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11章 百目栊

第11章 百目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刀影如织,不破收刀入鞘时,恶鬼的身形已然消散。

“看起来......终于结束了。”宇髄天元看着庞大的躯壳化成灰烬随风而去,松了一口气。

另一处,柏山结月花也将细长鬼斩首,至此中野町的战斗终于落下帷幕。

......了吗?

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引来了无数警察,恶鬼的身体在死后就化为灰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所以警察们赶到现场看到的就是忍者(宇髄天元:纠正一下,是“前”忍者)和武士(不破:是剑士)的械斗现场。在将伤口草草收拾之后,六人锒铛入狱了。

准确地说,是被关在警局的监室里。

“......话虽这么说,总之我们只能等你们的后勤处理部队来解决了吗?”宇髄天元和不破面对面坐在监室中,不过比起关心自己究竟如何离开警察署,宇髄天元更想知道关于鬼与猎鬼人的事情。

“就现状而言,我建议交由他们处理更好一些。”不破调整着绷带的松紧,那个医生给他系得太紧了。

正低头扯着绷带,宇髄天元忽然递给他什么东西。摊开的手掌上放着一个白色的小盒子。

不破接过打开,里面是一些红色的膏状物体:“这是什么?你的眼影吗?”

宇髄天元无语道:“这是药啊,药!”

见不破只是拿着没有涂抹,宇髄天元抻了抻腰,向后仰头靠在监室的墙壁上:“就当做是谢礼了,谢谢你从鬼的手中救下我和我的老婆们。”

不破用指尖沾了一点药膏,有一种植物的香气,抹在伤口处会微微发痒,但疼痛也很快就消失了。忍者什么的还真是神奇,剩下的药膏带回蝶屋去交给有花小姐,让她看看能不能做成常备药发给队员们。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老婆......们!?

“须磨、莳绪、雏鹤,她们三人都是优秀的女忍,也是我的老婆们。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家伙,面不改色地说出了相当了不得的话啊。

“未来也许还会有一个相当华丽的结婚式吧?但得等我们成年之后再说了。”宇髄天元看起来有些跃跃欲试。

“未成年!?你的身高都要比一般成年人还要高了!”宇髄天元的身高都快接近六尺了,加上身上的肌肉,没人会将他当成未成年来对待。

“嗯哼,很快就是16岁了!”

“——”不破哑口无言。

“怎么?这么一副震惊的样子。”

“不不不,”不破跳起来向后退去,仍是一脸不可置信,“你这家伙跟我同龄吗!?真的假的!?”

玫红色眼睛的男性,或者说少年?青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不破脸上的表情很好地取悦到了他:“什么嘛,还以为你比我小呢,豆芽菜先生。”

可恶!不破咬牙切齿,他也想要宇髄这样的身材!虽然妻子有点多,但这个人长得也是真不错啊!可恶!

“哈哈哈,我说不破,我都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你了,不打算说说你们的事吗?反正看上去一时半会也无法离开这里。”话题终于拐向了宇髄天元最感兴趣的方向。

不破一直认为,与鬼牵扯上是一件相当不幸的事情。身在其中的人无法逃离,一旦知晓了鬼的存在,夜晚便会永远与恐惧勾连在一起。除非有一天,一切痛苦与仇恨的源头被斩灭,知鬼遇鬼的人才能真正安心吧?

“今晚的战斗你也切身体会过了。鬼就是这样一种生物,不会力竭,受伤也会飞速痊愈。但是......”不破停顿了下来。

“但是?”

不破看向监牢外被灯光照亮的地面:“也是一种空虚又可悲的生物。”

之后,在宇髄天元的追问下,不破将鬼与鬼杀队相关的事情悉数告知。

“你想要加入鬼杀队?以你的能力,不管怎样都能好好活下去吧?”不破问他。

宇髄天元没有马上回答。他曾有九名兄弟姐妹,但活到十岁的只有六人。也许对他们而言,在残酷的训练中死去,也好过未来死在亲人的手中。在相互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被父亲要求相互残杀,在手刃两位亲人之后,宇髄天元才发现了这一残酷又悲伤的现实。唯一幸存的弟弟与父亲同样冷血无情,将所有人视作棋子。

他们让宇髄天元觉得既可悲,又无奈。

“......总有一天我会下地狱,”白色头发的人用一种豁达的语气宣判了自己的未来,“但是在那之前,我还是想做点什么。”

去赎罪也好,自我安慰也罢,连自身存在的意义都被他亲手抛弃的人,在下地狱之前,还想为这个他心中还算不错的世界做点什么。

“而且,至少在身体能力上,我可是很有自信的!”

宇髄天元听到了青筋爆开的声音,这让他又开怀大笑了起来。

“嘎——”

不破的鎹鸦无量落在了监牢的窗口。

“休息!休息!明早会来带二位离开!”无量带来了隐的消息。因为鬼杀队的存在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因此既无法得到政府的支持,也没有任何特权。

“乌鸦竟然说话了!”忍者们虽然也会饲养一些动物,宇髄天元自己也饲养了忍鼠,但还没有一种能够像这只乌鸦一样开口说话。

“嘎——”

不破挠了挠无量的头,说:“乖孩子,辛苦你了。”

宇髄天元摸摸躺在不破怀里打滚的鎹鸦,新奇道:“鬼杀队所有人都有这种乌鸦吗?还有你说的日轮刀?”

“通过最终选拔的话,每个人都有的。最近一次的最终选拔应该是在年末,但是呼吸法还是找一个培育师学习......”

说话间,监室走廊的大门从外部被打开了。警察署的这片区域全部都是监室,用于关押因各种原因违反公共秩序的人。比如当街互殴的忍者和武士,醉酒闹事的男性,以及行窃的人。

今夜还很漫长,看起来又有倒霉蛋要被丢进监室醒酒了。

宇髄天元在大门被打开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异响,这让他放缓了说话的速度,侧耳细听。他的举动被不破尽收眼底,见他神色异常,问道:“怎么?”

“有什么声音不对。”宇髄天元很难向旁人描述自己听到了什么,沉重得仿佛拖行着数吨重物一样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萦绕不去,而且越来越近!

警察腰间的金属手铐相互击打发出令犯人敬畏的敲击声,然而宇髄天元却听见了藏在那之下的、令人难以喘息的声音。

“声音?”不破顺着宇髄天元的方向看去,他什么都没有“看”到,警察带来的人衣着干净,不像是醉酒闹事而被关押进监室的样子。

押送犯人的警察在监室里查看了一番,最终打开了不破和宇髄天元隔壁的监室。

“我说你啊,下次不要再干这种事情了!为了你很多人都要加班干活,以我的身份不但不能肯定你的行为,你偷来的赃物最终也还是要还给他们的。老老实实找份工作不好吗?你不会是把这里当成什么免费的旅店了吧?”警察似乎与那名犯人熟识,对他的看守也并不严密,打开监室的门后就示意那人进去。

叮铃哐啷的落锁声响起,警察不耐地对隔壁监室里的人说:“好好在这里待两天吧,别再让我看见你了,一看见你就要加班,准没好事......”随后嘟嘟囔囔地走了。

一阵细碎的声音响起,这下就连不破都听到了隔壁犯人闹出来的动静。

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逐渐变大,最后转变为疯狂的大笑。

那人是疯子吧!?宇髄天元捂住耳朵。

哐当!一只手臂从栏杆中伸出,出现在不破和宇髄天元的监室门口,神经质地向他们挥了挥。

不破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了?还好吗?”

“嘻嘻,”令人后背阵阵发凉的诡异笑声从隔壁传来,那人的手臂依旧在不停的挥动,“你们好哇,嘻嘻。”

宇髄天元扯了扯不破的羽织,在他耳边说:“那个人的声音很不对劲。”

“我明白。”不破回道。他摸了摸无量的头,对它耳语几句,然后将其放到窗户外。不破需要隐现在就来将他们带出去,再不济也要将他的日轮刀取来。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然而他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来自鬼独有的“恶意”。

【你那个神奇的能力,在战斗中用来辅助还可以,但不要太过于依赖它。真正强大的鬼连气息都会被当作诱饵,不要傻乎乎地上当结果反而送了性命啊!】

他向矢吹真羽人和若松小十郎都曾描绘过自己眼中的世界,但不论是矢吹先生还是若松师父,都曾劝告他不要太过于依赖自己的特殊性。

【特殊意味着没有定理,但同时也意味着最好被击溃。因为独一无二,所以只要击碎过一次,就不可能再出现第二个。不要让它限制你的思路,你能信赖的只有你自己和你的刀。】

没有“恶意”的鬼,是真实存在的吗?迄今为止不破斩杀的所有鬼身上都有挥之不去的“恶意”,他还没有碰到过一只能将自己的“恶意”主动藏起来的鬼。

就在不破戒备的时候,隔壁伸来的手臂被收了回去。

“我啊,偷了一个人的东西。但是,那个人是个恶人。如果他改过自新的话,我会考虑将东西还给他,但估计这是不可能的了。你们觉得,我有罪吗?”

不破看向前忍者宇髄天元,用口型问他:身上有刀吗?

是忍者的话,身上都应该藏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吧?普通的刀刃无法杀死鬼,但能够稍微阻挡一下鬼的攻击。就这样与它缠斗到天亮——

“你们呢?你们是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的?”

在隐送来日轮刀之前,要先稳住局面。宇髄天元在向窗外说着什么,不破专心应付隔壁的问话:“一点误会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沉默片刻,隔壁又传来让人感到心脏不舒服的笑声。

“那,我换一个问题!”

一只眼球骨碌碌地从监室的门前滚了出来,眼底黏连的血管还在一鼓一鼓地跳动。嘎吱嘎吱的响亮咀嚼声充斥在两人的脑海中,不破有一瞬间的恍惚。那是人类的眼球?它在吃人?在我的眼皮底下将人类吃了?

“你知道......作恶的下场......吗~”

不破绷紧全身的肌肉撞开了监室的门,口中大喊:“宇髄!”

“是是!我来了!”宇髄天元跟在不破的身后,他们手中拿着由宇髄天元训练的忍鼠送来的短刀。

踏出监室,不破一脚踩进了一滩黏腻的液体当中。

血?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发现?不破环顾四周,那些醉酒闹事的醉汉和其他监室里的人都早已没了呼吸,而脚下的血迹一直蔓延到了隔壁。

为什么.....为什么它在吃人的时候.....没有一点“恶意”呢!?

手中的刀很短,也很轻。鬼只有被日轮刀斩首之后才会死去,不然的话哪怕身首分离,头和身子也能单独行动。而现在,突然出现的鬼阻拦在了不破二人和出口的中间。

尚未被完全啃食的人腿被鬼抓在手里,它撕咬肌肉的模样让人联想到啃食骨汤里鸡腿的样子。

饶是身经百战、自诩见过无数地狱般血腥场景的宇髄天元都忍不住想要作呕。同类像是牲畜一样被鬼啃食,正常人一时都很难以接受。

那只鬼长得非常像人。它没有过度鬼化的肢体,正常的脸、正常的四肢,只有微微伸长的尖利指甲和过于突出的犬齿揭示了它非人的身份。

可恶。冷静,冷静!

监室的四周都是墙壁,手中的刀不足以支撑不破使用剑技突围,恐怕在刀撞向墙壁之前,会先被呼吸法产生的黑影折断。

“我认为,”不破深吸了一口气,“你有罪!”

宇髄天元看着以保护者姿态拦在他身前的豆芽菜少年。忍鼠只拿来了他备用的刀具,放置收缴来的日轮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想必是被不破的同伴拿走了。他们只要拖延时间等待同伴到达就好。雏鹤她们那边也有一个猎鬼人女孩,她的乌鸦肯定也会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一连串奸笑从鬼的口中发出,它好像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让它笑得直不起腰来。那条断腿被它扔在一旁,满是鲜血和肉末的手指指向不破:“你说说看,我有什么罪?”

“啧,你这家伙原本不也是人类吗!吃着同类的尸体却这么大义凛然,别笑死我了!”宇髄天元喊道。

“咦嘻嘻~不错,就是那个眼神~!恨不得将我撕碎,却又无能为力的眼神~!”鬼双手捧住了脸。

“让我数数,啊~我吃掉了十五个猎鬼人呢~嘻嘻!”鬼捂住嘴,眉毛向上撇成八字,愉悦地笑着继续激怒眼前的猎鬼人,“他们的眼睛都很亮呢,你的也是,像是黑曜石一样,送给我怎么样~?”

十五个!?这混账在别的地方也吃了那么多人吗!?不破愤怒地想道。

“......我拒绝。”真是低级的激将法,认为他会自乱阵脚吗?不过再继续说下去吧,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等到结月花她们过来!

“哈哈!那就是你的......罪!那是你的罪啊!!”鬼癫狂地大笑着。

“你一直都在嘀咕什么?啰啰嗦嗦的吵死了,你的话一点逻辑都没有!”不破说道。

好奇怪,无量离开已经五分钟了,女监室就在隔壁,为什么现在没有一点动静?结月花她们被什么事情绊住手脚了吗?

啊~他发现了!百百目嗤嗤地笑着。它最喜欢这个年纪的猎鬼人了,一群热血上头的小孩子们,连刀也拿不稳,见到同类被吃的场景立马就吐了出来呢!真是可爱的食粮啊~不过今天这个倒是值得夸奖,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焰一样,目光灼灼地盯着它。

它决定了,这个孩子的眼睛要收藏起来,和自己可爱的藏品们一起~!

“宇髄,”不破沉声说道,“不能再等了,你去找结月花。”

宇髄天元一愣:“那你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我把你丢在这里自己跑掉吗?我不会干那么不华丽的事情。”

不破猜测,这个鬼肯定拥有某种血鬼术,很可能像是自己最初遇到的雾鬼那样,拥有创造幻境或迷惑感官的能力。如果是幻境,宇髄只要远离这里就能够脱离。如果是在他们自己的精神上做了手脚......

可恶!冷静!好好地思考!

这只鬼的身上“看”不见“恶意”,没办法区别这里是现实还是幻想——!

身体在和三面鬼战斗之后一直都很疲惫,精神也是,光是对话就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至少得让宇髄天元离开......

不破做出了决定:“宇髄,交给你了。”

他语气中带着决绝之意,不破已经抱着必死的心将一切希望交给了宇髄天元。

在忍者的世界里,来自同伴的信赖是最奢侈也是最致命的毒药。但宇髄天元仅仅停顿了不到一秒,就应了下来。

宇髄天元低下头:“交给我吧。在我回来前,千万别死了。”

百百目抬起手:“终于商量好了吗?但是,没有人能够离开!”

在扭曲的笑声中,不破吸气,用尽全身的力量挥舞着短刀向前推进。

他只有一击的机会,用影子撕开那只鬼的身体,哪怕一瞬间也好!

“啊哈哈!太慢了啊~!”百百目将手臂向前伸,在空中做出了抓握的动作,“你看~这不是就被我轻易偷走了吗?”

出现在鬼手中的是一颗眼球。黑色的瞳孔像是黑曜石一样,随着鬼的躯体一颤一颤地动着。

“不破——”宇髄天元看着少年踉跄着脚步,左眼的地方只剩下了空洞的眼眶和溢出的鲜血。但他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挥舞着短刀接近那只鬼,口中大喊:“宇髄!别停下!!跑起来!!”

视野变窄了,要小心左侧盲区出现的攻击!这只鬼没有露出什么攻击手段,它的血鬼术是隔空取物吗?一瞬间就摘走了左眼——!

不破看着鬼手臂上裂开了一条缝隙,随着“啵”的一声,他的左眼被按进了鬼的手臂里。

“嘻嘻!”百百目抬起了手臂,原本平滑的皮肤上出现一个个鼓包,从裂缝中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眼球。金棕色、深褐色,各种颜色的眼睛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它的上肢,脖颈处露出的皮肤上也都长满了眼睛,恐怕全身上下都是。

“血鬼术——百目栊!”

【明治秘密传闻】:柏山结月花的眼睛是棕色的,在阳光下会呈现出好看的金色。时国京太郎的眼睛是暗红色的,弟弟妹妹们都是棕眼睛。

作者有话说

第11章 百目栊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