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不慌,先来一口铁锅炖 > 第25章 第 25 章

第25章 第 2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笙的语气很严肃,沈清有些被她吓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见她这样,余笙心里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想看你七哥也变成孙丫儿的样子,就听我的,先跟我进城。”

余笙软了语气,沈清忙不迭地点头。

二人到邀月楼时,黄掌柜正往外走,与余笙她们正面撞上。

“黄掌柜,您这是要去哪儿?”余笙好奇地问道。

“诶?余姑娘,我正想去找你呢。”黄掌柜抬头看到是余笙,拍着大腿请她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余笙见黄掌柜表情有些不大对,猜测应该是出了事。

“昨日你让我去请厨师,原本都谈好了几个,谁料今天一早全变了卦。”

“可是有人中间使坏?”黄掌柜语气愤愤,余笙猜测。

“没错,我安排人专门查了一下,发现就是那个许杰!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竟然把我们选好的人全撬走了!”黄掌柜面色阴沉。

听到许杰的名字,余笙丝毫不意外,略微思索片刻,她犹豫着问道,“可是找厨子这件事,是昨日才定的,人也都是您挑的,怎么会走漏风声呢?”

余笙说得委婉,黄掌柜这样的人精岂会听不出。“是我的错,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以至于被人钻了空子。泄露消息的人我已经在找了,但厨子的事要怎么办?”

“还有其他人选吗?”余笙问。

黄掌柜摇摇头,“云城就这么大,能找的人都找了,手艺好的都在别家,手艺差点的我们也不能要啊。”

余笙沉吟,“厨子的事情先别急,你找几个心腹到别的地方找找,价格开高一点没关系,但厨艺不能差。”

“嗯,只能这样了。”黄掌柜点头。

“许杰既然知道我们要找厨子,还高价抢走,说明他已经开始针对邀月楼了,我们得提早防备。”余笙道。

“这个我知道,楼里的人我会重新筛一遍。”黄掌柜说道。

黄掌柜忧心内奸的事,跟余笙说完匆忙召集人手开始排查。邀月楼歇业新装才第二日,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下去,余笙没什么事做,便拉着沈清去找那个钱神医。

孙大娘说,钱神医的钱氏医馆就开在长汇街的街角,余笙跟沈清找到地方后面露错愕,面面相觑,相视无言。

所谓的医馆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包草药,桌子的旁边竖着一根大旗,旗上写着四个端正大字——钱氏医馆。

“我们找错了吧?这也太简陋了。”沈清指着桌子有些不可置信。

余笙目光扫向桌后的人,那入睡的正酣,脸上盖着一本医书瞧不清楚样貌。但身上穿着一身蓝色锦纹锻袍,质地不俗。

“别急,先问问。”余笙说着,对里面问道,“你好,请问是钱神医吗?”

“……”

毫无反应。

“要不我们还是走吧,这种地方一看就是江湖骗子,说不定孙大娘也被骗了。”沈清扯了扯余笙的袖子。

“你好,请问是钱神医吗?”余笙不死心加大音量,这下里面的人终于有了反应。

那人先是伸了个懒腰,而后将脸上的医书拿了下来,露出一张俊秀年轻的脸。

“我是,什么事?”钱庸将医术合起放到桌面上,慢条斯理地顺顺被压皱的衣角,浅笑着看向余笙问道。

一旁的沈清惊讶,不住地打量着钱庸。这人看上去二十左右的年纪,怎么会是神医呢。

“听闻神医善接骨,不知已断三月有余的腿,还能治好吗?”余笙问道。

“断了三个多月?皮肉都已长好了吧?”钱庸摸摸下巴继续问,“怎么断的?”

“打断的。”余笙道。

“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

“多大年纪?”

“十九。”

“平时身体怎么样?”

沈清在旁边听得烦躁,见钱庸一直喋喋不休,面露不悦,“你只管说能不能治,问这么多做什么?”

钱庸闻言扭头看向沈清,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一番后,重新将视线挪回到余笙身上。

“根据目前的判断,基本可治,不过还要看过病人的腿才可以确定。”钱庸浅笑道。

“既然要看腿,又何必问那么多。”沈清冷哼一声,心里愈发觉得他就是骗子。

“这位姑娘,望闻问切本就是诊病中的一环,是男是女,如何断腿都是判断病情的依据,不能觉得麻烦就不问,你说是吧。”

钱庸并未因沈清的语气而生气,脸上依旧挂着浅笑,说出来的话也是温和动人。

“不知神医现在方不方便去看看?”余笙问道。

“不急,病人的情况我已经基本了解,现在我们来谈谈诊金。”钱庸撩开袍子,坐到桌前。

“诊金?”余笙一怔,她以为钱庸至少要等到看完沈度的腿,才会谈诊金的事情。

“当然,姑娘莫不是以为看病不需要花钱吧?”钱庸笑道。

“怎么说话呢你?你都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这个时候就谈诊金,掉钱眼里了吧 !”

余笙拉了拉沈清,生怕得罪了钱庸,“诊金自然是要谈的,不知神医收多少?”

“不多,十两。”

余笙闻言稍稍放心,心道十两银子虽贵了些,但想想办法还是可以凑到的,谁料钱庸紧接着又吐出两个字。

“黄金。”

“什么?十两黄金?你这么不去抢啊!”沈清瞪大双眼震惊,指着钱庸怒斥。

“这位姑娘真爱说笑,抢钱哪有我赚得多。”钱庸温和笑道。

看着他一成不变的笑容,余笙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十两黄金,谁能出得起。

沈清则被钱庸气到脸红,指着他半晌,最后只憋出两个字,“无耻!”

钱庸笑得漫不经心,对沈清的话丝毫不在乎。

“你们家,你说得应该不算吧?既然说得不算,就别说了。”钱庸仿佛是在嘲讽,奈何表情太认真。

沈清气结,想辩驳一句,但扫了一眼余笙发现自己说得还真不算。

不然刚刚她就把余笙拉走了。

“十两黄金我拿不出。”余笙微微摇摇头,语气平静。

其实不止是她,云城大多数人都拿不出,十两黄金,恐怕也要掏空家底。

“真遗憾,等你什么时候能拿的出了,再来找我吧。”钱庸说着,随手拿起医书就要重新躺下去。

“神医,以后还来得及吗?”余笙赶忙问道。

“那可保证不了,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好医治,等骨头彻底长死了,就是神仙来了也没用。”钱庸道。

“我可以打个欠条吗?带利息也行。”余笙问。

“抱歉,小本经营,概不赊账。”

余笙跟沈清重新回了邀月楼,刚一进门就听说黄掌柜已经将福安酒楼的奸细抓住了。

“这么快?”余笙惊讶。

“我们这儿大多都是老人,知根知底。也就这几天新招了些人手,一圈排查下来,很快就找到了。”

“说,你还泄露了什么?”男人被三五个人压着跪在地上,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真没了,都是杜掌柜,是他给我了二两银子让我打听咱这边的事儿……”

“行了,问这些也没有用,把人赶出去并且告诉我们的人,此人永不再用。”黄掌柜烦躁地摆摆手,叫人把他拖出去。

“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秦家似乎有不少产业,一听说永不再用,那人立刻开始求饶。

但错了就是错了。

等人被拉走,余笙转头问起黄掌柜关于钱庸的事情。

“黄掌柜,你知道云城最近来了个姓钱的神医吗?”

黄掌柜:“姓钱的神医?钱庸公子?”

“你认识?”余笙惊讶。

“我不认识,是我家公子认识,昨天他不在就是去跟钱公子喝酒去了。”黄掌柜道。

“他真的是神医吗?也太年轻了。”沈清忍不住插嘴,对钱庸的身份耿耿于怀。

“钱公子自小学医,八岁就跟着师父游历大江南北,治好的病症更是不计其数,沈姑娘怎能以貌取人呢。”

黄掌柜的话让沈清有些汗颜,小姑娘脸皮本就薄,被黄掌柜这么一说,脸直接红到了脖子。

“对不起……”沈清躲在余笙身后小声道歉。

黄掌柜会的话让余笙有了点希望。

这几个月里,余笙给沈度找了不少大夫,所有人都摆手摇头说治不了,她亲眼看着沈度眼里的光一点一点熄灭。

如今能治的人就在城里,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她不想错过。

“秦公子在哪儿?我有事找他。”余笙问黄掌柜。

“楼上,不过这会儿估计还没醒。”

黄掌柜说,昨晚秦邀月跟朋友喝酒,直至天亮才回来,此时应该还在睡着。

“等他醒了,麻烦您跟他说一下,我有事找他。”余笙压了压心里的烦躁,对着黄掌柜颔首。

十两黄金,就算把她卖了都凑不出这么多钱。

但如果就这么错过,余笙心里又不太甘心,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是自己肯定还是希望能站起来的,更何况机会都摆在眼前了。

秦邀月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余笙被请上楼时,秦邀月还在打着哈欠,一副疲惫的模样。

“听说你有事找我?”

作者有话说

第25章 第 25 章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