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六扇门打工手札 > 第9章 七月雪

第9章 七月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恰是五月初五端午这日戚月霜去赴试,

考院门口挤满了送考的父母,人山人海。

戚氏牵着星宝等在考院门口,在女儿进考院前,不断嘱咐道:“月娘啊……咱们答卷不着急啊……答完就好……答完就好……”

每年六扇门第一轮文试晕在考院里的数不胜数。

星宝喊道:“姐~等你考完了~我想吃冰糖葫芦~”

戚月霜回眸一笑。

“好,姐出来就带你买冰糖葫芦吃。”

“好耶~”

星宝小脸上溢满灿烂的笑容。

“星宝乖,一定要紧紧牵着母亲的手。”戚月霜担忧考院外面人太多了,星宝会被挤丢来。

忽而,孟萤尘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抱起星宝坐在自己肩膀上。

星宝大笑。

戚月霜担忧地望着孟萤尘。

孟萤尘说着唇语。

“我来这里,就不怕被六扇门的神捕抓。”

“铛——铛——铛——”

考院的钟声响起,朱红大门一开,考生纷纷挤进门口。

进去后,戚月霜很快找到自己的考案坐下,案上笔墨纸砚都是齐全的。

第一轮文试的监考官是神捕枭玄,他眉眼温和,气质儒雅,曾为圣徽六十年的探花郎。

枭玄一来,有许多小娘子都目光灼灼地盯向他。

枭玄宣读完《考规》,恰好考钟一响,“大家可以将考案上的题纸翻过来了。”

戚月霜翻过题纸,粗略扫过一遍今年的六道考题加一道附加题,没有她不会答的。

孟萤尘给她背的小册子还真管用。

戚月霜提笔蘸墨,洋洋洒洒答完七张纸,离考试结束还余下一个时辰。

这种题目又没有什么好检查的,戚月霜举手,“考官,我要提早交卷。”

枭玄命人抬走了戚月霜的考案,又有女捕上前搜检完戚月霜的全身上下,才放她出了考院。

戚氏一见女儿出来,也不问她答得怎么样,只问她累不累。

戚月霜笑道:“一点也不累。母亲,您先随薛婆婆回家,我和小萤带星宝去买好吃的。”

薛婆婆道:“看月娘这脸色,肯定答得很好,不是第一便是第二。”

戚氏道:“婆婆别说这样的话儿,我实不指望她当什么女捕,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戚月霜知道,戚氏不想让她有什么压力。

*

长安东街如意斋的点心最出名,今日又是端午节,他家粽子卖得最好。

星宝挑选完自己想吃的点心装了一满盒,又吵着要吃香猪肉蛋黄粽子。

戚月霜看了一眼价格牌,一颗粽子要二两银子,她买不起。

孟萤尘命店小二捡了十个不同口味的粽子包起来,连点心盒子的钱一并付过了。

戚月霜道:“我先欠着你的,等我挣够了钱,我再还你。”

这二十两六吊钱她要挣到什么时候。

不过瞧着星宝高兴的模样,她又觉得很值。

孟萤尘拿着食盒,“我们先去找家食肆尝尝这粽子。”

他们来到流云楼,点了这里最出名的樱桃煎和酥酪,星宝大口吃着她想了很久的香猪肉蛋黄粽子。

戚月霜挑了红豆沙牛乳粽子吃。

孟萤尘吃的是蟹黄粉丝粽子。

“星宝,回家以后,戚姨和薛婆婆要是问你粽子哪儿买的,你要答是朱雀桥边的小摊上买的。”孟萤尘担心戚氏认为粽子太贵,会让薛婆婆拿回如意斋退掉,所以带着星宝、戚月霜先吃过。

星宝望着戚月霜,“姐姐,星宝可以对母亲和薛婆婆说假话吗?”

戚月霜望向孟萤尘,“对啊,星宝可以对母亲和薛婆婆说假话吗?”

孟萤尘替星宝擦去嘴角的糯米饭粒,“星宝想要戚姨和薛婆婆也尝尝好吃的粽子吗?”

星宝点头,“想。”

“虽然说假话不对,但端午就应该吃好吃的粽子呀,下不为例。”孟萤尘见星宝爱吃酥酪,将自己没有动的酥酪碗推到星宝面前,“因为星宝要说假话了,就罚星宝吃一碗酥酪。”

星宝“咯咯咯”笑着,“星宝最喜欢小萤姐姐了。”

“比喜欢姐姐还喜欢小萤姐姐吗?”戚月霜问道。

星宝天真地答道:“星宝第一喜欢母亲,第二喜欢薛婆婆,第三喜欢姐姐,第四喜欢小萤姐姐。”

戚月霜与孟萤尘碰了碰目光,二人会心一笑。

剩了七个粽子带回家。

戚氏知晓是外头买的口味,捡了两个粽子加上自己蒸的一串粽子亲送到林婆婆房中。

戚月霜让戚氏尝一个外头买的粽子,戚氏和薛婆婆分吃一个,对这粽子的味道赞不绝口。

剩下四个粽子,戚氏分了两个给孟萤尘,剩下两个粽子,姐妹俩一人一个。

孟萤尘和戚月霜将各自的粽子全留给了星宝。

星宝太过于高兴,走路时磕到门槛上,磕掉了两颗乳牙。

星宝哭得厉害,戚氏、薛婆婆、戚月霜、孟萤尘捧腹大笑。

*

半个月后,六扇门在考院门口放榜,戚月霜去看榜时却大失所望,榜上没有她的名字。

想来人还是不能偷懒走捷径,得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

有人拍了一下戚月霜的肩膀。

“小娘子,是不是纳闷榜上为什么没有你的名字?”

戚月霜循声望去,是一名英俊潇洒的中年男人,她甚至觉得他有点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他。

“我临时抱佛脚看了一个月不到的书,若让我通过了第一轮文试,那才不应该呢。”戚月霜失落至极。

“你的名字在那里。”中年男人指了指榜首的位置。

戚月霜揉了揉眼睛,怎么看榜首写得也是“贾媛”两个字。

“我叫戚月霜,文试第一名叫贾媛。先生,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中年男人捋须笑道:“我在六扇门的代号叫展小花,你不认得我,我却认得你。你的红名考牌还是我签发的呢。”

“原来是展大人,请受小女子一拜。”戚月霜朝展小花盈盈一拜。

展小花引着戚月霜到无人僻静处说话。

展小花:“每年六扇门招考,总有几个想不开的走些歪门邪道。我这人呐,生平最痛恨不公之事。那个贾媛请托的人办事不牢靠,也不看看是谁的考卷,就将贾媛和你的名字调换了。”

戚月霜一脸震惊,“展大人,您是说我的考卷被评为了今年文试第一名?”

展小花拍了拍戚月霜的肩膀,“小娘子,你是我相中的人,你就算对自己没有信心,也要对我的眼光有信心。其实你前面六道题答得一般,第七道题‘论六扇门改革之道’你答得太好了。就说你写的那一点,要将捕快佩的冷兵器改成热武器,你画的那个小鸟手铳能不能做出来?”

“能。”戚月霜坚定地望着展小花的眼睛,“当然能。只要您给我必需的材料,我就一定能做出来。”

小鸟手铳,就是古代版的手枪。

她可是在枪械科呆过三年的人,什么枪她都能组装、维修、改良。

只要有材料,做出一把小鸟手铳轻而易举。

文试的第七道题,她就是照着现代警局的缩影来答的。

“说话落落大方,又有一点狂妄在身上。不错,不错……”展小花很是器重戚月霜,“第二轮武试好好考,争取三轮考试都拿第一,我日后才好为你破格。”

戚月霜露出为难的神色,“我都没有考第二轮武试的资格。”

“谁说没有的。”展小花又将戚月霜引至考院门口。

两个女捕快擒住了一个衣饰华贵的女郎。

那女郎气势嚣张,仍在囔囔个不停。

“你们知道我爹爹是谁吗?我爹爹要是见你们这样对待我,定让你们死无全尸。”

其他看榜的考生也为这个热闹炸开了锅。

“六扇门的级别高于汴京府衙,六扇门随便一个金翎刀捕快都和她爹爹同级,这位贾娘子有什么可嚣张的?”

“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被贾娘子的人暗箱操作了,本来人家应当是好好的文试第一名的。”

“这些权贵真是可恶,六扇门的饭碗是我们平头百姓唯一够得着的,他们也来抢。”

……

戚月霜目睹贾媛被捕,也算出了一口恶气了。

展小花道:“此次筹备考试调了一些衙门的小官来帮忙,调换了你与贾媛考卷的人,你猜是谁?”

戚月霜想到了一个人,“难道是我爹爹?”

展小花颌首,“正是黄石。调换考卷一案,你是苦主。假如黄石能得到苦主的原谅,六扇门可以请三法司从轻发落他。”

“绝不原谅!”戚月霜屈膝朝展小花一拜,“展大人,民女知道百善孝为先,但民女也清楚不能姑息养奸。应当大义灭亲之时,民女义不容辞。”

展小花双目炯炯,声如洪钟。

“戚姑娘深明大义,为求律法严明、公理长存,连骨肉至亲都可牺牲。黄石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他九泉之下也能死而瞑目了。”

戚月霜可没有展小花说得那么伟大,纯粹掺杂了点私人恩怨在里头。

原主是因为什么而死的?是黄石这个狠心的生父将原主送去配阴婚,原主因此被活生生闷死在棺材里。

她完全不能替原主谅解黄石。

考院门口的榜换了新的,榜首的名字改成了“戚月霜”三字。

她向展小花致谢,而后回家报喜。

*

黄老太太、李氏先戚月霜一步到了戚家院里。

黄老太太哭丧着脸,李氏搀扶着黄老太太在一旁劝她。

“姑母,官人想必不中用了,正经就该把家业全交给我们龙儿才是。”

黄老太太往李氏脸上啐了一口。

“你且死了这条心,我就算倾家荡产也要将石儿从牢里救出来。你的儿子你知道心疼,我也就石儿这一个儿子,被你这坏心眼的狐狸精哄骗闯下这等大祸。”

李氏拿绢帕揩去脸上的黄痰,飞了黄老太太一记朝天白眼。

“姑母这就冤枉死我了,是官人他自己想要往上爬,才犯下这等子掉脑袋的事。官人会不会掉脑袋,现就指望着戚氏那个贱人生的小娼妇了。”

戚氏对于黄老太太的哭闹无动于衷,只觉得厌烦,见女儿回来了,想喊女儿随自己进屋,不理黄老太太她们在这儿撒泼打滚。

黄老太太上前一把扯住戚月霜的衣袖,“你快随我去六扇门,你对那些办案的大人说,你老子是冤枉的,是你收了贾家的好处,自愿和贾家小姐调换考卷的。”

“对,这个家没有你爹爹可不行。你要是个孝顺女儿,就替你爹爹一死。”李氏理直气壮道。

不等戚月霜开口,薛婆婆狠狠推了黄老太太一把。

薛婆婆怒色满面,对着黄老太太破口大骂。

“你这老不死的吃了几斤马尿到这里来撒野,活该你儿子要掉脑袋。他黄石害我家月娘不成,还想我家月娘替他黄石背黑锅。我呸!也不拿镜子照一照你们的恶心嘴脸。人在做!天在看!也不怕雷公爷劈死了你这个黑心肝的老棺材!”

星宝想到院里来瞧热闹,被孟萤尘紧紧捂住了她这小人儿的耳朵。

黄老太太想要来硬的,刚要抬起巴掌打薛婆婆,被戚月霜扼住了手腕。

“你不想救你儿子了?”戚月霜故意说道。

黄老太太见事情有转圜的余地,堆着一脸的假笑道:“还是月娘你通情达理,真是我们老黄家的好闺女,你只要肯将你爹爹换出来啊,我就算花上几百两银子也要将你尽力救一救。”

戚月霜勾起唇角,救黄石就是倾家荡产,救她就是花上几百两银子,还真是个会打算盘的老东西。

真真讨厌她这样的人!

“我也没想到,祖母你还能有来求我的时候。爹爹是我的骨肉至亲,我若不救爹爹,肯定会被祖母您戳着脊梁骨骂。但救人也要有这个不是?”戚月霜搓了搓手指,“请祖母拿一千两银票出来,我也好到六扇门去帮爹爹打点一番。爹爹是死是活?全看祖母您舍不舍得了。”

作者有话说

第9章 七月雪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