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致:爱丽丝 > 第55章 孩童

第55章 孩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佩司掌空间,十二灵异中排名第十,原型是一个三阶魔方。

起初夕琉璃得知画廊有空间转移技术,但没有司佩司时,她还蛮失望的。毕竟司佩司的权能在十二灵异中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实用,若能收回它,夕琉璃往后寻找灵异时也就方便得多。

不过说来也正常,司佩司这位能空间跳跃,思维又跳脱的家伙,断然不会在一块地方久待着。

若它真的不想见夕琉璃,恐怕她这辈子都难寻它的踪迹。

原本夕琉璃已经放弃先找司佩司的念头,转而将注意力放在寒之舟种植场的无槃主体上。

哪知司佩司不走寻常套路,不逃不跑,偏偏借着怀特瓦什的颜料塑形为人,伪装成记者正大光明跑到夕琉璃面前晃悠。

自认夕琉璃认不出它。

司佩司怕是低估了夕琉璃的识人辨物能力。虽然怀特瓦什的颜料给它套了一层保护罩,但这家伙没有一点紧捂马甲的自觉,它的行事风格、讲话方式是丁点不改,没说几句话夕琉璃就猜出它的身份。

伪装也就能骗骗失忆的欧德了。

司佩司玩心大,在夕琉璃面前不能爆马不用权能的情况下还敢找欧德单挑,妄图以道具数量碾压它哥,结局无疑就是欠收拾。

而她现在被夕琉璃一语戳破身份,震惊万分,情不自禁去摸自己的脸:“我是妆花了?还是什么……马甲这么快掉?”

“不科学!完全不科学啊!”司佩司百般思索也无法理解,“我应该没有说多余的话做多余的事,怎么会被认出来!”

“……你就没想过是你演技太差?”夕琉璃忍不住道出事实。

司佩司递给夕琉璃一个嗔怪的眼神,劝她最好把话收回去,夕琉璃随即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我的长期伪装计划才刚开始就结束了,本想卧底半个月,然后自己亲自撕马甲给你一个惊喜呜呜——全泡汤,没有戏剧性了……”司佩司双手捂脸,语调凄凄惨惨戚戚,都不知道是真伤心还是假失落。

她看着痛不欲生的,突然奋起甩袖大闹:“我不活了!我要跳楼!”

很无理取闹的动机……

司佩司泪眼婆娑东张西望,这才发现房间内连一扇窗户都没有。

密闭的空间只有夕琉璃身后那一个出口,可画廊基地内大多区域还都限制异融能,她根本用不了空间权能,传送不出去。

而她的一堆灵异道具早在进画廊前就被收缴了,此时的她空空如也。

“连画廊都欺负我,我再也不来了,不乱跑了呜呜呜……”司佩司放弃挣扎,蹲在原地抱膝大哭,像一个真正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又或者说,她本就是孩童天性。

在她呜咽的期间,夕琉璃一直都没有出声。周围静悄悄的,好似整个房间只有司佩司一位。

她哽咽好一阵子,才从膝弯中抬起头,夕琉璃不知何时起就蹲在她旁边,静静地看着她。

见司佩司哭花的脸,夕琉璃用纸巾轻轻擦干她脸颊上的泪痕,微微偏头:“哭完了?”

“……没有,我还要再哭会儿。”司佩司负气埋头道。

“好吧,你继续。”夕琉璃就地坐下,看样子是做好了在这里久待的准备。

可被夕琉璃这么一搅,司佩司反而没有继续哭的念头了,她接过夕琉璃的纸巾,醒了个霹雳响的鼻涕,一边抽泣一边说,话语因哽咽变得模糊不清:“你、你不生气?”

“我连你为什么要哭都不知道,干嘛要生气?”

“……”司佩司一顿,憋出个大沉默。

她顷刻间觉得自己的哭很没有意义,夕琉璃还不会安慰她,她快速抹了一把脸,收回自己的哀痛表情:“那我不哭了,我们聊聊天罢。”

夕琉璃:“……”

到现在她也没有想清楚司佩司的逻辑链究竟在哪里。

一人一灵异不顾礼节地原地就坐,怎么舒服怎么来。

夕琉璃出手捏了捏司佩司手臂的肉,触感就像真的人一样,细腻有质感:“套着老四的皮,感觉还不错吧。”

夕琉璃说的是那些颜料。

“既然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咯。”司佩司恢复得很快,没过多久就说话如初,“更何况又不只有我会借颜料幻形,妈咪你也啊不,七哥也换了嘛。”

夕琉璃想起要事,细问:“说到这儿我有事要问你,你知道你们是来自以前时间线的事吗?”

“知道啊。”司佩司回应得坦坦荡荡,她的手指在卷起自己的发缕,表情切换快速,露出初见夕琉璃时的那般自信笑容,“我还知道戌暮死状极惨呢。”

她的笑容她的语气,开朗直白得不像话,好似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不懂生死为何意,完全没有一点为戌暮的死悲伤的意思。

“你没有失忆?”夕琉璃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一闪而过,她以为小九对所有灵异的记忆都动了手。

“没有哦,失忆有什么好玩的,当然是看失忆的人迷惘有趣啦。”司佩司促狭地笑,单眨眼道,“看着六哥满世界跑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夕琉璃意识到,每一只灵异的想法观点都是不同的。司佩司本就是一个混沌乐子的灵异,用普通人的价值观套在她身上是不适用的。

“所以你记得过去发生的一切?”夕琉璃再次确定道。

“也包括你创造我们的最初。”司佩司徐徐回答着,“那是一段很久的故事了,久到记忆都带点昏黄暗沉的模糊……啧,没有浮谜的日子,脑袋的记忆确实不好管理。”

浮谜是小九的真名。

夕琉璃闻言,微微垂下了头,语气听不出喜悲:“知晓过去的你跑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只是想过来看看你。”司佩司的眼睛一如既往地璀璨闪亮,她枕着自己的双臂歪头看她,“顺便把之前欺负过你的六哥揍一顿,我对你好吧~”

夕琉璃倒是吃惊,原来司佩司是因为这个理由硬要找欧德打架。

司佩司语气一转:“可惜妈咪你不领情,还心狠手辣!明明知道‘佩佩’是我还让六哥下这么重的手,我都听见你的吩咐了!心听完‘啪叽’地碎了一地啊!”

“……谁家的心脏是‘啪叽’地碎的?”

“拟声词不重要啦!重要是句意!句意!妈咪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夕琉璃道:“谁有理我就站谁那边啊,而且我应该有规定过‘家庭成员禁止打架’吧。”

“可你不是说‘规定是规定,人是人’嘛……”司佩司企图用她的话扼杀她。

夕琉璃食指推了推她的眉心,小小威胁道:“你再贫嘴试试?”

司佩司见机不妙,从善如流道:“我错了。”

“你做错了什么?”

司佩司点着头像是背书,一板一眼:“不该找六哥打架,不该挑起家庭矛盾,我保证下次不会再犯,就算六哥把妈咪捏死也应该静若处子,眼睛不带眨一下。”

夕琉璃:“……”

这都什么跟什么。

看见夕琉璃无言以对的神情,司佩司才得逞得笑出声。

显然,她刚刚是在开玩笑。

夕琉璃等她笑够了才拍拍她的手,让她收敛一下最后的尾声:“行了行了,我都没来得及问你,过去的时间线到底发生了什么?”

司佩司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珠,理所当然道:“自然是末世求生失败的故事啦,很好总结~”

“我不是要问你结果,而是过程。我是因为什么才创造灵异?又是如何创造灵异以及为什么造成现在这种情况?”夕琉璃说到最后都带上了些许急躁,她迫切渴望得到未知的答案,“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没有失忆,你知道其他灵异的所在位置吗?”

在上次夕琉璃遇见无槃时,因为没有时间加上无槃状况不乐观,夕琉璃没办法询问它过多的信息。而天降的没有失忆的司佩司成为她此刻最短的捷径。

司佩司拍拍她的肩,让夕琉璃从焦急中镇定下来,她的话语一改往日的俏皮不羁,更多的是稳重与安慰:“我就是担心你这种情况出现,才想过来一趟的。”

我?

我有什么问题?夕琉璃一愣。

“一直被否定的日子很痛苦吧?”司佩司如是道。

夕琉璃的瞳孔缓缓放大:“你……是在问我吗?”

“嗯哼,难不成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第二个创造者?”司佩司调侃道。

夕琉璃一时半会不知如何回答。

这些天她被抓捕,被审判,受处刑,听着画廊的人与自己笔下灵异的否定与失望。

她是犯人,必须找回犯下错误的灵异。这种念头深深刻在她的脑子里,让她难以喘息。夕琉璃压抑得太久,都忘记了自己也是个人,也需要他人的鼓励与安慰。

司佩司说道:“二哥忙,五哥自虐狂,六哥还是个傲娇不大会说话,没一个能照顾你心思的,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自己该来看看你,哪怕说会儿话也好。

很抱歉,至于过去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答案。我跟人签过保密协议,被要求对时间线的事尽量不提,我……不能违约。”

“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母亲。”司佩司只有在正经的时候才会这样称呼她。

她的话真诚及肯定:“你确实是这个世界上罪孽最深的罪人,这点毋庸置疑。”

但请别难过,这个世界的“规定”早已腐败。错,未必是“错”。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