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鬼灭]千里 > 第18章 决心

第18章 决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要去的青森县是日本最大的苹果产地呢,据说那里还有最古老的苹果树。水产品也很丰富,像是墨鱼、银鱼、扇贝之类的,我们路过的时候可以吃一顿海鲜大餐了!”柏山结月花拍着手,试图激起同行男孩们的兴致:“现在正是‘红玉’苹果的丰收季哦,这种苹果酸味明显,非常适合做成苹果派!”

“......别跟俺说话了......”时国京太郎捂着嘴,双目无神,脸色发青,俨然一副已经快要不行了的样子。

“......为什么是香菇饭......活不下去了......让我跑着去吧......”不破瘫倒在座位上,口中冒出了类似于幽灵一样的东西。

时国京太郎——意外的晕各种交通工具,包括但不限于轮船、马车、电车、自行车(这个单纯是因为他不会骑)等等。

不破千里——与任何带香菇的食物不共戴天。

“俺小时候连牛车都没坐过......唔呕......”

“早知道上车之前买点牛肉便当了......”

柏山结月花看着座位上东倒西歪的两个人,叹了口气:“坚持一下吧,男孩们。我们还有十个小时哦!”

总而言之,在这煎熬的十个小时过去后,双脚踏上坚实的土地,闻到了站台便当的味道,不破和时国京太郎同时冲下了车,一东一西,各自奔向期待已久的地方。

柏山结月花抱着长长的布包,踏上了青森县的土地。深秋的清风吹动了她的长发,她伸手将耳旁捣乱的碎发撩起至耳后。

“嗯,风吹的很舒服啊。任务完成后,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进行一次‘红叶狩’呢。”

“红叶狩?”捧着心心念念的牛肉便当,不破和刚去厕所吐完、饥肠辘辘的时国京太郎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回到站台上。

“十和田市的茑七沼,现在的枫叶正红哦。据说整个山峦都被染成红色,如同镜面一样的湖水也是火红色的,这样绝美的景色被也称为‘茑沼朝烧’,日出的时候最好看。”柏山结月花看上去非常心动。

“俺才不去。”时国京太郎往嘴巴里扒着牛肉便当。

“嘁,小气鬼京太郎!”

不破叼着塑料勺子:“如果没有任务的话......”

无量盘旋着落到了不破的肩膀上:“结月花!京太郎!千里!前往紫藤花家纹之家!”

三人停下了对话,柏山结月花将旅游地图收回了怀里,一起跟随鎹鸦离开了车站。

在他们身后,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的男性看着他们的背影停下了脚步。

“幸治,发生什么事了吗?”他身边穿着鹅黄色振袖的少女温婉清丽,不解地看向自己的丈夫。

“......不,没什么,我们走吧,丽子。你不是很想看红叶吗?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说不定能看见‘茑沼朝烧’呢。”

丽子捂着嘴轻笑:“也多亏了你,我一个人可没时间出远门。”

男性无奈道:“你是太用功了,哪有人一年四季待在学校的啊,你的导师也劝过你吧......”

二人挽着手,随着出站人流的方向一起离开了。

鎹鸦引着不破三人来到了十和田市的紫藤花家纹之家。青森县位于本州岛的最北端,比起东京府之类的城市,这里显得更为安静和朴素。没有在街道上穿行的有轨电车,听不见汽车的鸣笛声,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安宁和悠闲的表情。

“诶?京太郎是八户人吗?那岂不是离家很近了!”紫藤花家纹之家的主人为三人准备了晚饭,有炸的酥脆的苹果天妇罗、美味的雪蟹腿,还有寿司。

“八户市的种差海岸,草原一直延伸到海岸线边,是难得一见的场景呢!”

不破瞪大眼睛:“结月花,你是旅行达人吗!”

“是兴趣啦!”柏山结月花摆着手笑,“等我老到挥不动刀了就去旅行,这是我的梦想。”

时国京太郎托着下巴默默吃东西。

这次是少见的组队进行的任务,根据隐和其他鬼杀队队员的情报,在十和田湖的周围有鬼出没。召集三名继子同时执行的任务,当然不会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击杀的鬼。根据情报所示,在十和田湖出没的鬼有着红色的头发。

“你在想什么?千里君?”柏山结月花的声音将不破陷入回忆的精神拉了回来,她指了指不破手上保养到一半的刀,问道:“真少见呐,什么事情能让你如此出神?”

擦去刀刃上的血迹与尘土,凃拭刀油,反复按擦直至刀刃微微发热。每天的保养就像时国京太郎跟随岩柱学习的用“重复动作”来提高集中力相似,大量机械性的重复动作能够让不破安下心来。

擦过油后在灯光下如明镜般光滑的刀刃映出不破的脸。

那个红发的鬼,是下弦之六。根据鎹鸦们送回的情报,在某一次偶遇那只鬼进食的场景时,鎹鸦看见了刻着“下陆”二字的眼球。虽然排在十二鬼月的末位,但它体内鬼舞辻无惨的血液浓度依然远超于一般的鬼。强大,而且未知。

本来有关十二鬼月的讨伐一直都会交由柱来处理,只可惜现在的鬼杀队依旧处于人手严重不足、队士的质量也在渐渐下滑的状态,哪怕将最终选拔的间隔缩短到一年一次,能够派遣出的即战力也少之又少。

风柱矢吹真羽人领命前往讨伐下弦之四,名为零余子的下弦之鬼擅长逃窜与藏匿身形,抓住它露出马脚的机会来之不易,且它又恰巧出现在了矢吹真羽人的辖区范围内,自然而然地前去追捕像泥鳅一样滑溜的零余子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其他的柱们也都繁忙地出任务,清扫辖区中出现的恶鬼,最终青森县十和田湖的任务就交给了众位柱的继子们。

“俺听说,只要杀了下弦之鬼,就有成为柱的资格。”在等待其他鬼杀队队员陆续集结的时间里,时国京太郎学着不破的样子保养起了他的宽刃日轮刀。大大咧咧地“借”走了不破的工具,用柔软的皮革反复擦拭刀刃的时国京太郎突然说道。

“啊,是有这样的说法来着。怎么,京太郎想成为柱吗?”柏山结月花趁着日落前出门买好了各种与苹果有关的伴手礼,有苹果制成的脆片以及口感奇特的烤苹果,寄放在紫藤花家纹之家。她刚刚推门进来就听到时国京太郎说起成为柱的条件,于是好奇问道。

“那不是当然的吗?”时国京太郎理直气壮地说道,“柱的工资可是无限啊!”

“噗噗!”

“......喂!你烦死了不许笑!等有了无限的工资,俺就可以把家里人接到城里去。”时国京太郎停下手中的动作,认真道。

“不会住在荒郊野外,有通电的电灯,弟弟妹妹们可以去上学,不用担心夜晚有野兽闯进来。这不是挺好的吗?”

柏山结月花眨了眨眼睛:“我向你道歉,京太郎。抱歉。”

“哈?你道什么歉?”

时国京太郎的家在八户市的远郊,隔壁不远就是种差海岸,壮美的草原一直延伸至海岸线旁,每年都会吸引无数游客来此观光游览。他的家就在一旁的山坡上,弟弟妹妹们依靠捡拾海鲜补贴家用,小小的年纪就俨然一副大人当家的样子。他曾经依靠给观光客背包赚些钱,但随着弟弟妹妹们逐渐长大,很快那些钱就不够用了。

茅屋距离市区太远了,光靠给别人背行李赚来的钱根本负担不起靠近镇子的地方的房租,景区开发商的人也老来骚扰他们,给出的搬迁补偿款少到令人发指。贫困潦倒的时候,他们只能去吃从海里捞上来的海菜。他的故乡的确很美,但就像玫瑰一样带着尖刺,美得不可方物,却也让他无从下手。

时国京太郎知道,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宠爱”着自己,也许是因为父母早逝,弟弟妹妹们记事起就是兄长在照顾他们,他们也发自内心地爱着他们的兄长。自己碗里的饭菜永远是最多的,中午的午饭永远是好吃的海苔饭团,剩下的米却连一碗浓稠的粥都做不出来。

他常常感谢父母,虽然他们的渔场在死后就被夺走,但至少留给了他一副健壮的好身体。所以他才能和游荡至此的鬼搏斗至天明,直到升起的日轮将恶鬼烧成了灰烬。

加入鬼杀队之后,依靠工资,时国京太郎可以让弟弟妹妹们搬离海岸的破房子,住进温暖的镇子里。现在他们每天都能吃到米饭,还可以做很多很多海苔饭团。接下来的目标就是让弟弟妹妹们搬进大城市,去读书,去学习洋文。

他们的未来是快乐且幸福的,而时国京太郎会保护他们远离恶鬼。这是他对弟弟妹妹们的“宠爱”,是他身为长子的责任。

“千里君呢?为什么会加入鬼杀队?”

“这个啊,”不破将保养完毕的日轮刀收回刀鞘,他的同期们或目光灼灼,或漫不经心地盯着他,他思索了片刻,说道,“因为,活下来了吧。”

因为活下来了,所以遇见了矢吹先生,遇见了鬼杀队的大家。想要回报也好,想要像矢吹先生一样保护他人,又或者继续为了达成那个约定,这些复杂又简单的理由推动着不破来到了现在。

“哼,那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啊?”时国京太郎心直口快,但并非什么粗神经的榆木疙瘩。相反,他对人情绪上的变化可谓是明察秋毫。

“就是这个理由哦,京太郎。”

“才不是吧?”

“……为什么这么说?”

时国京太郎凑近跪坐在矮桌旁的不破,食指点了点他的胸膛,用力将衣服戳出一个凹痕:“听听你自己的心。”

嗯,奇怪的对话展开了。柏山结月花在阻止他们两个无意义地相互反驳和安安静静待在一边听八卦之间犹豫了一瞬,倒戈向了人类最本质的美好品德——听八卦。

咚咚。

心跳声随着时国京太郎的指尖用力而不断放大,不破盯着自己的刀。

咚咚。咚!

燃烧的房间,微笑的少女,痛到麻木也不敢松开的手指,被溅起的血滴晕染出了一朵朵红梅的胸口。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啪!

时国京太郎收回了被打开的手,泛起红色的皮肤说明了刚才这一下用的力量并不小。

不破攥着胸口的衣服,直到布料全都皱缩成了一团,垂着头,整张脸隐没在阴影里。

不能去想,不敢去想。仿佛要把整个心脏点燃的愤怒在他心底燃烧着,那些记忆,那些房子、红发、火焰、微笑、鲜血是一个个助燃剂,丢进他心里,将整个胸膛炸的粉碎。

时国京太郎托腮大大咧咧地坐了回去,嗤笑道:“这不是挺好的表情吗?”

“京太郎,别说了!”

“嘁,这家伙状态不对,俺是怕之后的任务他拖后腿啊!”

“你快闭嘴吧!”柏山结月花将一颗苹果塞进了时国京太郎的嘴里堵住了他的话。不过,她没有反驳时国京太郎关于不破千里状态不对的说法。像是被人狠狠冒犯了的少年跪坐在原地,柏山结月花温润的眼眸悄悄看向了满脸怒意而不自知的不破,想起了鳞泷左近次曾经和自己说起的事情。

【那个孩子,一直都在生气啊。】

【生气?千里君吗?】

【我能闻得到,】鳞泷左近次拨了拨快要烧尽的炭火,红色的天狗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柏山结月花只能听他说下去,【愤怒、悲伤、怀疑。那个孩子似乎被某个问题困住了,就像哪怕知道答案却也不愿意相信一样。】

【不愿意接受某种事实......的意思吗?但是从他的刀法上,我感觉不到一点迷茫?】

【......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他非常地坚定,挥下的刀刃也没有一丝犹豫。他的内心并没有任何动摇。】

【确实,很奇怪啊。】

不破深吸了几口气,终于收敛了表情。他站起身对时国京太郎说:“抱歉,是我的错。”

嘴里啃着苹果的时国京太郎挑眉。

“我因为运气好才活了下来,有幸遇到了矢吹先生和若松师父,还有你们。我不会忘的,”那些愤怒,那些仇恨,那些回忆,“我会将恶鬼斩尽,唯独这一点决心从未动摇!”

活下来了,想要回报保护他的人,想要保护他能保护的生命,以及深藏在不破内心深处、从未熄灭的对恶鬼的仇恨,这些才是他挥刀的理由,也是他追求更强大的力量的源头。

......红色头发的恶鬼,这次我一定会将你——!

“哈!这是俺想说的才对!”时国京太郎跳了起来,和不破面对面喊道。

从不动摇的决心......吗?柏山结月花坐在一旁,看着和时国京太郎争吵起谁会先成为柱的不破千里。

“千里君还真是,好厉害啊。”她无意识地发出了赞叹。

“哈!?俺才不会输给这个小麻花辫!”

“哈哈哈,京太郎也很厉害哦!”

时国京太郎突然顿住了,不破发现他的耳朵居然泛起了红色。

“哦呀,你们两个,”他摩挲着下巴,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打了个响指,“难道说是‘那个’吗!?”

“嗯?‘那个’是哪个?”浑身肌肉的时国京太郎转过头来问。

“咳咳......”柏山结月花甩开头低声咳嗽。

“京太郎,就是‘那个’,‘那个’呀!”

“所以说!‘那个’是哪个啊混蛋麻花辫!你给俺把话说清楚!”时国京太郎张牙舞爪地冲了过来,揪着不破的麻花辫把他甩来甩去地喊道。

“京太郎大笨蛋。”柏山结月花微不可闻地骂道。

“快松手!别这样!要秃了!!”不破推着时国京太郎的脸往外用力,试图拯救自己可怜的头发。

笃笃。

敲门声让屋内的打闹告一段落,不破说:“请进。”

门外是紫藤花家纹之家的主人,身后还跟着几名鬼杀队的队员。其中一人就是曾与不破一同出过任务的石田大和,他是不破的同期石田阳和的哥哥。

“石田前辈!”不破起身来到门口。

石田大和跟石田阳和一样,都是水之呼吸的使用者,比不破他们要大上五六岁,已经是甲级队员了。这次的任务由他带队,跟在他身后的是其他任务的参与者。

“不破,好久不见了。”石田大和为三人介绍了其他队员,还有一些人明早抵达。

“初步的计划是明晚分组在十和田湖的周围寻找鬼的踪迹,如果有发现的话不要交战,通过鎹鸦通知大家集合。今晚可以自由活动,一定注意安全。”

石田大和作为领头者还有其他事物要吩咐隐,随他一同前来的队员们似乎是同期,和不破等人打过招呼之后就进入了隔壁的房间,没有与他们交谈的意思。这并非难以理解的事情,大家多多少少都有所听闻,这次的讨伐对象很可能是十二鬼月,哪怕只是排名最后的下弦之六,也要比普通鬼的能力要高出许多。

在面对很可能有去无回的战斗前,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缓解气氛。

“......哼,畏手畏脚的,真叫人不爽。”时国京太郎哐地一下坐回地上,百无聊赖地继续吃着苹果。

房间里的三人全都掌握了全集中·常中的状态,五感要比普通队员强上不少,所以哪怕有一墙之隔,隔壁人说话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石田又来了,发现鬼的踪迹不许交战,万一鬼跑了怎么办?”

“那不是正好嘛,那可是十二鬼月,真的会死啊!”

“不彻底讨伐的话,我们岂不是一直要待在这里了?”

“拖到柱来不就好了。”

“也是呢!隔壁那三个人,全都是继子吧?气势真是惊人啊,而且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

“我只是想多拿点工资而已,跟他们那种每天喊着仇啊、恨啊之类的小鬼还是有点差距的。”

不破起身将刀别入腰间,拉开了障子门对时国京太郎和柏山结月花说:“要出去走走吗?”

“正好,俺也想出去透透气!”两人迅速跟上,离开了紫藤花家纹之家。

十和田市的街道上人很少,行人们慢悠悠地走着,到处散发着一种安然悠闲的感觉。街道两旁有一些剧院和和果子店,偶尔有提着菜篮的菜农和他们擦肩而过。前方的人忽然多了一些,热闹的声响也传了过来。

“前面有什么表演吗?”三人走在人群外围,透过人头的缝隙向里看着。

“好像是茶馆里有人在弹三味线。”柏山结月花将手搭在眉毛上,伸着脖子说。

不破看了两眼便兴致缺缺地移开了目光。

象牙制成的拨子拨弄着琴弦,弹奏出清幽而纯净的音符,路人无不为之驻足,侧耳倾听。不破低头向前走,拥挤的人流逐渐将他和身后的二人隔开。过于敏锐的五感让他不太适应人多的地方,可是现在人声越多,他反而进入了一种非常清净的状态。耳朵能够接收周围的声音,但仿佛有一层薄膜将他的大脑与周围分隔开来,产生了一种异样的脱离感。

违和感。

有哪里不对劲......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藏了起来。

晚归的人或是外出散步的人们都穿着浴衣,一抹枫红闯入了不破五彩斑斓的世界里。

白皙的脖颈从微微外翻的衣领处露出,黝黑的长发被柔顺地挽向一侧。她小步地走着,木屐轻敲着地面,发出哒哒的声响。

不破死死盯着眼前的身影,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她的头向左边微微侧着,这是因为他们出行时,不破总爱站在她的左侧,而她也会侧着头笑着同他讲话。肩膀放松地垂着,略带肉感的颈窝靠上去,总能闻到一股木槿花一样甜甜的香味。那双手会抚摸着埋首在她怀里撒娇的人的头发,然后轻轻叹道:“没办法呢,千里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周围的人挤占了视野中的身影,不破没有半分犹豫,扒开挡路的人群向前跑去,心脏撞得肋骨生疼。那个背影,那个与他日夜相处,互托终身的人......转过来,快转过身来啊!

——“槿!!!”

【明治秘密传闻】:时国京太郎的鎹鸦叫三千里,很能飞,是鎹鸦中的老大哥。

作者有话说

第18章 决心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