫然,顿时有些头疼。

黄掌柜没见过这东西,仅凭余笙的形容,完全想象不出来是个什么东西。

余笙想了想,拉着黄掌柜上楼。

秦邀月的房间在三楼西侧,东侧是跟秦邀月房间一样的大厢房。余笙记得东侧厢房的外间就放着一张圆桌。

拉着黄掌柜进了三楼厢房,余笙将手里的糙纸撕成一个圆,放在桌面上。

“这个大圆,就是这张圆桌,这个小圆,就好比这张纸。大约这么大,叠在这张桌子上面,这样不论自己喜欢吃的菜放得多远,只要这么一转,就可以转到自己面前来。”

余笙坐在桌子前,伸手转动糙纸,给黄掌柜演示着。

“哦!”终于听懂的黄掌柜先是恍然,而后又有点疑惑,“可为什么要这么复杂?不是有下人布菜么?”

一般能定得起这样的厢房,都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坐在一起吃饭通常都是有下人伺候的,怎么会需要自己动手转菜。

余笙被黄掌柜的话一噎,倒是没想过身边又下人伺候这件事。可转念一想,都是些大人物,坐到一起万一说起一些隐秘事情,岂不是不能让下人在场?

“也不是每顿饭下人都能在场的,而且我是这样打算的,这间厢房要拆了重建。墙壁房门都要塞上棉花,以保证里面的谈话不会被外面听到。”

“你是想打造一个方便谈话的房间?”黄掌柜悟性很高,当即便懂了余笙的意思。

“没错。想要做大做强,跟这些人的来往少不了。如果我们能让这些人认准这里,那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宣传。”

“嗯,有理。”黄掌柜点头,觉得余笙说得很有道理。

除此之外,黄掌柜还想得更远了一些。若是邀月楼能让这些人经常过来用餐,那说不定对秦邀月的事情也有助益。

“对了,刚刚您说已经定完了桌椅?”余笙问道。

“这个你放心,我只是先找了一家,确认一下质量和价格,还没付定金。”黄掌柜说道。

“嗯,别的好说,主要还是这张圆桌,质量要最好的,千万不能出现纰漏。西巷子里有个李木匠您知道吗?”

余笙对那张轮椅很满意,比较倾向找李木匠打造这张圆桌,但打桌子是要花钱的,为了避免黄掌柜以为自己吃回扣,便先试探性地问一问。

“知道,他手艺不错,但脾气古怪了些,不是什么活计都接的。”黄掌柜表情有些为难。

要说李木匠这个人,着实古怪,心情好了,多低的价格都能接受,但若是心情不好,就是给金山银山也不接。

“我之前找他打过一张椅子,就那天晚上我推着的那个。如果他可以的话,回头我去找他谈。”

“行,如果他能接,质量上我们应该不用太担心了。”黄掌柜点点头,对李木匠的手艺还算认可。

因图纸的问题,余笙本打算亲自去找李木匠,可邀月楼这边事情太多,余笙走不开,便让沈清拿着图纸去找。

“他爱喝酒,你去之前先打两壶酒带过去。如果他醉着,就把图纸放下。”

“好!”沈清还是第一次自己出门,心里是压制不住的兴奋。接图纸和银子时的表情,仿佛是在接一道机密文件。

“黄掌柜,酒楼牌匾模子写好了吗?”送走沈清,余笙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

“写倒是写好了,但是你真的确定要这样?”黄掌柜表情有些一言难尽,虽然余笙的想法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我先看看模子吧。”余笙道。

黄掌柜带余笙去了秦邀月的房间,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开始筹备的第一天,竟然不在邀月楼内。

“这是昨日你走后公子找人写的。”黄掌柜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宣纸展开。

宣纸很大,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三个大字“邀月楼”。

余笙虽然不擅长画画,但字写的还算不错,至少放在这个时代也是可以一看的。

然而牌匾上的这三个大字,写得却糟糕极了,歪歪扭扭不说,“邀”字还比“月”和“楼”字大一圈,看上去怪异至极。

“找的人靠谱吗?别回头再说漏了嘴。”余笙问道。

“放心,他是我们秦家的家生子,绝对靠谱。”黄掌柜答道。

“行,那就这个吧。”余笙点头。

“真要用这个?”黄掌柜欲言又止,但看着余笙胸有成竹的模样,最后也只能将话咽了回去。

余笙点头,“对,就用这个。不止牌匾要用这个,我们新换的桌椅板凳上,也要刻上这三个字。”

“也用这个模子?”黄掌柜指着那三个歪歪扭扭的字,不可置信道。

“当然,这叫品牌效应。”余笙笑着拍了拍黄掌柜的肩膀。

邀月楼这边进展很顺利,傍晚回来时,余笙虽然疲惫,但脸上是挂着笑意的。

“下午我又去了一趟西巷,李木匠看到你画的图纸了,说可以打,就是时间有点长。”回程路上沈清跟余笙说着下午发生的事情。

“他竟然这么快就同意了?没说别的?”余笙有些诧异。

按照李木匠的脾性,看到那样的图纸,早就应该暴跳如雷了,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同意?

沈清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木匠一看到图纸就猜到是你画的了,拉着我抱怨了好久,说哪天得了空必要教教你怎么画图纸。”

余笙有些尴尬,但一想到李木匠同意,还是松了口气的。

跟沈清一路说说笑笑回了小院,因入了冬,天色暗得厉害。

“呀?你们回来啦?刚刚我还跟陈姐姐商量着,要不要去接你们呢。”江氏听到声音,赶忙从屋内迎了出来。

她先是跟余笙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落在一旁的沈清身上,“怎么样?跟笙笙跑了一天,累不累?”

“累,明明什么重活儿都没做,可身子就是乏得很。”沈清扁扁嘴,一把抱住江氏的胳膊撒娇。

“笙笙比你累多了,也没像你这样没出息。”江氏伸手戳沈清的眉心,一副宠溺之色。

余笙苦笑,她倒是想没出息。

“好了,先洗手吃饭吧,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陈氏已经将饭菜做好端进了屋,见江氏和余笙她们还站在院子里,忍不住开口招呼着。

“对对对,快进屋。”

虽然陈氏手艺一般,但晚饭做得还算丰盛,五六道菜摆一桌子,看上去十分有食欲。

余笙老早就饿了,原本黄掌柜打算留她们一起吃饭,但余笙拒绝了。

虽然家里饭菜肯定不比邀月楼的饭菜好,但毕竟是自己家,总归还是安心些。

余笙吃饭前觉得肚子饿得厉害,甚至可以吃下一整头牛,但开始吃饭后,没几口就饱了。

同样很快就吃饱了的还有沈清。

王府里的规矩是即便吃完饭,长辈没放下筷子,晚辈是不可以先结束的。

沈清表情有些为难,她感觉好累,好想赶紧洗洗躺到床上去。

“怎么了?”江氏率先察觉沈清的异样。

沈清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祖母,母亲。我今天好累啊,可以先回去睡吗。”

老太太一怔,扫了一眼沈清脸色的疲色还是点了点头。

“好孩子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老太太温和说道。

“好的祖母,那清儿告退。”沈清欢天喜地地福了福身,一转身跑出了主屋。

余笙比沈清还累,不想坐在这干陪着,便紧跟着开口。

“祖母,母亲,我也想先回房休息。”

“笙笙啊,你先等一下……”老太太似乎有话要对余笙说,刚开口准备留人,就被沈母出声打断。

“母亲!”沈母蹙眉轻唤了一声,而后发觉自己语气不太好,赶忙放软声音,“笙笙忙了一天肯定累坏了,还是先让她去休息吧,其他的事,等等再说。”

老太太被打断了话有些不太舒服,见余笙目光落在她身上,一脸想要回去睡觉的模样,她反倒说不出拒绝的话。

“也好,那笙笙早点回去休息,睡前温温脚,免得夜里受凉。”老太太说道。

余笙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沈母,如常浅笑点头,“好的祖母。”

余笙离开后,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陈氏江氏对视一眼,催促着郑淑宁和沈知快些吃。

等所有人吃完饭收拾好东西,主屋内只剩下老太太和沈母时,老太太立刻沉下了脸。

“刚刚你拦我做什么?”

作者有话说

第23章 第 23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