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2章 向前

第2章 向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蝶屋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又有很多人离开。小纪平时非常忙碌,但她每天仍会抽空来查看不破的恢复情况。

被允许下床活动的时候,窗外的紫藤花已经盛开了。

“有好多蝴蝶啊。”

坐在走廊边,不破享受着午后暖阳的照耀。他开始猜想,这里被叫作蝶屋的原因是有很多的蝴蝶在庭院里飞舞吗?

他下意识地向身旁看去,脸上的笑容未褪:“你看......”

然而他的身侧此刻空无一人。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不知所措地撤回了伸出的手指,不顾伤口处的疼痛与缝线绷紧的异样感,捏紧了自己的衣摆。

不破的左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奇迹般的并没有影响抓握能力,等到伤口完全愈合,也只会在指腹处留下一些伤疤而已。右臂也是,如今已经能够在小纪的尖叫声中提起一些重物了。额头处倒还是缠着绷带,因为被小纪发现用右手提暖壶,被她尖叫着用厚厚的病历板砸回了床上而生成了一个不小的肿包......

“偶尔像这样悠闲地晒晒太阳,也不错吧!”一位用奇怪的布遮住下半张脸的男性坐在了不破的身边。

不破歪着头看他:“是这么说没错,但请问......您是哪位?”

“咦!?你这家伙连救命恩人都不记得了吗!?”男人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

不破看了看对方头巾和面罩旁露出来的黑发,又想了想那天看到的灰白色头发,然后在对方震惊的眼神下将耳朵贴近那人的胸口处,说道:“头发的颜色不对,血流声也不对......”

“你这家伙不要这么自来熟啊!我是那天把你用担架抬到蝶屋的隐啊!!”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终于搞清楚状况的两人坐回了走廊边。

“总之,谢谢你了藤田先生。”不破那时已经失去了意识,不过走在前面抬着担架的藤田并不知道身后人已经晕厥了,还在路上为他讲了许多笑话放松他的心情来着。

“完蛋了,我真是太丢人了!”藤田先生看起来已经生无可恋,不管是对着已经失去意识的病人讲笑话,还是差点撞到树上被前辈骂傻瓜的事情,绝对会被当事人记一辈子!

在一旁偷听的小纪、小薰和美树为搬来的第一位救兵感到了些微的发愁。小孩子们躲在走廊的尽头,默默给藤田先生鼓劲。

“加油啊藤田先生!”

“加油呀!!”

藤田从自我唾弃中恢复过来之后,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少年。头发没有被好好打理,右侧黑色的发丝已经垂到了肩膀,毛躁的发尾乱糟糟地翘着。身上带着浓重的苦涩药味,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死气沉沉。黑色的眼睛看着自己,又好像没有聚焦一般,像地面上的影子,只会顺着实体的动作摆出同样的姿势来。

不、不行了小纪酱!藤田大人搞不定啊!只是坐在他身边就好像要被他的悲伤吞噬了一样,这样的话再怎么讲笑话都不可能搞定的吧!?

藤田绞尽脑汁提起了新的话题:“啊、说起来,那天我们在现场还找到了一位女孩子,她的遗物......”

呀啊啊——藤田先生你在说些什么呀!!小纪捂住了眼睛。

“......没关系的。”少年平静的声音响起,和庭院中的蝴蝶一样,轻飘飘的。

“小纪酱也是,藤田先生也是,大家都太关心我了,我没事的。”

生命是最宝贵的东西,不破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不会选择伤害自己。他只是心中有了一些迷茫、一些在经历人生的重大变故后的不知所措,以及突然失去人生目标的虚无感。

“呃、不是,你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藤田的脑袋飞速运转,说道,“没有地方可以去的话,要不要加入鬼杀队?不想成为队员的话,加入隐也可以哦,包吃住还有工资!”

“成为猎鬼人吗......确实有人曾说过我在剑术上很有天赋,可是我自己倒没什么感觉......说到底连最简单的约定都做不到,我不行的吧......”

“啊!”身旁的藤田先生忽然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鹅,没了声音。

“藤田先生?”不破抬头,却看见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走廊前的院子里。

灰白色的长发,健硕的身体,白色的羽织,还有那柄挂在腰间的刀。不知道哪里吹来的风刮落了一大片紫藤花瓣,惊飞了落在花朵上的蝴蝶。

“风柱大人!失礼了!在下告辞了!”藤田先生像跳蛙一样猛地从走廊上跳起来,将身体狠狠地折成九十度,然后在矢吹真羽人说话之前撒腿跑掉了。走之前还不忘记一把捞起偷听的小纪、小薰和美树,四个人一起离开了这处庭院。

“嗯!许久不见了!伤口恢复的如何?不过有有花在,应该不用担心!”

原来真的不是老头子啊。见到救命恩人的第一眼,不破居然还有心思想到这些。

“伤口已经好很多了,多谢您出手相救,要不然我此刻一定已经......”

矢吹真羽人看着不破千里。

左手的伤口已经没有再绑着绷带了,右肩看起来还有些不便,额头上倒是还好好地裹着纱布。但正如有花海夏在信中说的,这个孩子正在如同朝开暮死的木槿花一样,在日落降临时不断凋谢着。

“怎么了少年,有什么心事吗?藤田应该已经问过你了,有没有兴趣加入鬼杀队、成为猎鬼人呢?”

不破低着头没有回答。

“......”矢吹真羽人在不破看不见的地方哼了一口气。

“把头抬起来,”与之前的爽朗声音不同,矢吹真羽人用起了平日里训练想要成为自己继子的队员们时的声线,“把你的想法说出来。”

这个男人认真起来会有一种压迫感,就像狂风推着行人的后背,让人不得不脚步踉跄地前进。

“......我不行的!我没能......遵守约定!槿的、绿的,全部......我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啊!”很奇怪,在这个名为矢吹真羽人的男人面前,不破根本没有办法藏住自己的情绪,才说了不到半句话,喉咙深处就开始涌出了强大的酸涩之意,声音也开始抽抽噎噎,可就是没有眼泪流下来。

“要是那时候、那时候我——!”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打在不破的脸颊上,矢吹真羽人大概使出了不小的力气,不破的整张脸都是麻木的,耳鸣不止。

“名为槿的少女,是你的姐姐吧?在面对恶鬼的袭击时,她应该很好地将你护在了身下。”

不破千里捂着脸,呆滞地看着面前高大俊朗的灰发男人。对方的面容非常严肃,从怀中掏出了一截断刃,交到了不破的手里。

“她在死亡前,都死死拽着鬼的后襟,想要保护你。”

手指碰到了冷冰冰的断刃,视线忽然模糊了一瞬。令不破感到陌生的热意涌上了双眸。

“你还要自怨自艾到什么时候?既然承了他人的恩惠活了下来,就要带着他人的意志继续好好活下去!不要犹豫!不要后悔!永远向前看!!”

早就盈满泪水的黑色眼珠撞入了一片碧青色的海。一双大手揽着不破的后脑,轻轻用力将他拉入了怀抱中。对方的身上还带着那股令人安心的清风的味道,耳旁的心跳仍旧蓬勃到让人无端联想到夏日的烈阳。

“你已经很勇敢了,不要辜负她们的心意。”

“......”早已被撑得再也装不下泪水的容器终于被人敲开,一声哭泣填满了这一间小小的庭院。才十三岁就失去了姐姐,亲手砸烂了变为鬼的母亲的头,咬紧牙关用被刀割得破破烂烂的手想要结束母亲的生命。多么勇敢又让人心疼的孩子。

矢吹真羽人任由少年在他怀里发泄情绪,只是纵容地拍着他的头。

好好地哭一场,就像呱呱坠地时的第一声啼哭,然后向前看吧。你的新生已经开始了!

“真的是......太好了呢!”不知道何时跑回来的小纪躲在转角抹着眼泪。

【你这家伙,才是个孩子,能懂我什么啊!......让我去死吧!】

蝶屋连接着生与死,庇护着那些在死亡线前徘徊的猎鬼人们。这里代表着新生与希望,但对于那些哪怕肉|体还存活着、精神却早已死亡的人来说,这里也是将他们囚禁在地狱的锁链。在战斗中失去的手脚不会回来,无法接受失去肢体的未来、也没有勇气独自死去,小纪曾照顾了太多这样的病人。

她很想告诉那些人,说“不要放弃啊”、“要珍惜生命”之类的话,但她既不是猎鬼人,也不是有花海夏那样的医生,只是一个不过十多岁、只懂得更换药水与记录病情的小孩子罢了,她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去劝阻那些跟曾经的她一样,对未来失去了信心的人们。

“太好了,这下小纪也可以放心了!”小薰和美树抱住了还在不断流泪的小纪。

*

“已经平静下来了?”矢吹真羽人坐姿豪放,日轮刀从腰间卸下放在一旁。

“是!给您添麻烦了!矢吹先生!”不破一想到刚才自己揪着矢吹先生的羽织嚎啕大哭——其实并没有,他这个人哭声很小的——就羞愧得满脸通红。

“不不不!这没什么的!”

“是!”

不知不觉,对话就变成了这样。

“矢吹先生,请问你知道不知道一个红色头发的鬼?”

“嗯?很少见的发色啊,最近我应该没有见过。怎么了?”

之前一直没有想起来,但如今脑子清醒不少,又从小纪那里了解了不少关于鬼的事情,不破非常肯定,那个曾经在夜晚敲开自己家门的红发女人就是一只恶鬼!

他向矢吹真羽人说明了自己突然想起的事情。在那晚之前的某一天夜晚,曾有一个红发的鬼敲响了他们家的房门。

“至少......至少母亲是在那家伙来过之后才......!”

矢吹真羽人的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只鬼还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

不破开始回想。那个冬天的夜里非常寒冷,母亲照常去居酒屋工作,留下他和槿在家里。因为炉火烧的不够旺,槿独自出门到后院取干柴,没有叫醒他。他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敲门声。

【槿?为什么要敲门啊?】

然而开门后,来人却不是槿。而是一个有着哪怕在黑夜中也像燃烧的火焰一样的红色头发、穿着华贵桃色振袖的女人。

开门的一瞬间,不破就后悔了。但他做不到推开这个女人锁上门,因为槿还在院子里。不破凭借天生比旁人敏锐的五感,“看”到这个女人不断散发的“恶意”,听到了异于常人的血流声,还有那令人汗毛倒竖的血腥味。

“那个鬼.....她的眼球上刻着一个数字!”

“是多少?”矢吹先生抓在自己身上的手力气太大了,刚好没多久的右肩又开始疼了起来。

【孩子,绿是住在这里吧?】

【......你找母亲什么事?她不在!】

那只恶鬼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开始止不住地狂笑。

【母亲......哈哈哈哈!母亲!!】

尽管双腿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但不破仍旧死死地挡在对方身前。院外传来一些声响,有什么人举着火把靠了过来。

【啧,碍事的家伙真多。】

恶鬼说完,瞬间便消失在了不破的眼前。直到槿担忧地将他扶起,母亲也被赶来的邻居从居酒屋带回,他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

他当然看清了那个恶鬼眼中的数字。

那是——下、陆。

*

那天矢吹先生心事重重地走了,听有花小姐说,矢吹先生去向主公大人请罪了,因为他没有发现下弦之六曾经来过赤羽町。一切悲剧与罪恶的源头,鬼之王鬼舞辻无惨,在他之下还有名为十二鬼月的强大的鬼。不破遇到的红色头发的鬼,应该就是下弦之六。

等到右肩的伤口完全复原,行动没有丝毫不便之后,有花海夏大手一挥将不破赶出了蝶屋。

她通常来去匆匆,但在不破离开蝶屋的时候还是抽空出来送他:“要去小荒山的话还有很久的路要走,趁着天亮赶快出发吧。”

矢吹真羽人向自己作为培育师的师父推荐了不破千里,希望他的师父若松小十郎能够教导不破学习剑术和呼吸法。

很快,不破便收到了来自小荒山的回信。信纸上带着浓浓的松针的味道,似乎是个非常寒冷的地方。

“这段日子多谢大家的照顾!”

“千里先生,请务必保重身体!”临走前,小纪、小薰和美树都来为他送别。

不破露出了一个微笑:“抱歉,这段日子让你们担心了,我已经没问题了!再见!”

小纪抹掉眼泪,大声说:“嗯!千里先生一定没问题的!训练要加油啊!”

踏着清晨的朝阳,名为不破千里的少年走上了前往培育师所在的小荒山的道路。

小荒山真的很远很远,在翻过了不知道多少座山头,跨越了不知道多少片田地之后,不破终于见到了那座终年积雪,长满银松的高山。

长途跋涉之后终于来到小荒山的山脚,不破拄着木棍当做拐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还、还真是够远的啊,他一边喘息着一边想道。

不远处的山脚下,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正背手看着不破所在的方向。

咦?难道是若松小十郎先生?不破敏锐地察觉到了老人的视线,正想上前打声招呼介绍自己,没想到老人看见他接近,直接转身向前跑去。

诶!?跑走了!?不过这个速度......不破丢掉木棍,驱动疲惫的身子全力奔跑了起来。

老人只是背着手向前跑,长长的山羊须飘在身侧,似乎是在嘲笑不破连一个没有自己高的老爷爷都追不上。

不破只能用尽全力勉强跟上老人的速度,但他很快发现老人好像一直在带他绕着山麓兜圈子。若松小十郎一直保持着一个不破怎么也追不上,又恰好不会跟丢的距离,带着他慢慢地接近山顶。

从中午一直跑到傍晚,前方怎么也追不上的老人终于放慢了脚步。

“哈啊......嗬啊......”不破双手撑着膝盖,贪婪地喘着气。小荒山的空气太冷了,感觉要把他的肺都给冻住似的。裸露在外的身体上全都是被松枝和树叶抽打出来的细小伤痕,但不破没有时间理会那些通红却没有出血的小伤口。

哪怕在蝶屋的时候有小纪她们帮忙制定一些恢复训练,但现在不破的体能依旧存在很多问题。

“扩张肺部,让更多的空气进去!运送氧气到自己的血液中去!”

因为过量的运动,不破的身上此时不断冒出蒸腾的热气。他听见若松小十郎的话,下意识地按照老人说的,在大口呼吸的同时扩张肺部,却被冰凉的空气刺激得弯下腰来不停咳嗽。

“呼吸不要停!”若松小十郎没有半分怜悯之意,他不知道何时来到了不破的身边,一掌拍在不破的腹部,“继续!”

恼人的咳嗽被不破强硬地压下,他按照若松小十郎的指引,将冰冷的空气吸入肺中,让氧气进入血液。然后他突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血流的速度变快了,心脏正在咚咚地跳着,比往常更加有力。因为停止运动而逐渐冷却的身体也奇异的开始升温。

这样绝妙的状态仅仅持续了一小段时间,不破还是没能忍住,弯下腰撕心裂肺地咳着。

“刚才的呼吸,能够感觉到不同吧?”肩膀上一沉,所有的寒冷都被一件披风隔绝在外。不破擦掉因为咳嗽挤出来的生理性泪水,向若松小十郎点点头。

“那是全集中呼吸,通过吸入大量氧气到肺部,让更多的空气进入到血液之中,加速血液的流动以及心脏的跳动,这样的话体温就会上升。而当体温上升、血液变热之后,人类就能拥有跟鬼一样强大的身体。”

若松小十郎带着不破来到了一座小屋当中。

“来之前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从战国时代的最初的呼吸衍生出来了众多的呼吸法,老夫教授的是风之呼吸。真羽人既然推荐你来我这里,那就先跟着老夫学习风之呼吸吧。”

“是!”

“......晚饭想吃什么?”

“啊,嗯......关东煮可以吗?”

之后,不破千里便在若松小十郎家中住下。若松小十郎最先让他做的是增强体能,又因为矢吹真羽人在信中提及他痛觉敏感的事情,所以每次对练下手专挑最痛的地方打。

“站起来!如果这是真刀,你的手臂就会被我砍断!你的另一只手不能用吗?这样就痛到昏过去,如何保护其他人!?如何砍下鬼的脑袋!?站起来!!”

“是!!”

于是,在一次次的被击倒,爬起来,被击倒,再爬起来的反复锤炼中,过于敏感的痛觉终于不会再让不破在战斗中生成阻碍视线的泪水了。虽然仍旧痛到麻木,但除了双手,他还有牙齿,他还有双脚,任何能够进行攻击的方式都会被他出其不意地使用,哪怕姿态丑陋不堪,他也绝对不会停下!

春去秋来,很快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真羽人,这孩子是个天才。若松小十郎抽着烟袋,坐在他平日里常坐的蒲团上,看着院子中间正在练习风之呼吸招式的不破千里。仅仅半年,风之呼吸的九型他就已经完全学会了,全集中呼吸·常中的状态也能很好地维持。但这孩子是不是有点自谦得过头了?

不行......还是不行......!风之呼吸的特点是激烈的连续斩击以及轻巧的移动方式,哪怕九型不破都已经学会了,但每次使用起来却总感觉不是很顺手。他曾经向若松小十郎请教过自己的疑惑,他觉得自己无法做到连续斩击中的每一击都保持同样的力道,每每都是第一击能够发挥出远超预期的力量,而后同样的斩击威力就会逐渐下滑。

若松小十郎当时只是抽着烟,并没有说话。

“喝啊——!”不破扭转身体自下而上挥出一道风刃,浓重的黑色剑气从风刃中溢出。这是风之呼吸·六之型·黑风烟岚。也是唯一一招能够勉强得到不破千里自己认可的招式,硬要说的话,不破总感觉自己挥出的风刃有一瞬间的滞涩感。

“千里啊。”

“是,师父怎么了?”

“要不要试试,开发出属于自己的呼吸法?”

【明治秘密传闻】:不破千里最爱吃的食物是关东煮。最喜欢里面的萝卜和海带。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向前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