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六扇门打工手札 > 第7章 一只萤

第7章 一只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戚月霜就地拆开了菩提的千机匣,又就地取材,随意拿起桌上的一个木制茶盏托盘,借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开始削出齿轮的形状。

菩提正襟危坐于茶桌旁。

“不是霹雳神木,也可以当作千机匣的零件吗?”

面对菩提的质疑,戚月霜就气定神闲得多。

“是因为璇玑匠的手不巧,才非得用霹雳神木来做千机匣的替换齿轮。我现在用的是相思木,比霹雳神木的硬度强上一倍,只要我削出来的替换齿轮形状合适,肯定比你千机匣里这些用霹雳神木做的齿轮强多了。”

边说着,戚月霜就削好了替换齿轮。

她递给菩提。

菩提握在掌中感受了一下,确如戚月霜所言,这相思木做的齿轮比霹雳神木做的齿轮硬度更强。

“啪嗒”一声。

戚月霜将替换齿轮安装到千机匣内,又帮菩提调试了一下千机匣的精准度,再将千机匣递给菩提去试。

菩提朝着茶馆外的大树射出一箭,手感比以前更好了,而且启动机关时的杂音也没有了。

绯鱼看得目瞪口呆,对戚月霜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小娘子可真是个人才。

菩提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从袖中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给戚月霜。

戚月霜抿了一口大红袍,摆手拒绝道:“修这么个小东西,收你一千两,那我也太黑了。你意思意思给个一吊钱就行,我这手艺也就值这些。”

绯鱼:“佛哥去一次璇玑楼找砍爷修他的千机匣,花一千两银子都打不住。你就收佛哥一吊钱,这不就摆明了说佛哥过去当了好几年的冤大头吗?”

戚月霜倒没想到这一层面,再抬头瞧菩提时,菩提黑着一张脸。

戚月霜接过菩提抛给她的一吊钱,还听到菩提口中吐出的“谢谢”二字,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你会参加今年的六扇门招考,是吗?”菩提问道。

戚月霜点头。

“我们刑名门子还从未有过小娘子当办案捕快的,我今年倒想向总神捕讨一个。”说完,菩提对戚月霜淡淡一笑,出茶馆扬鞭策马而去。

“我去!佛哥竟然对你笑了!”绯鱼瞳孔震惊,“妈呀!我要回六扇门和大家说这件事!他们肯定都不信!”

戚月霜仍望着门口发呆,好久才回过神来。

“佛哥的意思是,我要是进了六扇门,他想带我?”

“我也想带你。”绯鱼托腮望着戚月霜甜美的脸蛋,“我是刑罚门子的头儿,你想跟着我当拷打捕快吗?我就想要一个你这样的师妹放在门子里来鼓舞大家的士气,我们刑罚门子可好玩了,各式各样的刑具随你挑,只要能拷打出犯人口供就行。”

戚月霜了解过六扇门内主要的六个门子——阴阳门子的验尸捕快,刑名门子的办案捕快,刑罚门子的拷打捕快,司狱门子的看人捕快,御城门子的巡逻捕快,后堂门子的坐班捕快。

这六个门子的捕快各司其职,每一种捕快的工作内容都各有利弊。

戚月霜最感兴趣的还是当刑名门子的办案捕快。

“先等我通过六扇门的招考再说。”戚月霜敷衍绯鱼道。

她忽然想起今日来不夜坊要干的正事,取出双鱼佩还给绯鱼。

“听百草武馆的谢师傅说,这双鱼佩的主人是总神捕家的夫人的,还是物归原主吧。”

“这双鱼佩就是我师母赠给我保平安的。我师母是正一盟的大小姐,江湖中人都要买她一个面子。师母担忧我年纪小,不如枭玄、菩提两位师兄稳重,所以将这双鱼佩给了我。”绯鱼将双鱼佩系回自己腰间,“你去了百草武馆,想必已然解决了速成武功那一件事了。”

“嗯,解决了。我这些时日抓紧看看书,明日去六扇门领考牌。”戚月霜道。

绯鱼拿手肘碰了碰戚月霜的手臂。

“要不要我漏点题给你?”

“我要凭自己的本事通过六扇门的三轮考试。”戚月霜坚定道。

绯鱼压低声音道:“那你要看的书还挺多的,光阴阳门子的宋棺材写的《验尸笔录》就有十册,我最烦写书,这些年来就写了两本薄薄的《罚书》,枭玄和菩提师兄写的那些书又多又难读懂,至于总神捕写的《六扇门通天录》更是又臭又长,就一个月不到时间,你要看完这些书,用脚趾头想也不可能!”

绯鱼非常想要戚月霜考上。

戚月霜要是考不上,他比她还要难过。

戚月霜听绯鱼说完那些书名,深觉自己能够通过六扇门的第一轮文试也够呛的。

可让她接受绯鱼泄题给她,剥夺其他考生的应试公平,这会使她的良心不好受。

“尽人事听天命。今年考不上,我明年再考就是了。”戚月霜向绯鱼告辞,她要回家抓紧时间看书。

戚月霜走后,一名英俊潇洒的中年男人坐到绯鱼对面。

那中年男人刚刚躲在暗处观察戚月霜已久。

“这丫头甚合我意,明日让后堂门子给她发红名考牌。”

红名考牌,代表是六扇门总神捕亲自相中的考生。

未来能当上六扇门上三品捕快的官员,一般都是红名考生出身。

“师父,徒儿发现这位小娘子家藏了一个天字号重犯,他都在京城藏了这么久了,为什么师父您不让我们抓?”绯鱼心痒无比。

中年男人也就是六扇门的总神捕展小花笑道:“三法司那些狗官的德性你还看不透吗?戚家藏着的这个人为什么会是天字号重犯?他有十恶不赦吗?人家杀得是贪官污吏,干得是劫富济贫的好事。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再把这世间好人赶尽杀绝喽,老百姓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我们放过他,可北瑶镜司那些素影卫可不会对他心慈手软。到时候人被北瑶镜司拿走了,那些素影卫还得反咬我们一口,到陛下面前说我们光吃皇粮却不为皇家分忧。”绯鱼皱起眉头。

展小花面北而坐,那是皇城的方位。

“宫里的贵人想见他,未必就是想治他的罪、要他死。你见过北瑶镜司抓人还给人留活路的吗?”

绯鱼想到戚家藏的天字号重犯只是受了皮肉外伤,越发琢磨不透宫府对这名重犯的态度。

“倘若北瑶镜司弄死了他,宫府还会惩处北瑶镜司么?”

“陛下潜心修道,朝政都由孟皇后把持。孟皇后这些年来一直让北瑶镜司找她失落在民间的弟弟,十有八九这名重犯与孟皇后寻弟有干系。”展小花捋了捋胡须,“我们待时而动,不差和北瑶镜司抢这点功劳。”

*

戚月霜熬夜看了一晚上的书。

本来书上就不是简体字,她看得费劲极了。

这一晚上才看了十几页。

看了后面的又忘了前面的。

怎么就这么难啊!

戚月霜正抓狂,孟萤尘敲门喊她到院里的凉棚下吃早饭。

早饭是青瓜粥和肉包子。

戚月霜顶着黑眼圈和桌旁的戚氏、林婆婆、薛婆婆、星宝、孟萤尘依次打招呼。

戚氏心疼女儿,道:“月娘,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咱们能考上就考上,考不上阿娘也能养着你。”

戚氏同样是重度黑眼圈。

她也熬夜刺绣,若不是薛婆婆在旁劝着她时不时休息一会儿,她肯定是要吐血的。

戚月霜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母亲,我不想您那么操劳,也不想让外人小瞧了我。吃这一时的苦,等女儿进了六扇门,咱们家的日子定然会蒸蒸日上的。”

戚氏眼眶湿润,欣慰女儿的懂事,又嘱咐了女儿几句话,要女儿多保重自己的身子。

星宝跑进房里,捧着自己的糖罐子塞给戚月霜。

“星宝不吃糖,给姐姐吃。姐姐累,星宝不累。”

戚月霜摸了摸星宝的头,故意捂住自己的脸道:“我有一颗坏牙,吃不得星宝的糖,这糖还是星宝慢慢吃吧。”

星宝又跑进房里,这次是把自己积攒的一把铜板塞给戚月霜。

“姐姐,这些钱够你拔牙吗?”

戚月霜感动不已,虽与戚家人相处不久,但这久违的家庭温暖总让她泪目。

她是个孤儿,没见过自己亲生父母长啥样。

穿越到这里后,有母亲有妹妹,何尝不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呢。

戚月霜让星宝收好铜板,又把昨日给菩提修千机匣挣的一吊钱交给了戚氏。

家里的开支大,她备考期间还是要想点儿办法挣钱补贴家用。

吃过早饭,戚月霜走到六扇门去领考牌,人家的考牌都是黑名考牌,就她一个人是红名考牌,而且发考牌的张娘子对她格外客气。

她回到家将红名考牌放在案上,恰好被孟萤尘瞧见。

孟萤尘道:“你见过六扇门的总神捕展小花了?”

戚月霜道:“我就见了菩提和绯鱼,没有见过展小花。”

孟萤尘拿起那块红名考牌仔细端详,五年前,他也得过这么一块红名考牌,但他没有选择加入六扇门,因为六扇门里有人也有“鬼”,他这人最讨厌和“鬼”打交道了。

作者有话说

第7章 一只萤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