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14章 没有例外

第14章 没有例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怪、怪物啊!!”

“就是他!被那个臭丫头藏起来的家伙!”

“快逃啊——!”

鬼踉跄着步伐,跌跌撞撞地向村民们聚集的地方冲去。作为鬼来说,它的身体的确太过瘦弱了。

亚衣疯狂地跑着,她是猎人的女儿,身体素质要比普通人好上很多。

绑住自己的人没什么经验,对方不知道要怎么捆绑猎物才不会脱逃,也不知道将她藏在身上的小刀收走。她利用那把小刀割开了绳子,然后向村子里跑去。

今天樵夫进城了,没有人给哥哥送食物。她得赶快回家去,带上所有的东西和哥哥离开这里!

肺好像要被吹破了,嗓子撕裂般地疼痛着。

“哥哥......不要啊——!!”刚刚来到村口,她看见那个被她称作哥哥的人——那个鬼,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被紫藤花阻挡的山洞。明明那个人说过的,只要有紫藤花,哥哥不会离开那里的!

鬼的身影站在了村口。猎鬼人黑色刀刃反射的光芒在亚衣的眼里是如此刺眼,比直视太阳都要难以忍受的光亮刺痛了她的眼睛。

停下了?不破站在稍远处。

那只鬼正在流泪。

身前就是仓皇逃跑的村民,那个穿着破烂的旧衣服,看起来非常虚弱的鬼却停在了原地,默默地流泪。哪怕口中分泌出大量的口水,哪怕它此刻应该饥肠辘辘,它也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动作。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开始犹豫了?手中刀刃的重量压在心头,不破紧盯着鬼的身影。不应该这样。鬼是怯懦又可悲的生物,是为了生存而谎话连篇的生物!不破千里!去砍掉它的头!!

“......不要犹豫。不要后悔。”他喃喃自语。

亚衣听到了猎鬼人的话,这让她升起了一丝希望。她从猎鬼人的身旁窜了出去,避开了不破抓向她的手,张开双臂,以保护者的姿态挡在了哥哥的身前。

“哥哥他是不同的!他已经不吃人了!现在这个状况还不能证明什么吗!?过去的错误,用未来来弥补不行吗!?”

身为人类的妹妹恶狠狠地盯着他,瘦小的身躯仿佛用尽了所有力量一般,以守护者的姿态保护着自己仅剩的家人。身为鬼的哥哥躲在妹妹身后,不知为何流着泪。

眼前这幅荒诞的景象让不破头晕脑胀,似乎曾经也有什么人以鬼的姿态流着泪,看向他。

变成鬼的人,会因为家人的呼唤而保留理性吗?成为鬼之后,还能拥有与人类无二的感情吗?

不破千里。你是猎鬼人,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砍断鬼的脖子。

【不要犹豫,不要后悔。】

但是......真的,不可能吗?真的不会有名为奇迹的事情发生吗?

此刻,乌云散去了一角。阳光透过云层的空洞照射大地,温暖地照耀着每一个生灵。

“啊......啊啊——!!”鬼的皮肤被太阳灼烧着,很快连皮下的血肉都开始烧焦,发出滋滋的蒸汽声。

“哥哥?哥哥!”亚衣回身想去保护哥哥,鬼抓住了她的身体将她举起,躲在了她的身下。

“坚持住啊!一定要坚持住!哥哥——!”亚衣用手帮哥哥阻挡着太阳,哪怕皮肤已经被蒸腾的热气灼伤,她也没有放开手。

兄妹此刻,一上一下,一人一鬼,相互对视着。

这个视角......亚衣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小时候,哥哥也总喜欢用他有力的臂膀将她举起,那时她会很开心地大笑着,要求哥哥再来一次。好想回到小时候啊......哥哥变成鬼的眼睛一点也不好看,声音也不好听。

阳光消失了。

——影之呼吸·一之型。

黑刃擦着尖利的犬齿削去了鬼的脑袋。

只差一点就会咬穿亚衣脖颈的鬼被斩首,失去支撑的身体瘫倒在地。亚衣怔怔地坐在哥哥的尸体上,身下温热的躯体正在化为灰烬不断崩解。

有什么东西崩断了。

“......啊......不要......不要啊!!!”

被巨大悲伤压垮的尖叫声回响在村子上空,原本躲在远处的村民们都赶了回来,对着坐在衣服上哭泣的女孩指指点点。

只差一点,那只鬼的牙齿就会贯穿亚衣的脖子。

“......无量,”不破收起日轮刀,身后是赶来的隐,“我在期待什么样的奇迹啊。为了这个奇迹,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事情。”

鎹鸦安静地站在他的肩膀上,黑色的眼睛映着他的脸庞。

“鬼都是怯懦又可悲的生物。”

晨风吹来紫藤花的香气,吹散女孩紧紧抱在怀中的灰烬,吹起了少年猎鬼人白色的羽织。

“——没有例外。”

远处。

一辆丝毛车缓缓停在了山林间。车的前方没有车夫,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只有半身的女人,女人的下半身已经与车融为了一体。

木格子车壁当中开了一扇窗,窗口提花缎镶边的暗红色帘子微敞,其内端坐着一位美丽的女性。她穿着平安时代色彩繁复的十二单衣,每一层衣物都由半通透的绢纱缝制,红色的丝绢透过层层叠叠的衣裙染成了红枫一样的颜色。

车外的半身女动了动,黑色卷曲的长发盖住了她的身体。

一双美目从桧扇上方露了出来,坐在车内的女子看了一会儿,说道:“真可怜啊~”

印着勾玉家纹的巨大轱辘开始转动,车前的半身女蜷缩了起来,露出深入脖颈骨肉的巨大链条。

伴随着清脆的铃音,丝毛车消失在了山间。

*

处理了亚衣哥哥的意外事件后,不破将这次事件的经过整理了一番,写了封信送给矢吹真羽人。在他砍下鬼的头颅的那一刻,就已经有负责传令的鎹鸦将此处的事件报告给了主公大人。

不破又在中野町停留了一段时间,等到左臂完全恢复之后,离开了这处城镇,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

不过直到他临走时,他都没有再见过亚衣。那个女孩子被隐带走了,不破有询问过隐对方的去向,但负责此事的隐只是说让他放心。

“那个孩子,虽然曾经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人担心了好一阵,但最近精神已经好了很多了。听她说,她有想要加入隐的想法。不做猎鬼人是因为没有下手的决心,成为隐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不过那孩子需要更认真地考核一下……”

那处紫藤花串圈住的山洞旁多了一个小小的坟包,不破离开时带去了紫藤花的种子,他将那些种子栽种在了山洞的周围。

“希望以后的某年,这里能开满紫藤花吧。”少年猎鬼人对着这里拜了拜,转身离开了。

最爱的至亲之人变为鬼,活下来的人不是被挚爱之人吃掉,就是会亲眼看着亲人被斩杀。不论哪种结局,都会让人悲伤到想要不住哀叹。

不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一定会将恶鬼斩杀殆尽,直到自己的心脏不再跳动,直到自己再也握不住日轮刀为止!

“千里!千里!有任务!”无量带来任务的传令,伴随着新的朝阳升起,不破带着日轮刀,踏上了猎鬼之路。

之后的三个月间,不破辗转与东京府各处执行任务,忙得脚不沾地。呼吸法与剑技在一次次实战中被磨炼得更为锋利,影之呼吸的七种型也逐渐打磨完毕。

在路途中他接到过许多人的来信,有些是来自同期们的信件。他和柏山结月花、时国京太郎和石田阳和都保持着联络,如果仔细算算的话,同期间的信件往来还是柏山结月花最先开始的。最开始只是三个人,后来不知何时时国京太郎也加入了进来。他现在正在想办法拜岩柱为师,每天都在通过“重复动作”锻炼自己的集中力,据说还会背着巨石站在火焰中锤炼肉|体,让人直呼“真的假的!?”。

不破遇到过石田阳和的哥哥石田大和。总的来说,兄弟两人的性格都是老好人那一类的,两人的眼睛非常像,不破看到石田大和的第一眼就从他与阳和之间过于相似的眼神猜出了他们的关系。但是石田前辈的责任感更重一些,对于跟随自己的下级队员也有些过度保护,这让不破有些不适应,但好在任务还是顺利地完成了。

他的刀在斩鬼的过程中出现了卷刃,他趁着回到蝶屋休息的时候准备给铁广原先生写一封信。

“诶?千里先生还不知道吗?”小纪为难地看着他。

“嗯?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这个......”小纪的神情有些纠结,这让不破悬起了心。

“就是,铁广原先生,”女孩最终去取来了一封信,“他一个月前病逝了,因为很突然所以没能留下遗言,刀匠村的村长铁珍大人托人送来了一封信,拜托我们等你需要换刀的时候交给你。”

铁广原先生过世了?

不破想起那个在小荒山的山坡上玩雪的戴着火男面具的男人。

“千里先生,还请不要伤心......有可能的话,去刀匠村看看吧。铁广原先生的孩子还没到能够独立生活的年纪,现在寄养在了叔叔家。”小纪将信件放在不破的手里。

铁广原先生的孩子是叫......小铁。

“我知道了。”他应了下来。

信件上的内容只有寥寥数语,刀匠村已经为他安排的新的刀匠,如果他需要换刀的话,会在十到十五天内将刀送去。

不破一边执行任务,一边等待新刀的到来,十五天很快就过去了。

二十天过去了。

一个月。

“不不不,这怎么想都不对劲吧!?已经一个月了啊!真的还会有刀送过来吗!?”已经通过最终选拔,拿到自己特制日轮刀的宇髄天元盘腿坐在蝶屋的病床上,床边是他的三个老婆,边啃饭团边吐槽道。

“嚼嚼嚼......不知道呢,按理说半个月前就应该到了,难道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故吗?”不破蹭了宇髄天元的午饭,雏鹤她们多做了一些,“再这样下去刀真的会断掉啊!要不然还是亲自去一趟吧?会不会太麻烦隐的人了?”

刀匠村的位置非常隐秘,没有队员知道具体位置。每次前往刀匠村都会由不同的隐带路,将路线分为一小段一小段的,每段路线都会更换隐和带路的鎹鸦,这样就保证了刀匠村的位置不会暴露出去。

“哼,你加油吧!”宇髄天元躺在床上幸灾乐祸地睡着了。

难办啊。如果明天刀还没来的话,就拜托无量帮忙申请去一趟刀匠村吧。

第二天一早,不破照例在蝶屋的庭院里练习,在经过大门的时候,瞥到了一团麻布样的东西摊在了蝶屋的门口。

“早上好,千里先生!诶,门口有什么东西吗?”小薰和美树推着早餐车从不破身旁经过,同样看到了躺在蝶屋门前的不明物体。

“那是......?”小薰走到门口看着那一团灰仆仆的东西。

美树拿起一根小树枝戳了戳。

不明物体动了动。

“哇啊啊!动了!!”

诶!?原来不是用麻袋装的垃圾吗!?这是人吗!?

脏成一团麻布的茶羽织下颤颤巍巍地伸出了一只手。一张饿到瘦脱相的脸抬了起来:“在下......在下来找......不破千里......噗呃!”

“啊啊啊!死掉了!!”小薰和美树大叫道。

不破阻止道:“不不不!还是赶快抢救一下吧!!”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晕倒在蝶屋门口的人被七手八脚地抬回了病床上。

“这人怎么回事儿?”宇髄天元指着霸占了不破床位的人问道。

“他带着这个,”不破举起了一个装着日轮刀的刀匣,“大概是我失踪了半个月的新刀匠吧。但是,没有看到火男面具呢。”

有花海夏回来之后为这位刀匠检查了一下,脱下听诊器后她摆了摆手说:“饿晕的,等他醒来让他吃点东西吧。”

“饿的?”不破和小纪、小薰、美树围在床边,三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相约着去给病床上的刀匠做白粥,不破继续在庭院里挥刀。

在森林里迷路十多天的铁齿被白粥的香气吸引,咕噜咕噜叫着的肚子催促他赶快起来奔向香喷喷的米粥,但因为饿了太久浑身没有力气,所以只能勉强睁开了眼睛。

“哦!这家伙醒了啊!喂不破!”耳边有个声音很大的家伙在吵吵嚷嚷的,铁齿把头扭向香气传来的方向。

是食物!哪怕是白粥,在他眼里也如山珍海味般让人垂涎欲滴。

有另一道声音说:“他醒了?谢谢你了天元。”

谁都好,快让我吃点东西!

“千里先生对不起,我和小薰她们实在走不开,只能拜托千里先生照顾他了。”小纪急急忙忙地将粥碗和汤匙放到了不破手里,就去帮有花海夏照顾其他的病人了。

不破端着碗,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铁齿和这个黑色头发还编着小麻花辫的少年面面相觑。

不破盛了一勺粥。

“不吃吗?”他把勺子放到了刀匠的嘴边。

“在下、在下自己......噗唔!”

不破把满满一勺子粥怼进了他的嘴里:“快吃吧,你应该饿得动不了吧?”

“呃唔唔唔唔——”你这家伙,动作也太粗暴了!直到铁齿摇头摆手连连拒绝之后,这个可恶的麻花辫才将空碗放到一旁。

“咳咳咳......感谢您的救命之恩,麻花辫先生。在下名为铁齿,请问不破......”

“我就是不破千里,铁齿先生,您就是我的新刀匠吗?而且铁齿先生,你为什么会饿晕在蝶屋门口呢?”

“咦诶!!”不破看着他的新刀匠先生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总感觉问到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了啊。迷路了?路费被偷了?可是落在铁齿先生身边的钱袋虽然瘪瘪的,但还没有到付不起房费的地步。

“难道说,”不破摸着下巴,“铁齿先生是个路痴吗?”

“唔嘿!!在......在下不过是被沿途的风景吸引了,稍微、稍微停留了一段时间而已!”

不破正色道:“那可真是个大问题!”

“咻!在下说了不过是欣赏沿途风景而已!”

真吵闹哇......还有那些奇怪的语气词是用来表达什么意思的?都这样子了不破那家伙还能很他好好对话,真是了不得啊!宇髄天元不理解,所以他逃离了病房去找自己的老婆们。

铁齿先生虽然有着奇怪的口癖,但他的确是一位出色的刀匠。他也是为不破的同期石田阳和以及他的兄长石田大和打造日轮刀的刀匠。为了防止铁齿先生下次再在森林中迷路,不破和他商量如果有需要当面传达的事情的话,自己会去刀匠村找他。

“呼呼!这可真是太感谢您了!”在蝶屋住了一周、已经完全和不破混熟了的铁齿先生重新戴上了因为瘦脱相而没办法好好挂在脸上的火男面具,挥着手在隐的指引下回村了。

“希望他能够顺利回到村子。”不破看着铁齿远去的背影,真心实意地祈祷道。

铁齿先生为他打造的日轮刀比铁广原先生锻造的刀更加轻薄一些,但两把刀都是一样的坚韧,就像锻造他们的人一般。铁齿带走了不破那柄卷刃的刀,说是要好好研究一番,这样才能打造出更适合不破的刀。

宇髄天元是为了救下被鬼挟持的老人才伤到了腿,不过他有着连有花海夏都啧啧称奇的健硕身躯,加上呼吸法的辅助作用,伤处很快就长好了。

先后来到蝶屋的不破和宇髄天元在同一天出院,宇髄天元向东去,而不破则准备回到青竹居。

“矢吹先生最近空闲比较多,他也有意让我回去接受指导。”不破和宇髄天元等人在蝶屋门前分别。

“继子的待遇真好啊,连我都有些羡慕了,能够得到柱的亲自指导什么的。不破,下次,”宇髄天元护额上垂下的宝石闪闪发亮,他扬起头笑着指了指自己,“下次,我可不会再给你耍帅的机会了!”

不破笑道:“嗯!一起加油吧,天元!”

黑发少年走远后,雏鹤跟宇髄天元说:“天元大人,真的很喜欢不破君啊。”

前忍者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这个说法好恶心!”

“哼哼,这就是那个吧!那个!”莳绪凑过来搂住雏鹤的手臂说道。

“嘿诶!?什么什么?莳绪姐,雏鹤姐,到底是什么啊!?”

“呵呵,是朋友吧!”雏鹤轻笑。

“哇,感觉鸡皮疙瘩起来了......”宇髄天元抖了抖身子。

“哈啊!是朋友吗!?”年龄尚小的须磨跳了起来,“是朋友呢!真好哇!”

“喂!你们几个!”

“哈哈哈哈!”

宇髄天元看着妻子们开心的笑颜,最终还是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朋友吗?真是跟忍者这一行当完全不搭的词语啊,是在忍者的世界会被嘲笑的天真词汇,但总觉得——

“......哼,勉强还算华丽。”

【明治秘密传闻】:不破千里已经学会自己坐电车了。

下卷!揭示过去之章,堂堂开启!记忆中的赤红恶鬼,究竟是——!?

作者有话说

第14章 没有例外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