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13章 他是不同的

第13章 他是不同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柏山结月花在宇髄天元离开后的第三天收到了新的传令,前往下一个地方杀鬼。不破因为手臂的伤,继续留在中野町的紫藤花家纹之家修养。

为了在养伤的同时恢复身体素质,不破开始在町外的山上进行自我修炼。

这天在上山的路上,他被一个樵夫拦了下来。

“小哥,最近就不要往山上去了,太危险了!”樵夫背上背着许多木柴,看样子很早就开始劳作了。

“为什么这么说?”不破问道。

樵夫擦着汗,略有些心有余悸道:“最近山上有熊出没啊,你没听说吗?驻在所也立了牌子。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但因为工作也不得不上山去啊。”

熊?说起来,在狭雾山下的村镇也听说过这里有熊灾的事情。

“有谁见过吗?山上的熊?”

“这......倒是没有亲眼见过,但林子里有些树的树干上全是抓痕,老猎人说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那么奇怪的痕迹,如果不是熊的话,没准是山怪也说不定,”樵夫打了个冷颤,“而且最近许多家圈养的猪、羊、鸡都有被杀的,牲畜们的尸体全被啃食过。”

不破看了看上山的方向。

“谢谢您,我知道了。”

“哎呀,你说这些......不如你去町里的道场吧?武雄师傅肯定很乐意你去他那里切磋武艺的呀!”樵夫一直在看他腰间的刀。

不破停下了继续向山上前进的脚步,转而看向这个天还没亮就已经开始劳作的樵夫。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破的左手缓缓摸上了刀,樵夫神态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我们是第一次见吧?您为什么会知道我去山上做什么呢?”

陡然加速的心跳,急促的呼吸,额角渗出的汗液,不自觉的吞咽动作,僵硬的面部表情。

少年剑士沉静的目光将这个樵夫扒了个精光。

“......我看你带着刀,可是好心才提醒你的!驻在所的人最近查得很严,你难道想被关进大牢里去吗?更别说山上还有熊......算了,我已经说得够多的了!”樵夫说罢不再看他,背着木柴熟练地下山去了。

远远的,身后传来一声清亮的:“谢谢您了!”

樵夫的脚步没有半分停顿,背影很快便消失了。

“熊......吗?”不破踏着朝阳向樵夫来时的方向走去。

漫无目的地在山林中转了一圈,不破没有发现樵夫说的熊留下的痕迹,虽然偶尔也有野兽经过的迹象,但直到日落他都没能感知到附近有熊的存在。

就在他准备离开山林,回到町内的紫藤花家纹之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一只野兔从草丛中窜了出来,身上还带着一支断掉的弩箭。一个穿着皮革做的猎人装束的女孩跟在野兔身后,与不破打了一个照面。女孩手上还拿着一只□□,腰间挂着两只已经死去的野兔。

“猎人?”不破松开了武器,受伤的野兔慌不择路地从他身边跑过,被他抬起一脚踢到了一旁的树干上,晕死了过去。

“......”猎人女孩跑过去捡起野兔串在腰间,戒备地盯着他。

女孩的脸上长满了雀斑,身上的衣着与町内的女孩子们有着很大的差别,猎人的装束让她看上去像有一种恣意生长的野性。

“山下的樵夫跟我说,这里有熊出没。晚上很危险,最好不要再出来了,”不知道这个女孩究竟是什么情况,不破也只是稍微劝告了几句,“你家住在山下的村子里吗?我们可以一起下山。”

然而女孩只是摇了摇头,说出了他们相遇之后的第一句话:“猎物还不够。”

独自出来狩猎的吗?女孩身上的工具只有一只□□和绑在绑腿里的匕首,使用的弩箭估计也重复使用多次,她将野兔身上断掉的弩箭拔出,试了一番发现没办法再用之后才将其丢掉了。

夜晚总是危险的。

不破掀开羽织,露出别在腰间的日轮刀:“我来帮你,找一只野猪或是山鸡一类的猎物,打完尽快回家吧。”

可是在他露出日轮刀的那一刻,女孩就像是个惊慌的小动物一样受惊向后退去,然后一言不发地跑走了。

“喂......我不是什么可疑的家......伙......”感觉清白不保了。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任一个女孩独自在夜间的山林里捕猎,不破拜托无量帮忙寻找女孩的踪迹,自己则跟随着无量的指引追在后面。

亚衣自幼在山林间长大,自然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因此甩开身后的剑士也应当是轻而易举的。

然而。

“这位小小姐,夜晚真的很危险!请赶快回家吧!”少年如同阴魂不散的山间精怪一样紧跟在她的身后,就连村子里的大人都很难找到她的踪迹,只有已经病逝的老猎人才能追上她而已!

“你别跟过来啊!”亚衣崩溃大喊。无论她如何改变行进路线,甚至将他引入了布满陷阱的区域,那个人还是像能够预知未来一样躲开所有的陷阱。

“我不是坏人!请赶快回家吧!”不破追在女孩身后喊道。

亚衣忍无可忍,本来今天只打到这些猎物,根本就不够......!偏偏还遇到了带着刀的人!她停下脚步,猛地回身举起□□对准不破:“我说过了,别跟过来!”

不破如她所愿,停在了五米开外的地方,举起了双手:“别紧张,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可以走在前面,你也可以用□□瞄准我。已经很晚了,赶快回家吧。”

见女孩的态度有所软化,不破继续高举着双手,直接将后背袒露在她的面前,带头向山下走去。

没走多远,就听见了细碎的脚步声跟了上来。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回到了山脚的村子前,女孩离开时不破有所察觉,但他没有回头去看。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家里只能靠她出来打猎生活吗?明天我们再来问问吧,无量?”鎹鸦落在他的肩膀上,和他一起看向这个山脚下的村落。

然而第二天他们却没能在这里找到那个女孩。

在呼吸法和药物的帮助下,与鬼在监室中的战斗结束两周后,不破的手臂已经基本不会再感到疼痛,骨头的愈合情况也很好,很快就能离开这个地方去执行其他任务。

之前只能进行简单活动的时候,不破每天都在给不同的人写信。与若松师父交代近况,拜托他为宇髄天元介绍合适的培育师。然后又收到了来自蝶屋的信件,稚嫩的笔迹中满是关切,皱巴巴的信纸说明小纪肯定又偷偷哭过。

他还给矢吹先生写了信,在信中说明了关于影之呼吸·五之型开发的问题,但至今还没有收到回信。

“无量,我们再去那个村子看看吧?”接到刚刚回来的鎹鸦,不破再次向町外的山村走去。

今天天上有很多乌云。刚来到村口,他就发现有很多人围在西侧尽头的一间小房子外。

“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向过路人询问,然而村民发现他不是本村人之后都对他闭口不谈。

“千里!千里!要发生,械斗!”前去侦查情况的无量飞了回来,向他报告人群前端的情况。

械斗?因为村民们手里拿的都是锄头或者常见的农具,不破以为他们只是去耕作的路途中围堵在了这里,没想到居然会发生械斗。

“这种事情,应该交给驻在所的警察们来处理比较好吧......”他擅长猎鬼,但对于和人打群架、解决矛盾纠纷这种事情,完全应付不来啊!

正当他掉头准备去驻在所叫来警察时,一个熟悉的喊声将他留在了原地。

“哥哥他才不是怪物!他是不同的!这么久了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你们只是想把我们赶走而已吧!?”女孩愤怒的嘶吼声没能改变任何问题,现场的气氛反而更加紧绷了。

是那天的猎人女孩?哥哥?怪物?

这些异常组合的词汇触动了不破的神经,他迅速拨开人群挤到了最前面。

亚衣瘦小的身躯堵在家门口,眼睛下挂着严重的青黑色。不,这里已经称不上是一个家了。破烂的茅草屋没有房门,从外望进去,屋中一贫如洗,床上只有一床草席,炉灶也很久没有生火的痕迹了。堆在桌子上的全是尚未制作完成的弩箭,旁边碗中的肉干应该是她近期的食粮。

不破观察着周围人的神情,他们好像是在恐惧着什么东西,而那东西跟猎人女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是她的哥哥吗?怪物......难道是鬼?

人群中的领头者举着铁叉,呵斥道:“亚衣!村民们已经提心吊胆地生活够久了,最近牲畜们不明不白地死掉了很多,再这样下去大家就都没办法继续活下去了!你们这对兄妹,不,你那个怪物哥哥,如果你不带着他离开,那我们就得解决掉他!”

亚衣面目狰狞地冲进屋子里,愤怒地举起□□对着围在自己家旁边的人:“你们懂什么!?哥哥明明已经很努力了!我也已经用尽全力了啊!他都没有再吃过人了啊!”

呐喊着将积压在心头的委屈与愤恨通通发泄了出来,大口喘着气的亚衣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她猛地捂住了嘴,胃里不住地翻涌着。

“啊、啊!他果然......是个怪物!!”一个妇人颤抖着举起锄头,周围的人群全都被亚衣的这一番言论惊骇到无话可说。

惊恐的人群向前推搡着,一直紧绷着的情绪如同海啸般失控,尖锐的铁器开始对着正弯腰趴在地上呕吐的女孩蠢蠢欲动。

在领头者的叉子刺穿亚衣的血肉时,一道身影将铁叉拦了下来。

不破用刀鞘抵住铁叉,挡在了猎人女孩的身前说道:“各位,这次的事件我们驻在所的警察会帮大家查清楚的,还请大家不要冲动。”

“你个骗子!驻在所根本没有你这个警察!”

啊,没想到一下子就被拆穿了。不破抓起女孩的胳膊,护着她从人群与利器中穿行而出。

亚衣的精神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她浑浑噩噩地被人拽着手,□□和箭矢被人拿走收起,直到进入一处安静的室内,她才重新回过神来。

“请喝茶。”紫藤花家纹之家的主人送上了热茶,然后将房间留给了不破和亚衣。

“啊......”亚衣脑子混乱万分,双手捧住热茶。这样温暖的食物有多久没吃到了呢?

“亚衣小姐?你还好吗?”穿着白色羽织的少年站在不远处,亚衣向他点了点头。

“感谢你救......”

打断她道谢的是少年抽刀的动作,刀刃出鞘摩擦声像是一把小刀剌在她的脑子上,冰冷的杀意瞬间包围了她。手中的热茶也被失手打翻,滚烫的茶水浸湿了榻榻米。

“亚衣小姐,你的哥哥,”不破用刀尖指着女孩的脖颈,面无表情道,“是鬼吧?”

亚衣浑身汗毛倒竖。这个人,是真的抱着要在这里杀死她的决心发问的。撒谎的话......立刻就会被揭穿。如果如实说明,哥哥就绝对活不下来!

“说话。”不破逼问。

“......你们又懂什么?他是自愿的吗?他只是想多打一些猎物过冬而已!变成鬼什么的,他怎么可能是自愿的啊!”亚衣神经质地发泄着心中的恐惧与委屈,长期以来保守秘密的重压和内心的煎熬已经让她濒临崩溃。

“但他已经吃了人。”

“你闭嘴!!哥哥在那之后都只吃动物的啊!他已经很努力了!!”女孩还在狂乱地吼叫着,死死攥住了自己的头发,“不......不行,我得回去,哥哥还在......”

“你哥哥现在在哪?”

快说啊,说出来的话,一切就都能结束了。

亚衣心中纠结万分,一会儿是哥哥变成鬼后啃食人类的模样,一会儿是还是人类的哥哥手把手教她狩猎的样子。错乱的回忆让她难以做出选择,说出去的话,自己就能轻松了,但是哥哥......与自己相依为命,拼劲全力将自己养大的哥哥,自己又怎么能够亲手推他去死?

黑色的刀刃映入她颤抖着的瞳孔,少年的手没有一丝抖动。

“你见过他吃人的样子,那真的还是你的哥哥吗?”

不要,别说了!

“没有鬼能够抑制吃人的欲望,一旦吃过人类,或早或晚,一定会失去控制。”

不......不是的!他是不同的!!

“......没有例外。与其以那种丑陋的姿态死去,不如在它没有再次伤人前,了结它的痛苦。”

够了。

亚衣抬起头,溢满泪水的眼瞳中满是仇恨:“你什么都不懂。”

不破叹了一口气,抬手劈在了她的后颈处,精准地控制着力道让她昏睡过去。

“这里就拜托您了,请用绳索将她绑起来吧。”他将亚衣交给紫藤花家纹之家的主人,然后动身前往町外的山林。

每天天还没亮就上山劳作的樵夫,是给亚衣的哥哥去送食物的吧?散播附近有熊的传言,也是为了不让村民接近鬼躲藏的地方吧?

看来他们将鬼藏在了山上,不破在山间奔跑,不断寻找着鬼的踪迹。

“嘎——”

无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衔来了一株紫藤花。

“紫藤花?用紫藤花限制住了鬼的活动吗?在哪里?”无量扇着翅膀飞上天空,在前面带路。

不过,还是有些奇怪。亚衣在见到自己的刀之后选择了逃跑,就好像知道日轮刀能够杀死鬼一样。紫藤花也是,普通人会知道鬼害怕紫藤花吗?难道亚衣除了哥哥之外,还遇到了其他与鬼相关的人吗?

随着视野逐渐开阔,不破之前未曾踏足的地方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里是一处隐蔽的山洞,洞口处挂着已经蔫哒哒的紫藤花串,稍微靠近一些,鬼特有的“恶意”出现了。这么稀疏的紫藤花,能够阻挡住一个很久没吃人的鬼吗?

“是在这里啊。”不破抽刀。

他砍断绑着紫藤花串、已经垂落到地上的绳索,然而漆黑的山洞里只有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骸骨,并没有鬼的身影。

“无量!”不破转身冲出山洞,让鎹鸦从天上寻找鬼的踪迹,他则努力观察着鬼留下的细微痕迹,试图辨别鬼离开的方向。今天恰好没有太阳,是个多云的阴天,这种天气的话鬼可以勉强在白天行动。许久没有吃人的鬼应该处于重度饥饿状态,一旦脱离了紫藤花结界,闻到人类血肉的味道一定会失控!

这边!这条路通向山下!

“不妙......”不破深呼吸,利用呼吸法迅速向前追赶鬼的踪迹。

就在他经过林间某处的时候,如同触电般的,他怔愣了一瞬。脚印深深踏入泥土,熟悉的味道、挥之不去的“恶意”的样子,充满恐惧的夜晚、燃烧的房子......无比清晰的记忆闪回,还有那些让他忍不住落泪的悲伤与悔恨填满了不住起伏的胸膛。

火烧起来之前,那个红发的女鬼也在!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哪个方向!?

“千里!千里!跑起来!鬼在向村子,移动!”无量在上空盘旋着催促。

伴随着鎹鸦的催促,那股若隐若现的气息消失了......哪怕只有一瞬间,不破也精准地感知到了来自那个红发女鬼的气息。

“可恶......”确认气息真的完全消失之后,不破继续向山下跑去。

中野町的事件,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如果真的和那个红发女鬼有关......不破看到了鬼的身影。

这里可能是需要甲级队员,甚至是柱来解决的情况了。

【明治秘密传闻】:不破很少叫笼岛绿“母亲”,他一般直呼她的名字“绿”。

作者有话说

第13章 他是不同的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