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12章 遥远的记忆

第12章 遥远的记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破的左眼在恶鬼手臂上的坑洞中转动着,在瞳孔转到外侧之前,不破的攻击已经来到了鬼的身前。

百百目向侧面躲开这一击,让出了出口的位置。宇髄天元趁机用身体撞开了监室走廊的大门,冲了出去。

有一个人逃掉了......但是没关系,他的身上没有猎鬼人的气息,只是一个健壮的人类而已。百百目露出刚刚放入身体里的黑色眼球:“你很强。但是,已经结束了~!”

不破的攻击落空了,不过他本来的目的就是逼退鬼。痛感逐渐回来了,左眼眶一揪一揪地钻心得痛。战斗开始时身体产生的肾上腺素正在衰退,手脚开始发冷发麻。

在他侧斩挥刀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胸口处迸发,好像有什么人透过□□,直接攥住了他的心脏。

“呃!”短刀停在了鬼的脖颈旁,鬼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嘲弄地看着他僵硬的身体。

这是什么...?身体......动不了了!

不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不论如何用力都只能让身体颤抖而已。冷汗从脸侧滑落。

“嘻嘻~”鬼的声音像是粘稠的浆糊一样缠绕在他的身边,然而不破无论如何都无法让刀刃更进一步。

它是怎么控制人的身体行动的?鬼身上的眼球都在看向这边,密密麻麻的恶心死了。

百百目的手指放到了猎鬼人的右眼上。真可怜啊,害怕到瑟瑟发抖~普通人一下子就晕过去了,真亏他还能坚持到现在。那么,这双眼睛更要被好好珍藏~

右眼上传来逐渐加深的压迫感。鬼的手指已经探入了不破的眼窝,视野开始扭曲了——!

噗。

随着一声压抑着的痛哼,百百目沾血的手指举起那只眼睛。

*

宇髄天元闯出了监室的大门,来到了警察署男监室的外面。

太安静了,就算是夜晚也太过安静了,更何况刚才他撞门也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宇髄天元第一时间向女监室那边冲去。

“雏鹤!须磨!莳绪!”踹开大门,宇髄天元看到雏鹤等人背身躺在地上,鬼杀队的那个女孩子正站在监室的走廊里,周围还有一个穿着和他们同样制服的人。

所有人都被夺走了一只眼睛。柏山结月花无法说话,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挪动指尖,指向隐手里抱着的日轮刀。

这个人和千里君被关在一起,他能够出来就说明千里君还在战斗!真是太丢人,身为水柱继子还需要普通人来救援。

只要有日轮刀……!

一瞬间就失去了一片视野,当柏山结月花意识到自己被夺走了一只眼睛的时候,她只来得及冲出监室,却没能阻止隐的成员踏进来。是血鬼术,监室内太安静了,在隐的成员踏进监室走廊的外门时,她看到了轻轻的涟漪。

恐怕这个鬼的血鬼术将一定的范围纳入了进去,所有进到这里的人都会被先后夺走一只眼睛。

先是她,隔了一会儿是雏鹤,接着监室里的其他人都失去了一只眼睛。连最后进来的隐也被夺走了!

最开始的时候还能动,但在某个瞬间,身体忽然就不听指挥了。

柏山结月花因为无法低头所以看不见,但是宇髄天元看得一清二楚。在她的腰间挂着一个眼球,眼球后的血筋一直延伸到了地面,然后钻进了土里。

那是什么!?宇髄天元从隐的手中夺过日轮刀,直觉告诉他那个眼球才是造成所有人失去身体控制权的罪魁祸首,那么只要毁掉它——!

“……哈?”

左侧视野消失了。

宇髄天元的将日轮刀的刀柄握得咯吱作响。身体动不了了!仔细看的话,雏鹤她们的身上也都挂着同样的眼球。这么说的话,自己的身上肯定也有。

完蛋了,肌肉忍者也被血鬼术影响到了!柏山结月花咬着牙。难道真的要在这里……结束了吗?

“……别小看……我……的……”断断续续的话从嗓子里被挤出来。宇髄天元浑身青筋暴起,鼓起的肌肉抽动着,难以想象他用了多大的力量去和自己的身体对抗。

挥下去!把她身上的眼球砍断!

“——喝啊!”

寂静的监室走廊里,刀刃切砍的声音宛如惊雷般炸响。

*

“我啊,明明是在做着正义之事,但是你们猎鬼人为什么总要来妨碍我呢?不能理解我的义举,反而屡次想要杀掉我......你说,这是为什么?”

不破被安在鬼身上的眼睛转动了一下,下一刻,视野已经一片漆黑的不破感觉到一股巨力掰扯着他的手臂,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断裂声,左臂被完全折断了。

“......啊!哈啊......”

好痛啊。真的好疼。脸上热热的,是眼泪吗?

【不要停下,要去思考!一定有办法的!】

但是矢吹先生,这次好像真的没办法了。

【......千里。是千里君的话,一定没问题的。我们约好了哦!千里君啊,要成为世界第一剑士!】

槿。

木槿花一样温柔的你,却永远地与火焰一起留在了我的梦里。

鬼虽然曾经是人类,但成为鬼之后,便会因为无法缓解的进食欲望而逐渐摒弃曾经为人的底线和价值观。鬼能够和人类对话,但它们满嘴谎言,如果真的对自己的行为有忏悔的决心,那么直接跑进太阳下不就好了吗!?

【......鬼啊。鬼都是一种怯懦又弱小的生物,生存本能大过所有的意志,永远无法逃过畏惧死亡的丑陋姿态。】

【千里,不要害怕。就像我们约定的那样,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居然在这种时候想起母亲的话......说起来,他与最爱的家人定下的两个约定全部都失约了。

就算你们注视着现在的我,也无济于事啊。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哪里都是一片漆黑。左臂痛得麻木,手上又没有日轮刀,身体被控制着根本动不了。我要怎样才能杀掉这只鬼呢?

等等。看着......我?

“无法理解,被我吃掉的都是作恶的人,我有什么错吗?但是你们却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紧追不舍,害得我又要换一座城市了啊!”

鬼还在喋喋不休。

不破通过触感确认了,宇髄天元找来的短刀还好好地握在右手里。只有一次机会,必须把握好距离!

“......犯下无可饶恕的罪孽,你们就都作为我的食粮吧!被你们追得东躲西藏的日子可真不好过啊,都吃不到新鲜的人类......”

大致位置确认了!看来它想把我们当成储备粮才没有马上杀掉,果然结月花她们也被血鬼术控制了吗?

动起来动起来动起来!!根据声音瞄准它的脚下!

鬼的声音停住了。

“你刚才,动了?”

这不可能。没有人能够摆脱百目栊的控制,明明至今为止遇到的猎鬼人没有一个能够逃脱!难道这家伙......是柱吗?

“......我还差的远呢。柱们要比我厉害多了。”如果是矢吹先生在这里,一定一击就能砍掉它的头吧?成为矢吹先生的继子之后,不破才认识到了自己与鬼杀队中最强的一批剑士之间巨大的鸿沟。无比精湛绝妙的剑技,强大的呼吸法,丰富的实战经验。自己也能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吗?自己也能像他们一样,保护别人吗?

就是现在!凭借着不屈的意志,不破从百目栊的控制中短暂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在能够动弹的一瞬间狠狠踏地,短刀向上挥舞。

“......已经够了!你就先去死吧!挥刀有什么用?又不是日轮刀!去死吧!”鬼控制着身上属于不破的眼睛,一只看不见的手攥住了不破的脖颈,将他狠狠掐住。

不能呼吸了......!强烈的窒息感袭来,不破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刀。但是......哪怕已经无法呼吸,双眼的位置已然变成两个空荡荡的血洞,他也还是笑了出来。

“哈?你笑什么?”百百目身上装着不破眼睛的坑洞溢出了鲜血。没想到这个猎鬼人差点逃脱百目栊的控制,但是没关系,他马上就要窒息而死——

脚下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震动,百百目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很快这股震动越来越明显,周围地面上的碎石都肉眼可见地震颤了起来。

这是什么?百百目身上的某一只眼睛转向了地面。有什么东西接近了!

漆黑的影子从地下破土而出,带着百百目从未听过的啸声冲天而起,像是黑色的瀑布一样的影流将百百目包围了起来。

趁着刚才的挥刀使用出来的招式吗?但是这种软绵绵的攻击......不对!喷涌的影流跃起得太高了,已经完全将百百目的身躯全部笼罩起来了!

糟糕!这些黑色的东西把视线挡住了!百百目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策。

血鬼术·百目栊,被它夺走的眼睛注视着它们的主人,只要视线不被遮挡,百百目就能永远地控制他们的躯体。女监室那边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就算猎鬼人发现了身上的眼球也绝对无法抵抗。

“......嗯!?这是!?”自己与女监室那边眼球的连接被切断了!这不可能!刚才跑出去的人类应该也被百目栊控制了才对,他怎么可能还能动!?

糟糕糟糕糟糕!情况不妙!百目栊的控制一旦失去视野就会失效,这个小鬼是怎么发现的!?明明已经被挖走了双眼,连左手都已经折断了啊!为什么还能动!?

不破感觉全身的桎梏被放开了,他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仓促间使用出的招式是尚处于开发中的影之呼吸·五之型,在失明的情况下他看不清现场的情况,只能凭借听觉和感觉向鬼的方向跑去。

散落的影流柔软而无害,百百目看着猎鬼人主动冲破那层阻碍向自己冲来。

不破张开双臂,在百目栊重新生效之前抱住了鬼的身体,依靠前冲的惯性将它压倒在身下。

在说话的能力被剥夺前,不破大喊道:“砍断它!结月花!”

回应他的是涛涛白浪,水花翻涌间,鬼不可置信的表情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击!

不可能......这不可能!百百目徒劳地向上伸出手臂,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臂上收藏的诸多眼睛一个个地脱离它的身体。

“我是......正义之人......我是不会.......!”鬼倾吐着自己的恨意,它大声咒骂着周围的猎鬼人,诅咒着不管是身为人类还是变成鬼都一样没用的同伴,如果不是它们被杀了,它也不至于亲自上阵!

宇髄天元将日轮刀插进百百目的头颅,嫌恶道:“行了,乖乖下地狱吧!”

*

百百目来到了一处静谧之地。

“我应当,是能去往天国的吧?我让作恶之人得到了惩罚,这个世界正在正因为我的行为而不断变得美好,我是正义之人!我就是应该去往天国的人!我是能够成佛的!”

它朝天上大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应答。

不远处,火焰燃烧了起来。

摇曳的火光映照它的眼睛里,它仿佛被灼伤一样嘶声尖叫,连滚带爬地向着火焰反方向奔去。人群挡在了它的前面,它歇斯底里地想要摆脱火焰的追逐,冲着人群的方向大喊:“你们才应该下地狱!手术失败的医生,走失儿童的父母,犯罪者的老师,没能及时救下受害者的警察......你们!你们才是作恶之人啊!!”

医生、父母、教师、警察。还有很多很多的人挡在了它的身前。人们手拉着手,将百百目围在了人群的中央。火烧了过来,人与鬼的身影在光焰中扭曲,化作了一团,不分彼此。

*

“我来晚了对不起!”柏山结月花一击砍断了鬼的脖颈,不破压在身下的躯壳开始崩解,一颗颗眼珠从它的身上掉了下来,骨碌碌地在地面上滚动。

“千里?千里君!坚持一下,还不能睡觉哦!”柏山结月花扶起倒在地上的不破,没敢去看他的脸,只是一味地叫着他的名字以防止他在精神松懈后直接一睡不醒。

不破在感受到鬼死去的那一刻,意识堕入了黑暗。

“......医疗......到了......不破阁下......蝶屋......”耳边有很多人来往的声音,还有近近远远说话的声音。但他实在没有力气张开嘴告诉结月花别拍他的脸了,他眼睛疼。

他沉入了梦境的深海。

耳边是夏夜燥动的蝉鸣,天空中悬着一轮血月。鼻尖满是不祥的气息,浓重到仿佛要把喉咙堵塞的......鬼的味道。

这里是......?不破环顾四周,高高的芦苇丛遮住了他的视线,他试图起身拨开碍事的芦花,却发现自己的视线猛地向下沉去。

我在做梦吗?身体不受控制。不破只能顺着梦境中身体的姿态紧盯着地面。

周围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这个威压感......难道是十二鬼月中的鬼吗?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这不是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人有可能梦到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吗?

梦境中身体的主人似乎躲在一处芦苇丛中,空中的血月让视野中的每一处都染上了血红,令人惴惴不安。

正在不破试图获得更多信息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嘶哑的叹息。

“.....多么可怜啊,兄长。”

身体自己动了起来,透过被夏夜晚风拂低的芦花,不破看见了在塔寺前对立的两人。准确的说,是一人,一鬼。

有着火红色长发的毫无疑问就是鬼,只是现在它侧着脸,不破看不清它的眼睛。另外一人已经满头白发,瘦得皮包骨,可哪怕他已经垂垂老矣,仍能从他的姿态上看出他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剑士。

白发的老人握着一柄刻有“滅”字的赤红之刃站在鬼的身前,不破看到他的脸颊印有形如火焰的纹样,身上散发出一种怀念和伤感的气息。

好悲伤。悲伤到想让人放声大哭。为什么......他会感觉如此遗憾?

身体的主人正在流泪。

老人身上的伤感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肃杀的威势。这位老人年轻时会是多么的闪耀夺目啊。

不破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看到的那一击。那是毫无疑问的神技,哪怕施展它的主人已至朝杖之年,这一击的速度、挥刀的力量却完全没有留下时间的刻痕。仿若长天残虹一般,让人热泪盈眶。

老人静静矗立在远处,安静地寿终正寝了。

在他身后的鬼几乎无可抵挡地受到了重创,鲜血飞溅满地。

身体的主人低下头去,再次抬起眼时,伤势痊愈的鬼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

虽然只是梦境,但这种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却无法离开的境况也让不破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气息......要远比那只红发的女鬼更沉重!难道是......上弦之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正在做梦,不破并没有“看”见“恶意”。带着能刺穿喉咙的气息,鬼来到了身体主人的面前。

看不见脸,视线被死死地固定在了腰间。

他们在说着什么,但不破听不清了。视野中的画面像水波一样泛起了涟漪,唯有一声哀叹传入远去之人的耳中。

“......岩胜大人啊......”

*

中野町内的紫藤花家纹之家的某间和室内,不破睁开了眼睛。朦胧的视野带着昏睡后的疲惫与迷茫,他侧过头去,眼眶处的泪水随着侧头的动作滑落至枕头上。

室内很昏暗,他看见自己的日轮刀就在床边的柜子上,于是伸出右手想去碰刀。手指比想象中的更僵硬,他抓住了刀鞘却无力将刀拿到身边,伴随着哐啷一声巨响,和室的门被人拉开。

一瞬间恢复的光亮让不破皱眉眯起了眼睛。

“快把门关上!”是柏山结月花的声音。

“哦!不破醒了啊!”这是路过的宇髄天元和他的老婆们。

“不破阁下!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要再去拿刀了!”

柏山结月花看着终于清醒过来的不破,松了一口气。不大的房间内很快就挤满了人。

“......我居然没瞎吗?”听着药瓶在托盘上相互碰撞的乒乓声,不破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双眼还好好地待在自己的眼眶里这件事实。

“那只鬼的血鬼术只是制造了一处类似于幻境的地方,等它死后血鬼术消失,我们的眼睛都回来了,”柏山结月花为他解释了一番,“不过多亏了宇髄君能够摆脱血鬼术的控制,当时真的被吓了一跳呢。”

说到前两天的经历,须磨又开始抽抽噎噎。这两天她已经和柏山结月花混熟了,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柏山结月花总爱用一种关爱的表情看着自己,但直觉告诉她,她现在已经和结月花酱是好朋友了!

“呜哇——真的很可怕嘛!”

“等等!须磨!这是在病人的房间哦!”雏鹤连忙去捂她的嘴。

“虽说只是幻觉,但精神上的疲惫是无法消失的。连我都在结束后好好大睡了一场呢,哈哈哈!”宇髄天元和柏山结月花比不破早一天醒来。

不破笑了笑:“总之,大家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他被折断的左臂已经好好地包扎了起来,虽然眼睛没有大碍,但鬼造成的身体上其他创伤却没有随着血鬼术的消失而回溯。他的脖子上也留下了四道指印,应该是最后鬼想要掐死他的时候留下来的掐痕。

鎹鸦也已经都恢复了健康,它们也曾在血鬼术的范围内,狡猾的鬼居然知道控制住鎹鸦的行动。无量这些天都安安静静地待在窗口,等待不破苏醒。

不破和柏山结月花还可以再在这里休息几天,等伤好之后,各自会再去执行其他的任务。

某个下午,不破说:“宇髄呢?你们打算怎么办?”

宇髄天元抱臂靠在墙壁边,随口说道:“谁知道呢?这两天樱花公园去过了,河豚刺身也吃了,电车也坐过了,没什么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了啊。”

不破在被褥下握住了一张纸条。

“那么,要不要考虑加入鬼杀队?”

这个问题让前忍者睁开了那双有着罕见瞳色的眼睛。他紧盯着病床上的人,不破也目光坦然地回视。半晌,宇髄天元似笑非笑道:“说来听听?”

不破移开了目光,说:“你的耳朵很好使吧?在所有呼吸法中,使用雷之呼吸的剑士们都有一副好耳朵。不妨先试试学习雷之呼吸吧,也许在战斗中你能发现更适合自己的呼吸法。我会为你介绍培育师的。”

“哼,好吧。”

宇髄天元拉开病房的门摆着手离开,和前来送药的柏山结月花擦身而过:“可别死了啊,不破。希望下次再见你的身体能够更健壮一些!”

这家伙!还真是会惹人生气啊!

“他答应了?”柏山结月花将托盘放在桌子上,看到不破一直盯着手里的纸条,瞬间变成了嫌弃脸,“不要用那么恶心的眼神看了,还没看腻吗?”

不破郑重地将纸条收入怀中。

“这可是主公大人送来的传令,嘛,结月花会羡慕也是当然的了。”

当——

药碗被重重地搁在了不破手边的床头柜上,四散的黑气让不破鹌鹑似的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庆幸今天的药已经做好了吧,不破君,”柏山结月花气冲冲地离开房间,“再!见!了!”

直到女孩的脚步声远去,无量才敢飞下窗口,跑到不破的怀中待着。

“完蛋了......”不破丧着脸,叹气道。

明天一定能喝到苦到难以下咽的汤药。

【明治秘密传闻】:柏山结月花和不破千里曾经打赌,风柱矢吹真羽人先生究竟多长时间才能发现自己养在青竹居的仙人掌已经枯死了。

作者有话说

第12章 遥远的记忆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