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捡个杀手做护卫 > 第4章 交换

第4章 交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不用紧张,我是医师,这是在为你诊治。”赵明薇被对方颜色略浅的眼睛注视着,嘴上说着让对方不要紧张,但好像此刻更紧张的反而是她自己。

男人深深注视了眼赵明薇,似乎要透过她的身体直接看透她的灵魂,确认她话中真伪。

赵明薇心中升起些紧张,对方的眼神有些像边境沙漠中会出现的灰狼欲捕食猎物时前那样,专注安静,背后却暗藏危险。

赵明薇想到自己护身用的匕首好像落在了矮院墙处,后背慢慢渗出些冷汗。明明对方伤势如此之重,别说伤人,恐怕他现在连起身都费劲,但赵明薇还是从对方的眼神看出,如果他想,他一定有粉碎眼前任何人的能力。

“多谢。”男人的声音有些干哑,他终于收回了视线,勉强使力将身子向赵明薇的方向侧了侧,允许了赵明薇替他看诊。赵明薇暗自松了口气,继续拉过男人的右手。

手指搭在对方脉上时,方才的紧张心境便很快消弭无踪了,此刻她所在乎的就只有手下缓缓搏动的脉搏。

手指加重了些力道,往更深的脉象摸去,她不自觉地严肃了神情,又闭上眼感受。这是与方才在另一只手腕处摸到的奇怪脉象别无二致的紊乱跳动。如果将男人正常的脉象比做一条平静流动的河流,那奇怪脉象的怪异之处就像是有人在有规律地向河流中投入泥块,带起大小不一的涟漪,如果不加干预,那泥块堆积起来堵塞河流,河流干涸是迟早的事,也就是说,他随时有性命之忧。

男人本身的脉象十分正常,因此这怪异之处绝不是他自身身体变故,而是外源因素所致。

这是毒么?赵明薇未曾在自己所看过的医书或者见过的病患身上接触过这种情况。

“你可曾服用过什么药物?”赵明薇看向对方,“观你脉象,似是中了某种奇毒。”

男人听到赵明薇的话,原本没有焦点的目光又移向了赵明薇。

赵明薇发现这次他的眼神没有了他最初打量自己时的压迫感,她顺势观察起了对方。

长眉入鬓,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脸部线条分明,瞳仁是略浅的棕色,他的长相比一般大月男性多了些凌厉,也带给他一些超出实际年龄的成熟感。赵明薇观察他体征,应该和她年纪相仿,十七八岁的样子。此刻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没有了压迫感,反而给人一种温顺乖巧的感觉。

“我自幼便被喂下了毒药,每月服下解药便不会发作。”赵明薇闻言略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见对方抿了抿干涩的唇,继续道:“多谢你出手相救,但恐怕我也活不到下个月了。”

赵明薇听对方声音中似乎有些落寞。是啊,任谁知道自己死期将至都会感到难受吧,即使是她一次次经历至亲离世时,她也未曾想过去死,那是倾注了很多他人与自己的努力来之不易的生。

或许是受到对方情绪的影响,赵明薇心也沉了下来,她的目光滑到对方胸前的纹身上,下定了决心。

“我可以为你研制解药。”赵明薇顿了顿,见对方原本有些落寞的神情突然泛起光亮。

“但你要告诉我,你胸前的图案是哪儿来的。”她的语气略带了些尖锐。

男人一怔,思索片刻,回答:“这是我曾在的组织的印记,组织中每个人胸口都会纹上这个图案。”

“是何组织?”赵明薇追问。

男人沉默了,似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们组织所谋之事,是在暗处制造杀戮么?”她从牙缝中挤出的话带上了丝恨意,想到宰相府上下的惨死,想到娘亲抱憾离世,胸腔中复仇的火焰突然给了她质问床上这个来历不明者的勇气。

男人依旧沉默,赵明薇突然有了揭开自己伤疤质问对方的冲动。看着对方的态度,她已经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此时她的冲动也许只是想听听犯下罪孽的刽子手们究竟会不会为了手染的鲜血感到悔恨。

她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

“十年前你所说的组织闯入我家中,我父母皆因此被害,看你的年纪,当时应该没有参与这场杀戮。但既然你们同属一个组织,那你一定有办法助我找到当年杀害我家人的那批人。”赵明薇盯着依旧沉默的男人。

“作为交换,我可以帮你解毒,这枚药可压制你体内毒素,在此期间我会帮你寻找解毒之法,这也是我的诚意。”赵明薇从药箱底部的暗盒中取出一粒药递到男人面前。这药所用药材十分珍稀,她也没有几粒。

“你找到当年杀害你们家人的那批人又有什么用呢?”男人终于张口,“他们不会为了那些行为忏悔,对他们而言,那只是换取金钱与解药的手段。”

“如你所言,那个组织所谋正是行杀人之事,只要收了钱,不管什么人都杀得……”男人见赵明薇情绪激动起来,又闭了嘴。

“这是我的事!你只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与我合作。”见对方将杀人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赵明薇不免心中悲愤,是啊,刽子手怎么会对执行处决的行为有所触动。

“但是如今我已脱离组织,也许……帮不到你什么。”很奇怪,赵明薇似乎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歉意,不知是为了他这句话,还是为了赵明薇因组织所为经历的遭遇。

“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也不会放过。”赵明薇动作略有一些强硬地将压制毒素的药丸塞入男人口中,也许是对方自始至终的态度都十分温和,赵明薇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看着他时的紧张。看着对方喉结滚动将药咽了下去后,便收拾药箱离开了。

“你好好休息,我会差人来为你换药送饭。”

走到门口时,赵明薇停下脚步,偏头道,“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虽然赵明薇相信,即使没有这句话,对方也一定会努力恢复。因为她能看懂对方得知生的希望时眼中的光亮。那种在随时可能将人溺毙其中的湍流中突然抱住浮木的样子,她再熟悉不过。

~~~~~~

回到房间,外面已经彻底天光大亮,跟着一个喜欢通宵达旦研究药理的师父,赵明薇也已经习惯了缺少睡眠的状态。

她坐到书案旁,揉了揉因疲惫隐隐跳动的太阳穴,从桌旁厚厚的药学典籍中翻找了起来。

阿蓉来送过了早膳,赵明薇差她吩咐小厮为救下的那个男人送饭换药。

中途有个小厮进来了一趟,说找到了昨晚翻墙进来的小胖子是哪家的,是城东肉食铺家的小霸王,那孩子醒来后见到陌生环境吓得像只鹌鹑,只说自己是贪玩误闯进来的。

忙活了一晚,赵明薇差点忘了这回事儿,思考一番后提笔写了封信,嘱咐小厮将那熊孩子送回去时将信一并带给他的家人。

那处矮院墙还是有些令人担忧,一日间竟有两人从那里闯进来。可是她也不会在一处久留,大张旗鼓地动工修葺围墙也不方便。

赵明薇想得头痛,索性继续埋头书卷里。

~~~~~~

王二狗一夜未归,父母都急坏了,见儿子全须全尾地回了家,还是因为调皮捣蛋晕倒在别人家,给人添了麻烦却被好好送了回来,当场就要给小厮跪下。小厮连忙搀扶,递上赵明薇写的信便离开了。

王二狗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屠户,看着手中字迹秀气的信相顾茫然,只好找了隔壁准备科考的书生帮忙读信。

书生看到信,先是赞了声好字,然后才念起了信的内容。

大意是王二狗因食过多膏粱厚味身材臃肿,已经到了有碍健康的地步,如今不仅需要改善饮食,增加锻炼,还需要找医师调理心悸的毛病。

王二狗父母越听越心惊,恨不得再给写信之人跪下。他们夫妻俩老来得子,给孩子取了个好养活的贱名,却不知是不是平日做屠户造了太多杀孽,反噬到了二狗身上。二狗从出生开始身体就比其他孩子瘦弱,于是夫妻二人就变着法子给孩子加强营养,家里的生意也方便给孩子做各种美食佳肴,渐渐便将王二狗养成了个横竖差不多长的小胖子。

老老实实赚钱养家,有钱了就给家人改善伙食的劳动人民没想到,原来伙食太好了也会害病,幸好幸好,二狗这次没事。

夫妻二人告别了书生,回去就拉着二狗去看了医师,路上王屠户不住安慰着自责抹泪的妻子,“二狗这不是没事儿么,以后我们就给二狗吃素,再让二狗随我在肉铺帮忙,瘦下来还不容易么。”

没曾想妻子听到二狗以后要茹素,心疼地眼泪掉地更凶了。

~~~~~~

“王二狗,你说要拿出见过城东女人的证据,证据呢?哈哈,你就承认吧,你就是在吹牛,略略略,爱吹牛的王二狗,再吹就变王二猪。”王二狗正在自家肉食铺门口帮忙,他虽然在孩子们面前嚣张,但是非常听父母的话,娘亲让他来帮父亲的忙,他是男子汉就义不容辞。

听到男孩儿挑衅的话,王二狗气不打一出来,擦了擦手就从怀中掏出来他特意跟娘亲要来的信,“谁说我吹牛了,这就是证据!这是城东医师娘子给我的信。”

“信?哈哈哈,别吹牛了,我爹说她就是花楼出来的,怎么可能还会写信?花楼你知道是什么吧?”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