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捡个杀手做护卫 > 第1章 缘起

第1章 缘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残月当空,枯叶悬枝,京城一派静穆肃杀之气。凛冽秋风扯下最后几片枯叶,携着乌云打着卷儿飞向夜空,轻易便遮住细小弦月,最后一丝月华消失刹那,宰相府邸突然惊声四起。

火光与人声先是星星点点,然后连成一片。

“走水了!快救火!”家仆疾呼,众人顿时惊慌失措,宰相府乱作一团。宰相赵显德一袭寝衣,虽衣衫不整,却仍沉稳指挥众人灭火。

然,今夜注定不得安宁。凌乱的脚步声中,几道黑影如鬼魅般没入府中,霎时间刀光血影,所过之处无人生还。

赵显德方护妻女从地道逃脱,便被黑影团团围住,为首黑衣人眼神锐利地盯着赵显德,似是在警惕这素以足智多谋为人称道的国之重臣,确认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后,为首之人出声:“你可还有何要交代的。”声音粗哑鬼魅,如沙漠毒蛇吐信。那人嘱咐一定要将宰相最后遗言带回给他。

他看着面前的赵显德,对方虽面容狼狈不堪,却仍挺直脊梁,铿锵有力道:“吾虽将死,但万千有吾之志者生生不息,尹兆竖子且待!”说完便捏紧拳头闭目接受命运。

为首之人面无表情挥剑,宰相身躯缓缓倒下,大月一代忠良宰相,就此殒命。

“大人,未曾寻到宰相妻女踪迹。”一黑衣人拱手禀告。

“回去领罚。”首领语气冷淡,两个妇孺,想必也翻不出什么风浪。“全烧了吧,做干净些。”

他身旁的黑衣人瞬间四散开来,不消片刻,宰相府便燃起熊熊大火,饥饿的火焰整整吞噬了一夜,一直持续到晨光熹微,诡异的是这一夜竟无一人发现宰相府发生的惨案。直到阳光照透废墟,京城才后知后觉悲剧发生,一片愕然。

~~~~~~

三年后。

大月边陲小城,黄沙漫天,道边酒肆门柱上的暗红色绸布在风中猎猎翻腾。酒肆主人一边招揽生意,一边挥着汗巾扑走烙饼上的沙尘蝇虫,如果不这样做,本就辨不清颜色的烙饼很快便会裹上厚厚一层沙土。

即便如此,在如今乱世,这依旧是很多人眼中难得的美味。

路旁瘦巴巴的野狗眼冒绿光地看着这边,趁酒肆主人不备跳上石台叼起台面上的烙饼便夹尾逃窜,酒肆主人发现时为时已晚,只能在其后暴怒叫骂狗娘养的。

野狗寻了一处隐蔽巷子,正欲大快朵颐,面前却投下一道阴影,它护食地低声龇牙,面前的阴影却丝毫不退让,还上前一步欲犬口夺食,一人一狗瞬间厮打在一起。

似乎过了很久,野狗夹着尾巴窜出巷子,紧接着一个瘦弱的小身板也一瘸一拐地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她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身上的衣衫破破烂烂缠裹在身上,勉强遮蔽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方才的恶斗中她又添新伤,但她却面带笑意,心满意足地捧着裹满黄泥的饼子,眼神明亮,今天娘亲不用饿肚子了。

她忍着伤痛快步离开,一路上强忍饥饿,小心地擦拭饼上脏污,珍惜地吃掉了沾上黄泥的外皮。

她的目的地是一处破败的土屋。

轻轻推开摇摇欲坠的木门,温热的药香混着血腥味儿扑鼻而来,她早就习以为常,低声唤着床上薄薄的女人:“娘亲,起来吃点东西吧。”

无人回应,她面色大变,慌忙上前俯首,待感受到床上面容枯槁的妇人仍有着微弱的呼吸后才放下心来,她摇了摇对方,妇人终于费力地抬起了乌青的眼皮:“薇儿,你,你回来了。”妇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带着昔日的温婉。

赵明薇咽下喉间涩意,亦强挤出一丝笑意,“嗯,娘亲,你看,今天有烙饼吃!”她捧起手中烙饼,稚嫩双手上深可见骨的咬伤瞬间刺入妇人眼中,妇人呼吸急促起来,“薇儿,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咳!咳咳!噗——”妇人一时急火攻心,剧烈咳嗽后一口鲜血吐在烙饼上,晕了过去。

“娘亲!娘亲!”赵明薇扔下烙饼摇晃着她的娘亲,曾经尊贵柔婉的宰相夫人,周华年。

自三年前灭门后,她和娘亲便按照父亲之意一路逃往大月边境,“国师尹兆为人阴狠,他既已动手,所有亲朋便皆不可投奔,往边境逃,远离京城,越远越好。”

可怜宰相一世忠良正直却早早殒命,不知国师在其死后向皇帝进言,停止了边境通商,边境早不复昔日繁荣,甚至滋扰不断。两年前,周华年赵明薇母女二人落脚边境,日子困顿,一开始还能靠周华年做些女工挣钱糊口,可她毕竟曾是身娇体弱的闺阁女子,生活巨变和连日逃亡的压力还是击垮了她,她一病不起,养家的重担便落在了年仅八岁的赵明薇身上。

可一个幼童又能如何,没人会找这么小的孩子做帮工,很快她们便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能靠赵明薇乞讨维生,镇上好心的医师见她们娘两可怜,会施舍一些草药和粮食给她们,赵明薇也会去寻一些草药换点食物。可天有不测风云,前些日子医师家中竟遭歹人劫掠,医师不幸身亡,母女二人的命运再度飘摇起来。

昔日千娇百宠长大的宰相千金,如今却身处破屋,衣不蔽体。年幼的赵明薇已经不会再为自己的境遇感到悲伤,自逃亡开始,困难便接踵而至,她早已明白在现实的捶打面前要想活命便只能咬牙顶上去,即使面对野狗的獠牙,她也能挥舞拳头迎着撕咬抢下脏污的烙饼。

总有一天,等她长大,她不会再让娘亲病痛却无药可医,不会再让自己和娘亲饿肚子。她要活着,向国师尹兆复仇!

赵明薇很快便强稳下心神,家中还有当初医师留下的最后两幅草药,赵明薇熟练地煎药,期间还将烙饼咬碎喂给娘亲,喂完饭食和药后,她掖好娘亲的被角,临走前她犹豫片刻,从床脚取出一个干净得不像该出现在这个屋子里的木盒,将其中物品捏在手心出了门。

医师去世,当务之急是找到人为娘亲看病开药。

她来到小镇的当铺,想要当掉从木盒中取出的东西。那是娘亲一直放在身边的定情玉佩,即使是在母女二人生活最艰难的时候,娘亲也不愿当掉这枚玉佩,玉佩已是她的精神支撑,可如今别无他法。

赵明薇因营养不良身材矮小,才堪堪长过当铺的柜台。她将玉佩放在当铺柜面上,掌柜端起玉佩仔细端详,又抬眸扫了眼赵明薇,绿豆般的小眼中闪着精明的光。

“小子,你这玉佩哪儿来的,看样子不像是你的,不会是偷来的吧。”掌柜似是狐疑不决,“偷来的东西本铺不收,招惹祸端,最近镇上可是愈发不太平了。”

“这不是偷来的!是我娘亲的。”赵明薇毕竟年幼,沉不住气解释,对方这才听出赵明薇是个女孩。“小丫头,即使这玉佩不是偷来的,在这小镇也难找到买主,这玉佩瞧着是块合玉的半块,这半块儿玉可不值钱咯,我最多给你这个数。”

掌柜伸出五根手指,在赵明薇眼前晃了晃。

“五两银子?”赵明薇觉得可以考虑。

“五文。”

五文?!一个烧饼都要两文钱。

“我不卖了!”赵明薇想要拿回玉佩,可对方却突然变了副嘴脸,“五十文!这是最高了。不然我便报官,让官府判判你这玉佩的来历。”

听到报官赵明薇慌了心神,她被官府抓了,娘亲无人照顾可怎么办?被国师尹兆发现她和娘亲的踪迹怎么办。五十文,五十文哪里够给娘亲看病?!

“你这黑心掌柜狮子大开口想讹小姑娘玉佩便罢,竟然还以报官威胁,真是欺人太甚。方才的事我都看到了,报官?好啊,那便让官府说说夺人财物该处何刑!让大家都知道你这当铺是个黑店!”一个少女的声音从赵明薇身后传来,她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白衣,面料不俗,不像这边陲小镇中人,此时正对着掌柜怒目而视。

见来人衣着,掌柜不愿招惹麻烦,低啐一声“晦气”便将玉佩丢给赵明薇,玉佩磕在桌角,发出“铛”的声响,赵明薇心疼地收起玉佩,向少女道谢后便要离开。

谁知那少女追了上来,关切问道:“小妹妹,你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么?”

赵明薇看对方眼中关心不似作伪,想到对方方才相助,便将娘亲病重无钱买药一事和盘托出。

少女闻言沉吟片刻道,“遇到我你算找对人了,我奉师命出来寻一味药材,现在正要回去,你可带你娘亲随我一道,我学艺不精不敢随便替人诊治,但我师父若是与你们有缘,也许会愿意免费接诊。”

赵明薇的眼神瞬间亮了。

少女名叫杨琼,据她所说,她的师父是名隐士,医术高明。

是不是医者都是如此好心?带着娘亲坐在少女找来的板车上,赵明薇一时感慨,那个惨死的小镇医师,他甚至从未告知她们他的姓名,不求回报地接济了来历不明的赵明薇母女二人,可惜好人不长命。

骡子拉着板车七扭八歪地绕了很久,她们在天黑前终于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密林。因树木遮挡这里并无黄沙,其间隐约可见一处幽居,篱笆围成的院落内整齐栽种着各种草药,几个联排木屋错落有致,最中间的木屋甚至修建出了二层小楼,典雅别致。

“就是这儿了。”少女跳下板车。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