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六扇门打工手札 > 第8章 七月雪

第8章 七月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一直盯着我这块考牌看,是有什么问题吗?”戚月霜想起其他考生领取的考牌,“我没有看到别人有和我一样颜色的考牌的。”

孟萤尘将红名考牌放回案上。

“你这块叫红名考牌,一般只有总神捕相中的考生,才会得到红名考牌。”

“这是不是代表我一定能考上?”

戚月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熬夜读书准备考试让她精疲力竭,她是真想偷点懒还能一考就中的。

孟萤尘:“你拿到红名考牌,只是说明你得到了总神捕青眼有加,你的考题会比拿到黑名考牌的考生要难。”

戚月霜萎靡不振,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抬手摇晃着孟萤尘的肩膀道:“准备普通的考试已经要了我的老命了,结果拿到这块红名考牌,考试的难度还会更大,不如杀了我吧。”

她身累,心更累。

甚至觉得这是一场不可能通过的考试。

孟萤尘安慰她道:“我不是和你说好了,要帮你通过六扇门的三轮考试。”

戚月霜对他没有信心。

“你连字都不认识,光第一轮文试你就帮不了我。”

“文试共有六道题,每一个门子各出一道题。红名考生则有七道题,多出来的那道题是总神捕出的。”孟萤尘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戚月霜,“这上面有万用的语句,你全部背下来,答题的时候只要往上套就行,不说在文试中拿第一第二,起码可以让你过关。”

戚月霜随意翻开一页,果然是浓缩的精华,这就好背多了。

“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不早拿出来?害得我昨夜看书看得死去活来的。”

孟萤尘笑道:“你这么有骨气的小娘子,不被逼到万不得已的份上,是不喜欢走捷径的。”

“你才与我相处几日,装作很懂我的样子,我顶顶讨厌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戚月霜卷起手中小册,追打孟萤尘。

孟萤尘跑着跑着,胸部塞的两个苹果咕噜噜滚到地上。

他连忙弯腰去捡,却瞧见苹果滚到了一双绣鞋旁。

看到戚氏生气的脸,孟萤尘与戚月霜俱是一愣。

戚氏捡起脚边的苹果,又看了一眼孟萤尘平坦的胸部。

“你是男是女?在我家缠着月娘,是何企图?”

戚月霜只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戚氏全盘托出,顺便添油加醋地将孟萤尘说得有多惨多惨。

孟萤尘低头听着,他不敢抬头,怕一抬头就会露馅。

戚月霜编排的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惨绝人寰的事情实在是太好笑了。

戚氏坐在桌旁,听得气愤不已。

“中山王世子也太过分了,明明知道小萤你是男儿身,还想对你用强。小萤,你逃得好,你想跟着我们住多久便多久,千万不要回到中山王府那个魔窟去。”

戚月霜也跟着骂道:“母亲,当日我听到小萤在中山王府受尽百般凌辱、千般折磨,我恨不得往中山王世子那个畜牲脸上多啐几口。”

孟萤尘:“……”

戚月霜她应该到天桥底下说书去,谁能说得过她啊。

戚氏眼中充满心疼,“小萤,你既然不方便以男儿身示人,仍扮作我家丫鬟就好。只是月娘和星宝都是女孩儿家,你与她们姐妹俩玩闹得注意点分寸。”

“是。”孟萤尘应下。

*

接下来的日子,戚月霜可谓是头悬梁锥刺股地日夜苦读,终于将孟萤尘给她的那本小册子背得滚瓜烂熟。

为了应付武试,孟萤尘每日教她一些腿脚功夫,她天资高、悟性好,在习武一事上突飞猛进。

这日,戚月霜在不夜坊长街上摆摊,帮助那些江湖中人修理他们的武器。

她的生意一向很红火,因为收费低,服务好。

一日摆两个时辰的摊,她能挣到至少一钱碎银。

“小娘子,你这样做生意,可挡了很多人的发财路啊。”说话的人粗生粗气。

戚月霜抬眸,见一个黑脸大汉带着七八个打手站在她摊前。

显然,她孤身一人,是打不过这一群莽汉的。

故,戚月霜拼命挤出眼泪,哽咽道:“大爷,我母亲病弱,我爹爹他宠妾灭妻,我祖母她重男轻女,我们母女被爹爹和祖母一齐赶出家门,我并不想挡谁的财路,实在是生活所迫,我需要挣些钱养家糊口。”

说到伤心处,戚月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黑脸大汉递了一方帕子给戚月霜,他也不禁红了眼眶。

“小娘子莫要伤心,我不找你的茬便是。我是璇玑楼的老板,别人都称呼我为‘砍爷’。我见小娘子你心灵手巧,不如来我璇玑楼帮工,修理一件武器我分你一成的钱银,比你如今赚得多。”

戚月霜却轻轻摇首道:“砍爷,我的日子虽过得不甚如意,但我也是见不得人间疾苦的人。那些跑江湖的人就靠武器挣命吃饭,我知道进璇玑楼挣的钱更多,但我不守这个摊子了,有些人他就活不成了。”

砍爷见戚月霜也是性情中人,对她竖起大拇指道:“小娘子豪情盖世,我沈某人自愧不如。你看这样可好?你在这里摆摊要受风吹日晒的,我让你进璇玑楼,你想收送修武器的人多少钱都可以,且你挣多少钱都归你自己,我璇玑楼分文不取。”

这一听就是笔只赚不亏的好买卖。

可戚月霜并不心动,坚持要在原地摆摊。

“璇玑楼一向做的是高价生意,来光顾我的客人恐怕都不敢踏进璇玑楼半步,我还是继续在这里摆摊为好。”

砍爷打发跟着他的打手回璇玑楼,他则坐在戚月霜身旁,观察她修理武器的动作。

“你这双手明明可以挣更多的钱,你却想不开在这里当好人。而今这世道,好人不一定得好报啊。”砍爷点拨她道。

“但求问心无愧而已。”

戚月霜见天色不早了,忙活收摊。

砍爷帮着她一起收摊。

“你这小娘子有意思,我交了你这一个朋友,以后你在不夜坊的长街摆摊,不用交摊位费。”

“砍爷您的心意我心领了,我不愿意坏不夜坊的规矩,您当我是朋友的话,请我喝茶吃酒就行。”戚月霜道。

砍爷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等不图钱财的小娘子,又同戚月霜推心置腹谈了一阵儿,戚月霜收摊回家了。

*

孟萤尘正在厨房做晚饭。

近来戚月霜拿回家的钱更多,戚家的伙食明显改善了不少。

回到家的戚月霜一放了东西,就进厨房帮忙。

孟萤尘正在杀鱼,手起刀落,动作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我攒到了一两银子,想去布店扯布给大家做衣裳,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布料?”戚月霜坐在小板凳上择菜。

“也有我的份吗?只要不是大红大紫的,我都可以。”孟萤尘舀水到木盆里洗鱼,“你从早忙到晚,会不会太累,快去房中休息一会儿,厨房的事我一个人干就行。”

“我哪里有你累,母亲的药是你熬的,薛婆婆喂鸡喂鸭洗衣裳的活你也揽在身上,还要时不时应付星宝找你玩……”戚月霜想,要是孟萤尘走了,她还真得买两个丫鬟回家干这些活。

当然,以她现代人的思想,她对待丫鬟,应当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

她有时候胡思乱想,还真怕被古代人的思想给腐蚀了。

二人互相客气着,将晚饭给张罗出来了。

晚饭摆到桌上时,家里却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那就是黄石。

星宝对黄石这个亲爹已然生疏了,只怯弱地喊了一声“爹爹”,就躲到了孟萤尘身后,任黄石怎么哄星宝,星宝也不肯见黄石。

戚氏与薛婆婆自然对黄石更没有好脸色了。

黄石见到桌上摆的饭菜,没想到她们离了他,日子也能过得这样好。

“月娘,爹爹今日来,是想与你商量一件事。”

戚月霜不吱声。

不用想也知道,黄石来找她肯定没有好事。

黄石道:“你能不能把你那张红名考牌让出来,汴京府尹家的女公子今年也想考入六扇门,她正好顶替你的身份,你则可以用她的身份去应试。六扇门那里,府尹大人自会帮你们打点疏通的。”

“不是帮我们打点疏通,是帮他自己家的女公子打点疏通。”戚月霜阴沉着脸,“我将红名考牌让出来,爹爹能给我什么好处呢?”

黄石看了一眼戚氏,笑道:“你把红名考牌让出来,我们当然便是一家人了,爹爹接你们回家住去。”

“回家住去?”戚月霜挑眉,“听闻爹爹已经将李姨娘扶正了,那我母亲回你家住去,是以什么身份呢?”

“你这孩子,何时说话如此咄咄逼人了?你只要肯将红名考牌让出来,爹爹还会亏待你们母女不成?”黄石打定主意要先将戚月霜的红名考牌连哄带骗得到,这事关他的仕途,也不知道这丫头哪里走的狗屎运,能拿到六扇门的红名考牌。

戚月霜可不是省油的灯,决意要戏耍黄石一番。

“请爹爹您稍候,女儿这就将红名考牌取来。”

“月娘。”

戚氏喊住了女儿。

“不要听你爹爹哄你的话,你自己好好留着那块红名考牌,谁都不要给。”

黄石立马凶道:“戚氏,月娘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你要再敢挑拨离间我与月娘的关系,我让你没有好果子吃。”

戚月霜对戚氏道:“母亲,这张红名考牌对女儿来说算不得什么好东西。对爹爹来说,却可以助他升官有望,女儿一心记挂爹爹的仕途,这张红名考牌就让爹爹拿去吧。”

戚氏憋着一肚子委屈,不再反驳。

过了一刻钟,戚月霜才回到饭桌旁,将那张红名考牌交给黄石。

黄石笑得合不拢嘴,直夸戚月霜是个好孩子。

戚月霜问道:“爹爹,何时能将我们接回家里去?”

红名考牌已到手,黄石敷衍道:“李氏身怀六甲,等她的孩子落地,我必接你们母女回家。”

戚月霜甜甜一笑。

“那我们在这里盼着爹爹好了。”

戚月霜送黄石到院门口,目送黄石骑马远去,然后让孟萤尘关上了院门。

孟萤尘:“没想到你造假的手艺也登峰造极,等黄石将红名考牌送到汴京府尹家中,他少不得被一顿毒打赶出来。”

戚月霜笑道:“这正好呀,李氏马上要生孩子了,黄石可以在家中陪着李氏,没准还能一直陪着,连官都不用做了。”

坐回到饭桌旁,戚月霜将真的红名考牌拿给戚氏看过,戚氏这才放下心来。

“月娘,你这戏演得也太真了,将夫人与我这老婆子都骗了过去,还真担心你被黄石那个死鬼的花言巧语哄了。”薛婆婆哈哈大笑。

星宝虽然听不懂薛婆婆的话,也跟着大笑起哄道:“爹爹是死鬼!爹爹是死鬼!”

三日后,薛婆婆去豆包胡同转了一圈,回来时红光满面、喜不自胜。

“真是老天爷有眼,黄石那个死鬼被汴京府尹家的下人打断了腿扔出来,回到黄家后又和李氏那个贱人大吵了一架,李老太太看不过眼,和李氏大打出手,李氏被李老太太一推,肚子里的孩子撞掉了。现在豆包胡同的人都在传黄家这个笑话呢。”

戚氏听过,只淡淡一笑,回房喝她该喝的药去了。

戚月霜听薛婆婆讲了三四遍黄家的事,薛婆婆当真是热情高涨,每一遍讲得都很有戏剧性,仿佛她老人家扒着窗子亲眼所见一样。

戚月霜冷声道:“这只算一点利息,黄家亏欠母亲的旧债,还没真正讨回来呢。”

作者有话说

第8章 七月雪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