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8章 狭雾山

第8章 狭雾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柱合会议上回到青竹居,风柱矢吹真羽人像是放假了一样,没有再去出任务。他的鎹鸦二轮丸每天会在院子里的池塘清洗羽毛,然后站在不破的脑袋上甩干水迹。

矢吹真羽人能好好休息,不破当然很高兴。有花海夏叮嘱他监看矢吹真羽人吃药,对方说只是补剂,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不安。

“矢吹先生,您该吃药了。”他端着药敲了敲矢吹真羽人的房门。偌大的青竹居只有不破和矢吹真羽人两个人住,有许多房间空置着。屋内不常点灯,周围又有遮天蔽日的竹林,因此廊内总是昏暗一片。

“矢吹先生?”屋内没有回应,不破侧耳稍稍贴近房门,里面静悄悄的。

“失礼了!”他拉开了障子门。矢吹真羽人背对着门躺在被褥里,看样子还在熟睡。

真少见呐,矢吹先生以前总是起得更早的那一个。不破默默退了出去,为矢吹真羽人关上了门。待会儿再来叫他吃药吧,不破拿起日轮刀走进后山的竹林。

每日挥刀两千下已经成为了不破习惯性的热身环节,二轮丸飞来站在竹枝上,静静地看着他。

仅仅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训练,突然到来的任务打断了他的计划。

“千里!千里!向西去!有任务!”无量从山下飞来,落在少年逐渐坚实的臂膀上。

“我知道了。”不破收刀,去同矢吹真羽人告别。

槿说的对,人的本性总是复杂多变的。初见时强大又帅气的矢吹真羽人先生,回到家也是会因为懒散而不想自己做饭、将章鱼丸子当作主餐连吃两天的家里蹲。也许是因为在训练上毫不松懈,转换到家务方面就开始散漫了起来。

当不破任劳任怨给矢吹真羽人更换被褥的时候,他从对方的床上找到了两坨红毛线团、两根织针、半条没织完的围巾,还有几张随手乱涂的剑技招式图。虽然细看那几张图正是不破的招式草图,但自从不破发现矢吹真羽人被褥下藏着的危险物品之后,风柱继子似乎出现了一种新的打开方式。

“......药要记得吃,不想做饭的话就让二轮丸去找藤田先生,不许光吃章鱼丸子!天气热了记得换去西侧的房间,被褥都在柜子里,毛线团和织针不要随处乱扔......”

“好好好,我知道了!快去执行任务!”矢吹真羽人向不破扔枕头,把唠唠叨叨的继子赶出了房间。

不破皱着眉头:“谁叫矢吹先生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很让人担心的啊!究竟是怎么一个人好好地活下来的啊.....”

矢吹真羽人大叫道:“快给我滚啊臭小鬼!!”

收他做了继子之后,宅邸里的家务事就全都被不破包了下来,每日采买由藤田先生代劳,一日三餐则由不破亲自下厨。走廊里总是被收拾得一尘不染,过于整洁的地面让矢吹真羽人有一种无处下脚的窘迫感。这孩子之前虽说在自己面前一直恭恭敬敬,但最近有一种快要放飞自我的感觉,说话也开始没大没小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东西,在腰间放好日轮刀,不破对着自己房间内摆放的断刃双手合十拜了拜。

槿、绿,我出发了。

断刃静静地躺在摆架上,光洁的刃面反射出少年坚毅的面容。

“矢吹先生,我走了!”不破站在院门向屋内喊道。他没准备得到回应,却在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一路走好,早点回来。”

啊,是来自被唠叨的继子搞到不耐烦的矢吹先生“不情不愿”的道别。

不破回头,笑道:“好的!”

这次任务的地点在丰多摩郡的中野町,之前所有前往此地的队员都失去了联系,所以这次的任务找到了已经升为己级队员的风柱继子不破千里。

在距离任务地点还有一定路程的山村里,不破向当地人打听起了消息。

“你要去那个地方吗?大概还要走一周左右。听说那附近的村子有熊出没,有几户从村子逃走的人家刚从这里经过......”

“这样啊,多谢。”不破决定在夜晚继续赶路,所以他告别了想要留他在自己家里住一晚的村民,继续走在田间的小路上。

“嘎——”正是春耕的季节,哪怕已经是黄昏时间,田间依旧有不少农民在弯腰劳作。

“嘎——嘎——”

“嗯?怎么了无量?”不破抬头看去,鎹鸦在天空中盘旋。

耳边响起了一声委屈的“嘎”。

等等,无量站在自己的肩膀上,那天上的那个......难道只是普通的乌鸦吗?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那只乌鸦的睫毛异常的长啊!

“啊啦,千里君——!”遥远的喊声从身后传来。

他回头看去,是柏山结月花在向他挥手,不破站在原地等待少女赶上来。

“很久不见了,结月花!”他招呼道。

“是呢,还没有恭喜你成为风柱继子,怎么样,那位魔鬼风柱矢吹真羽人大人好相处吗?”

“也恭喜你。矢吹先生人很好!”

柏山结月花捂着嘴笑了,然后点了点下巴:“千里君难道也要去西边执行任务吗?在中野町?”

不破点头。

“诶!那还真是巧,千里君现在我们是搭档了哦!而且呢,”柏山结月花拍了拍手,跑到前面转过身,她身后的山尖笼罩在薄雾间,“这里是狭雾山哦,晚上跟我去拜见一下鳞泷先生怎么样?”

鳞泷左近次吗?不破记得那好像是柏山结月花的师父。

“不胜荣幸!”原本打算连夜加速赶路,是因为这附近都没有紫藤花家纹之家可以落脚,现在有机会拜访前水柱,不破当然不会拒绝。

狭雾山正如其名,越往山顶去雾气越浓,空气也愈加稀薄,是个修行锻炼的好地方。

柏山结月花看上去心情很好,她的队服下身是一件半短的裙裤,据说她曾满脸黑气地杀到了鬼杀队裁缝所在的宅邸,进行一番友好交流之后,那件堪称耍流氓似的队服才被改成了现在的样子。

“结月花很开心呢。”

“哼哼,因为我很久没有回来了,不知道锖兔和义勇的修行怎么样了啊......”

“锖兔和义勇?也是鳞泷先生的弟子吗?”

二人进入山林,远远地看见了两个正在对练的身影,旁边的茅屋烟囱升起袅袅青烟。

“再来!如果你是男子汉的话就来向我进攻!”有着锈色毛躁头发的孩子右颊挂着一片伤疤,正在大吼着向另一个黑发的孩子发起攻击。另一个孩子只是勉强招架,湖蓝色的眸子想要看清同伴的动作,眉头紧皱着,一个分神就被打掉了刀。

“锖兔......我......”那孩子被巨大的力道推倒在地,刀也掉在一旁。

“不许说丧气话!还想说的话我们就绝交!”锈发孩子吼道。

柏山结月花在远处喊道:“锖兔,不要太欺负义勇!”

两个孩子同时转头,看见柏山结月花之后明显高兴了起来:“结月花小姐!你回来了!师父......!”

锈色头发的孩子名为锖兔,另一个是富冈义勇,都是被鳞泷先生收养的孤儿,作为他的弟子们跟随他学习杀鬼的剑术。

“这位是?”锖兔看着不破问道。和自己同样的白色羽织,但这个人无论从呼吸方式还是看似放松实则准备就绪的身体来看,都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我是不破千里,你们好。”

“千里君是我的同期哦,下一个任务我们正好同路,所以我邀请他来狭雾山看看。”柏山结月花和鳞泷左近次一起来到了院内。

“今晚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老人说道。

“是,给您添麻烦了。”不破看着两个孩子忙前忙后地准备食材,在询问是否需要帮忙的时候被锖兔按回了座位上。

晚饭居然是关东煮,不破吃得很开心。

饭后,柏山结月花表示有事情要和鳞泷师父商量,不破和锖兔、富冈义勇被赶到了院子里。锖兔带着两人来到后山,这里有一块巨石,他和富冈义勇平常就在这里进行对练。

不破虽然只比两人大了两岁,但他并不擅长和比自己小的孩子打交道。不过,既然三人都是剑士,那么谈论剑术总不会冷场的。

“我要进行空挥训练了,要一起来吗?”不破问道。

“好的!我要一起来!义勇,你也来吧!”锖兔跑去取来了训练用的木刀分给了富冈义勇,不破则取出了自己的日轮刀。

“那是......日轮刀吗!黑色的吗?”锖兔的话很多,相比之下富冈义勇就很安静。

“是的,刀的颜色和使用的呼吸法有关,水之呼吸使用者的日轮刀是蔚蓝色的,很漂亮。”

“那不破先生,你的呼吸法是什么呢?”锖兔银色的眸子仰头看他。

自己的呼吸法啊。

“是影子哦。”他回答道。

初春的傍晚,气温很快降了下来,每一次呼吸口中都会产生白色的雾气,正在锤炼的肉|体也蒸腾着热气。

富冈义勇在悄悄打量着这位客人。他比锖兔还要高,白天披着羽织看不太清楚,如今只穿着队服,肌肉的轮廓便悄然显现了出来。他的每一次挥刀都像是在生死边缘的最后一击,仅仅是劈开空气的声音就令他感到汗毛倒竖,好像锋利的刀刃已经吻上了自己的脖颈,稍微一用力就能轻而易举地将其切断。

“......怎么了,义勇?”

富冈义勇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于注意客人的情况,手中挥刀的动作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好厉害。”富冈义勇微微张大眼睛说道。

不破一怔,随即好笑道:“只是挥刀训练......”

一旁的锖兔询问:“不破先生!我可以和您进行对练吗!”

“锖兔这是不是太失礼了!?”富冈义勇听罢连忙去阻拦道,不破先生是客人啊!

“男子汉就是要不断挑战!如此才能不断精进!”锈色头发的孩子主动走到了不破的对面,摆好了架势。

“锖兔......”富冈义勇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

这番光景,让不破想起了自己在青竹居和矢吹真羽人的每一次对练。与更强者进行实战训练是最能迅速发现自身缺点的方式,一些自己不曾留意的小动作、错误的刀路,在对手的眼中全部一目了然。

“当然,我接受了。”不破收起日轮刀,从富冈义勇手上接过了训练用的木刀。

“不破先生,请多指教!”锖兔大喊,随即发动招式向不破攻了过来。

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动!锖兔将自身化作柔软无形的水流汇入狭窄的河道,如湍急的河水般高速移动,身后留下了数道模糊的残影。

当当当——木刀交击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富冈义勇瞪大眼睛看向交战的二人。

好快!锖兔的呼吸法果然比自己厉害多了,但是不破先生把锖兔所有的攻击都完美地挡了下来。

“打击之潮!”锖兔转变招式,如同潮汐一般的多段斩击向不破涌来。

富冈义勇从没见过的漆黑影子在不破手中的刀身上凝聚,远远看着,那些黑影静谧、沉默,却无比锋利。

在锖兔眨眼间,不破举刀、挥下,举刀、挥下。

诶?这也太快了——!?潮水随着木刀流淌,而不破斩出的斩击直接斩断了水流!

但是砍击水流的话,就没办法挡住刀——!?

锖兔银色的眸子睁大,他眼睁睁地看着不破的身影就在眼前,刚才他认为一定能击中的一刀却没能击中。

后退了?距离判断失误了!现在再想发起攻击是不可能了,得想办法远离......

唰——!

鼻尖皮肤的刺痛让锖兔愣在了原地,不破的木刀直指要害。

“不愧是不破先生,果然厉害!多谢指教!”知道自己已经输了的锖兔大声说道。

“呼......”旁观的富冈义勇松了一口气。好厉害,不破先生,锖兔也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一样强大?如果我更强一点,更勇敢......那个时候的我......

“义勇......义勇!你在想什么呢?该你了!”锖兔扛着木刀拍了拍他的后背,皱着眉告诫他把腰杆挺直一些。

不破阻挡着来自富冈义勇的攻击,一边分神观察着。这个孩子也过于安静了,但是他的攻击非常干净利落,好像内心无论何时都风平浪静一样。

不,这孩子可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他总是沉默着,是因为内心有什么无法宣泄的情感。水面不会永远风平浪静,不管是悲伤还是愤怒,总有一天会冲破决口,决堤而出。

其实在柏山结月花和不破到达狭雾山的前一天,锖兔和富冈义勇刚刚大吵过一架。更准确的说,是锖兔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富冈义勇的脸上。

【如果你再说什么要是死的是我就好了之类的,我们就真的绝交!男子汉说到做到!】

不敢去想,不敢回忆,因为只要想起来,就会悲伤到什么事情也做不了。所以只能藏起来,藏进一望无际的深海,让包容的水来掩盖一切。

哒。不破的木刀再一次点在富冈义勇的肩头。

“可以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锖兔,义勇,你们都很厉害哦。”不破摸了摸富冈义勇的头,这孩子头发手感还不错。身边的锖兔看着他,然后不破又摸了摸锖兔的头。

“锖兔,你的最后一击为什么会挥空,有想明白吗?”不破问道。

“......”锖兔想了想,向他摇摇头。

“因为你还没有完全了解自己的刀。刀身的长度,锋利度,韧性,你都要熟知于心。刀能斩断吗?刀快要断掉了吗?这些事情,你必须心知肚明才行。”

自从矢吹真羽人和不破说明刀的问题之后,不破照例每天都会保养自己的刀,只不过吃饭、睡觉、上厕所(被矢吹真羽人揪着耳朵骂过之后就没再这么干过了)的时候都会摸刀。渐渐地,刀就如同他的第三只手一样,劈砍时可以随心所欲地更改轨迹,刀刃也愈发锋利,原本难以斩开的坚硬脖颈,现在也像切开黄油一样顺滑了。

“但是......日轮刀会坏的吧?如果换了新的刀,不就需要重新花费时间再去熟悉吗?”锖兔问。

不破也问过矢吹真羽人同样的问题。

【这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了解刀并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优秀的剑士在摸到刀的瞬间就可以与刀互通心意,完全是你这个菜鸟能力不够罢了!以后有机会的话,去刀匠村和你的刀匠一起锻刀吧。】

锖兔眼睛亮亮的,情绪高昂:“这样吗!我了解了!看来我还需要继续修行!我现在连岩石都无法斩开啊!”

“岩石?这块石头吗?”不破看向空地中央放置的巨石。仔细看的话,石头上绑的是注连绳,绳上绑着“之”字形的纸垂。

不破静静地看着那块磐石,身后的锖兔和富冈义勇也在他的沉默中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想要斩开岩石,但是你们有被神明大人保护着哦。锖兔,义勇。”

神明大人?富冈义勇感到非常困惑。

“不破先生,您感觉到什么了吗?”锖兔问。

不知道,不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觉得在看过去的一瞬间安下心来,周身一直挥之不去的、充满担忧和关切的空气散开了,好像有人在说“谢谢你”的样子。

他双手合十对着巨石拜了拜,不管是哪位神明大人,请您继续保佑这两个孩子吧。

锖兔拉着富冈义勇有样学样。那之后锖兔再也没提过劈开巨石这件事了。

“我的师弟们怎么样,都非常厉害吧?”柏山结月花来叫他们去睡觉,凑到不破耳边小声炫耀道。

“确实如你所说,他们都是未来可期的剑士。锖兔的呼吸法已经非常成熟了,目前只是受限于年龄与战斗经验,义勇......”不破抬眼看了看被锖兔搭着肩膀的黑发孩子,“那个孩子的愤怒和悲伤,像潮汐一样从未在他心底停止涌动。但,也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

柏山结月花叉手枕在脑后。

“鳞泷师父曾经收养了许多孤儿,其中不乏天资聪颖者,但无一例外都没能通过最终选拔。这好像一个‘诅咒’一样。”少女的马尾一跳一跳地甩动。

“但是你通过了,打破了‘诅咒’。”

碎银般的星子映在柏山结月花的眼睛里:“大概,我想‘诅咒’并没有被破除。藤袭山上有什么更加恐怖的东西,我只是运气很好没有遇到而已。”

不破想起了一直窥视自己的那股视线,和地面下被鬼手钻出来的坑洞。

“但是,锖兔和义勇一定可以的。他们可是比我还要厉害的孩子啊!”

二人身前,锖兔正和富冈义勇说着什么,温柔安静的黑发孩子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嗯,他们一定可以的。”不破说道。

【明治秘密传闻】:柏山结月花的鎹鸦竹子被结月花宠爱过头,据说因为被投喂了很多高级食粮,好像胖了一圈。但它本鸦并不承认。

作者有话说

第8章 狭雾山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