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6章 残影

第6章 残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名为烟罗的、操纵雾气的恶鬼,其真实年龄不过十三岁。作为人类存活的真实年龄。

化身为鬼的理由,以及在那之前作为人类生活的十三年,早就慢慢地被遗忘掉了。充斥在脑海里的只有怎么也走不出去的迷雾,还有那些亮闪闪的灯笼。

回过神来时,有一个妇人站在自己的身前。她的眼睛看上去受了伤,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孩子......是迷路了吗?】

稀里糊涂地被那个妇人带回了家,身上的血迹和嘴角残留的肉末都被仔细地清洗,换上了崭新的衣物。

【在你想走之前,就在我家住下吧。】

鬼的食粮是人类,但不知为何,烟罗并没有吃掉这个妇人,而是选择去远离这间房屋的地方进食。

【真想再去一次山神祭呐。】眼盲的女人平日从不点灯,但自从将烟罗接回家中,每夜便有一缕烛光照亮整个房间。

祭典?说到底这个世界上又没有神,只有吃人的鬼而已。

【那个瞎眼的女人,在山神祭上弄丢了自己的女儿,之后就整天疯疯癫癫的,拐别人家的孩子当女儿呢。真恶心。】

烟罗听见一户人家传来这样的对话。烟罗吃掉了这一家人。

【呐,】烟罗拉着妇人的手说道,【我带你去山神祭吧。】

妇人的眼睛并非全盲,她还能看见一丝光亮。在本应漆黑无光的夜晚,一盏盏明黄的骨灯笼亮起,七彩的焰火升上了夜空。

妇人感受着光亮照在面颊上,但她还想要更多、更多:【这里太安静了,让它更热闹一些如何?】

于是夜晚的山神祭有了永远不会吃完的食物,永远亮着的灯笼,永远不会离开的人群。

祈求山神大人赐予平安的病人,会在祭典上健康地笑着。早已逝去的亲人,也会像往常一样同自己说话。只要穿越那片浓雾,每晚、每晚,都是与家人团圆的日子。不需要再去耕种土地,祭典上总会有吃不完的食物,所以田地荒废了也没关系。

呼——

摊贩的叫卖声、消灾面具上悬挂的铃铛声、绘马相撞发出的咔哒声,全部被淹没在了呼啸的风声中。

——为什么会在现在想起这些事?

漆黑的刀刃击中了脖子,但是好硬!比藤袭山最终选拔里砍掉的鬼的脖子要硬太多了!不破双臂用力下压,日轮刀“噗呲”一下没入半边。

“给我……砍断啊!!”猎鬼人的喊声震耳欲聋。

【妈妈,给我买苹果糖吧!】

这是……谁在说话?

烟罗成为这里的山神大人之后,只会吃掉那些主动走进浓雾,祈求它消除自己病痛的病人。这种人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营养价值。

【妈妈我啊,唯一的愿望就是看见……穿上结婚的礼服,美丽地走过举办祭典的街道哦。但是,妈妈已经看不见了啊……】

你喜欢的话,我会穿上色打褂。只是,你为什么会把我……弄丢了呢?妈妈。

嗤——

骨肉分离的声音惊散了浓雾,鬼的鲜血染红了不破的日轮刀,同时也将大片的血迹泼洒在了不破的脸上。

已经结束了。他甩去刀刃上的血迹,收刀入鞘。

圆圆的头颅带着被削去半数的长发在空中翻滚,然后像稚童喜爱的手球一样砸在地上,骨碌碌地滚了几圈。失去控制的鬼身摇晃两下,最终不可控地坠向地面。

确认周身的浓雾逐渐散去,有代表崩解的灰烬出现后,不破找到了一旁的石田阳和与老婆婆。

“阳和,谢谢你。”如果没有石田阳和带走婆婆,不破没有办法一击斩下鬼的头颅。

“没什么,千里君你的脸,用这个擦一下血迹吧!没有受伤吧?”石田阳和看见不破满脸都是血迹着实被吓得不轻。

“没事,这是鬼的血。”不破看向被石田阳和带走的老人。

他想问婆婆,为什么会带着村外的旅人走入浓雾的陷阱?又为什么摸到了他的刀之后,还要带着他进来?

但是他没有问出口。

他的任务是斩杀恶鬼,然而人也好,鬼也罢,其本身只要存在,就一定会和周围的环境产生许许多多的链接。

斩断鬼的头颅,就会有无数与之相连的链接断掉,这是当然的事情。宛若山神显灵一样如梦似幻的血鬼术,说到底也是恶鬼为了杀人、为了进食而诞生出来的能力。在那片浓雾消散后,那些沉迷于祭典的村民肉眼可见地消瘦下去,他们脚下踩着累累白骨。

哪有什么永不结束的祭典?哪里会有永远不会吃完的食物?那只是名为烟罗的鬼让人们做的一场梦罢了。

通过鬼口中的只言片语推测出了这里曾经发生的事,不破还是会禁不住想,他做的这件事情,有帮到这里的哪怕一个人吗?

“千里!千里!支援来了!”不破的鎹鸦无量的声音重新盘旋在头顶,不破抬起手,它便顺从地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辛苦你了,无量。你去帮我叫增援了吗?真是麻烦你了。”他轻轻挠了挠鎹鸦头顶顺滑的羽毛。

“不破君,您有受伤吗?需要包扎吗?”闻讯赶来的隐部队成员跪倒在他身边,战战兢兢地询问满身是血的不破。

“啊,不用担心,这都是鬼的血,请去安置村民们吧……这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辛苦你们了。”

看着隐的成员去安抚虚弱的村民们,不破抬腿向鬼所在的地方走去。它的身躯已经化作灰烬消散,只留下了美丽的色打褂铺展开,摊在地上。

石田阳和搀着已经快要走不动的盲眼老婆婆来到了不破的身边。

“千里,这个婆婆她......”石田阳和想要说什么,看见不破的神情之后就闭上了嘴,松手让婆婆坐在鬼的头颅旁。

那是没有任何同情的平静表情。

一片黑暗中,女孩孤零零地站在原地。

“妈妈,妈妈,”她小声哭着,“你在哪儿啊?祭典就要结束了,为什么不来接我?”

忽然一双手从后面抱住了她。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来晚了对不起!”

女孩的眼睛亮了起来:“妈妈!妈妈,祭典就快要结束了,我们再去那边看一看吧?”

盲眼的妇人有些伤心地笑着:“祭典已经......结束了哦,我们一起回家吧?”

“但是,”女孩看了看昏暗的前路,害怕道,“那边很黑的啊。”

妇人抱起女孩,轻声安抚:“没关系的,妈妈会陪你一起走。”

“嗯!”女孩抱紧妈妈的脖子,闻着熟悉的、安心的味道,“我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

两人就这样消失在了黑暗中,身下是无尽的烈火。

*

据说那个村子之后还发生了暴乱,隐部队的成员被揪着领子大吼“山神大人死掉了的话我们之后该吃什么活下去呢”之类的话。不破其实并不怎么在乎他究竟从鬼的手上救下了什么样的人。他只是遵循着自己内心的意志,将猎鬼、寻找那个红发恶鬼当做自己前进的目标,并为此付出全部的努力而已。

不破曾经能够看到来自人的“恶意”,他可以通过这样独特的视角躲避一些伤害,但同时也让他的世界只有善与恶之分。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看不见人身上的“恶意”了。这样的变化曾让他无比害怕,因为他无法再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规避伤害。

槿知道了他的变化,也知晓了他的恐惧。

【所有人都是由一部分善、和一部分恶同时组成的。但是,人们更多的时候不是在做善事或者做恶,而是漠然视之。‘他人的事情与我何干?’恐怕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这么想的吧?所以,重要的不是别人如何,而是自己是怎么想的。你此刻选择行善、还是作恶?又或者只是选择视而不见?】

【我想弥补过去,所以我想要行善。但我不会要求千里和我一样,因为在我心里,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们平安健康,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痛苦后悔,无论怎样的未来我都可以接受。】

正如槿的劝诫,不破不再去关注人的善恶之分,他开始接受人类的复杂多变,开始用心去观察他人、与人交往,而不是仅仅通过“恶意”来甄别他人,简单的将人分归为善、恶两类。替别人决定生活方式是一种傲慢的行为,在不正确的身份下试图教化他人也是一种愚蠢的自大,所以他也不会强迫他人遵守自己内心的道德准则。

不破或许会在抉择的路口摇摆,可一旦确定了方向,就绝不会再轻易动摇。

“那个婆婆在我们离开后就去世了呢......”石田阳和心情有些低落,不过他很快就重新振作起来,“千里君,我一定会成为柱,然后保护大家的!我们一起加油吧!”

柱,应该是很厉害的人才可以拥有的称呼吧,像是矢吹真羽人那样强大又富有安全感。

“嗯,一起加油吧,阳和!”

不破和石田阳和在半途中道别,二人分开前往不同的任务地点。猎鬼人的工作是不断地斩杀恶鬼,尽管他们一刻不停地赶往任务地点,但每月还是有源源不断的有关恶鬼伤人的报告被送往鬼杀队的本部。

一只脖子上系着紫色结穗的鎹鸦落在宽阔的院落内。

矢吹真羽人端正地跪坐在室内,身姿挺拔,从不离手的日轮刀被放置在身侧随手可及的地方。而被他用尊敬的目光注视着的青年黑发及肩,鎹鸦来到了他的身边报告情况,被青年安抚似的摸了摸头。

“千里,阳和,很好地完成了任务啊。我的孩子们正在成为优秀的剑士。”

矢吹真羽人说:“他们还差得远呢,主公大人!”

鬼杀队如今的当主,年仅14岁的产屋敷耀哉笑道:“真羽人,严格是一件好事,但也不要太打击下级孩子们的热情。”

“遵命!”主公大人希望我收继子吗?但是,连最基础的训练都坚持不下来的话,那也太不像话了!

“那么,今天叫你过来是为了询问你的意见,”产屋敷耀哉送走鎹鸦,转过身来,俊秀的面庞被左侧鬓角处可怖的小片伤疤破坏了美感,但他却从未因此露出一丝病态与忧虑,“关于行冥成为岩柱一事。”

时隔两年,终于又有新的剑士拥有成为柱的才能了吗!关于悲鸣屿行冥此人,身为风柱的矢吹真羽人因为忙于驻地的巡逻与猎鬼任务没有机会亲自与他接触,但关于那个被主公大人亲自救下、双目失明但很快驾驭了很少有人能够学会的岩之呼吸的青年,矢吹真羽人还是有所耳闻的。

“他才18岁吗?那还真是未来可期啊!主公大人!我认可他的能力!”

产屋敷耀哉笑了笑:“其他的柱们也是同样的想法。那么在半年后的柱合会议上,行冥将作为新任岩柱与大家见面。”

矢吹真羽人附身行礼:“遵命。”

*

与石田阳和分开后,不破继续跟随自己的鎹鸦无量的指引,马不停蹄地前往下一个地点执行任务。

这次在村镇中制造惨案的是一个速度极快的鬼,不破在第一晚发现了它的踪迹,但因为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而追丢了,直到太阳升起他都没能斩下恶鬼的头颅。

白天鬼是不会出来的,不破回到落脚的地方回想昨夜的战斗。今晚不能再失手了,以那只鬼谨慎的性格来看,它肯定会在今晚逃走。一旦离开这个村子,凭借那只鬼的速度与躲藏能力,再想找到它简直难如登天。

不破的感官自小就与常人有异,眼睛能够“看”到带着“恶意”的生物,比如想要伸脚绊倒自己的顽童,或者夜路上喝得酩酊大醉的武士们,又或者在进山砍柴时不小心惊动的毒蛇。随着年岁的增长,来自人身上的“恶意”逐渐消失,在练习呼吸法之后,他发现自己只能“看”见来自鬼的“恶意”了。

之前与操纵雾气的鬼战斗时,不破曾经短暂地进入过一个玄妙的状态。原本盘踞在他世界里的那些浑浊气息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牵引着他向敌人的弱点“看”去。鬼的心脏在哪里?脖子有多硬?那是本体吗?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在那一瞬间涌入了他的脑海。他“看”到了那些答案。

可惜在那之后不破没能再次进入那个状态。他思考过究竟什么原因致使那个状态的出现,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愤怒。对于恶鬼随意轻贱生命的愤怒,对于人不珍爱自己生命的愤怒。他也试过回想那个燃烧的家,回想那个红发的女鬼引出自己的愤怒,但无一都失败了。

难道说,还缺少一些其他的条件吗?

“啊啊啊——!修行!修行还不够!”不破挠头崩溃大喊。果然还是锻炼得不够,自己本来就没什么天赋,所以要更加努力!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事情那就先不去想了,按照若松师父告诉自己的话,脚踏实地地向前走,总有一天会想明白的!

旅店的老板娘担忧地看着自家正在颤抖着落下灰尘的天花板:“旦那,那个孩子是在房间里抓老鼠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我去给他送点鼠药吧?”

“行了,你少管他的事,”老板坐在竹凳上看报纸,“那个孩子手里带着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刀,等明天就让他离开!”

“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不破在房间内挥汗如雨,训练可以让他的头脑冷静下来。

“说起来,阳和那个时候说的话......”

【千里君你的速度真的好快,就算是在那样的浓雾中也能追上鬼的身影!如果不是那些残影的话,我也没办法及时支援到......】

【残影?什么残影?】

【诶?就是千里君在使用呼吸法追那只鬼的时候,在身后会留下模糊的残影,就像......映在墙上的影子一样?】

影子?不破松开握刀的手。说起来之前一直没有在意过,若松师父和矢吹先生的风都是清亮的碧青色,自己使用风之呼吸的时候总觉得颜色暗暗的。一瞬间的想法闪过,不破决定先将这件事放在一边,等到解决完这里的鬼之后再仔细考虑呼吸法的问题。如果因为过于纠结在那些影子上导致风之呼吸走形的话,不论是对自己还是这里的村民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事情。

但是,在浓雾中追逐那只雾鬼的身法感觉可以利用一下。

夜晚。

“可恶的猎鬼人......可恶可恶可恶啊!!你这家伙都不会累的吗!?你还是人类吗!?”

头头头——砍掉头!!

鬼在疯狂向着村外的树林逃跑,可是身后那个梳着可笑麻花辫的猎鬼人就好像它的影子一样赖在它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

明明左臂已经被打碎了,他感觉不到疼的吗!?

不破的左手疼得想要掉眼泪。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已经不会在战斗中因为受伤疼痛而流泪了。感谢若松师父!

鬼的身体要远比人类强大,力量也更重。呼吸法让人类拥有了可以媲美鬼的身体能力,但单论□□的强度,只是癸级队员的不破占不了上风。在与鬼的正面对决中,左臂的骨头在高速冲击下被折断了。胸口也在隐隐作痛,喉咙返着血腥味。

“喝啊——”暴风斜斩下鬼的半个身子,连带着半张脸也被一同削掉。不破继续跃起举刀劈砍,下一击斩断了鬼的脖子。

因为奔跑追逐的速度太快,他连人带刀在地上翻滚着撞上树干才终于停了下来。

“咳...!”嘴角溢出了血迹,不破强忍着眩晕爬起来亲眼看着鬼的身体化作飞灰消失,这才放下心来。

“咳咳咳......”一旦松懈下来,身体的疼痛仿佛不满被忽视了一样,迅速占据了不破的大脑。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太差了,一旦提速很容易就会失去平衡。风之呼吸使用者特有的连续攻击也被自己用的破破烂烂,果然还是耐力的问题吗?

“千里!千里!去蝶屋!治疗!”鎹鸦无量停在不破的肩膀上,轻轻地用喙啄着他的脸。

见不破还在发呆,无量用力叼着他的脸颊肉。

“啊啊!是是!我去就是了!好疼啊!!”

不破的任务地点附近很不巧的,没有会为猎鬼人提供食宿的紫藤花家纹之家,可能是因为这里距离蝶屋更近一些的原因吧。

对不起了铁广原先生,你打造的宝贵日轮刀暂时当一下拐杖吧。不破用有些脱力的身体拄着日轮刀走到了蝶屋的大门前,小纪早已接到鎹鸦的消息等在这里了。

“千里先生!好严重的伤,需要尽快手术!!我去叫海夏小姐!”她一看到不破就哭了出来,然后指挥在蝶屋帮忙的隐将不破四仰八叉地抬起来,送进了手术室。

前任花柱有花海夏小姐虽然在战斗中失去了左腿,必须依靠拐杖行动,但在成为柱之前她曾是一名骨科医学生。

“原来如此,所以有花小姐的力气才这么大的吗!真厉害啊!有花小姐,请将我的骨头换成不会折断的材料吧!这样永远不会骨折了!”来自手术后麻药劲头还没过的不破君,他还不知道自己喜提蝶屋病号床两周。

那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有花小姐的脸已经彻底黑了哦!来自不破的病友,因为运气不好被瓦砾压伤的隐部队成员藤田先生。

半个小时后。

“唔唔唔......!”不破已经清醒过来了。他坐了起来,他捂住了脸,他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藤田先生翻了个身,安心睡下了。

虽然面无表情但脸已经红透了的不破抓起了日轮刀,身上挂着尖叫的小纪冲过走廊,去到院子里准备进行“静心训练”。

“千里先生不可以!!伤口才刚刚手术完毕!”

“没关系的小纪!右手也需要锻炼!唔呃——哇啊!?”没等不破拔出刀,有人抓着他的后领将他拎了起来。

“嗯!一段时间不见,变得稍微厉害了一些啊!少年!”

爽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破眼睛一亮,喊道:“矢吹先生!”

“哈哈哈正是本人!但是身体可是很重要的!要听有花的话啊!”矢吹真羽人提着不破和小纪走回了病房。

“风、风柱大人!!”许多蝶屋的病号听说有柱来到这里,都挤在藤田和不破的病房外,只露出一双双眼睛扒着门框往里看。

“矢吹先生为什么会来蝶屋?难道......您受伤了吗!?”不破坐在病床上,矢吹真羽人坐在墙角的凳子上。

“千里先生真的很担心矢吹先生呢!”小纪端着被不破喝完的药碗,从拥挤的门前离开了。

“嗯,并没有!我只是来找有花取药而已。”

取药?果然是生病了吗?

“少年,不要东想西想。现在可是和柱面对面说话的时间,下次可不一定这么巧了哦,想要见到柱的话,你也要成为柱才行啊!”矢吹真羽人打断了不破的思考。

“是!”

该说些什么......啊对了,关于自己的呼吸法和奇怪的残影!

“嗯,残影吗?”矢吹真羽人记起若松小十郎寄来的信件中提到过,不破的剑技总会带有一丝黑色的残影,似乎本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而且比起高速的连续攻击,那孩子似乎更适合一击必杀。以及,先发后至的刀势会让他在使用风之呼吸时变得束手束脚,但这些特点也许能够成为他独特的攻击手段也说不定。

因为尚不明确的原因,不破挥刀时,锋利的刀刃会先切断目标,而呼吸法招式产生的风刃、旋风之类会稍慢一步产生。从旁人看来,就像是刀砍得太快,和后续的攻击脱节了一样。

【真羽人,收他做继子吧。他不会让你失望的。】

“矢吹先生?”不破看着沉默许久的矢吹真羽人。

“不破啊,”风柱终于开口,“你要不要来做我的继子?”

【明治秘密传闻】:不破千里非常喜欢矢吹先生,与他相处时会变得很多话。

蜜璃宝贝生日快乐!!我流呼吸法不只是特效,是真正的魔法哒!

下卷!不破和同伴将要面对的恶鬼是——!?

作者有话说

第6章 残影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