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捡个杀手做护卫 > 第6章 向明

第6章 向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明薇去药铺的一路上都能感觉到周围人好奇打量的目光,不过因为王二狗的话,她知道这些人是出于对她身份的好奇。

因着这些打量,她也没了四处散心的心情,很快便买好药回了宅院。

她提着药去了昨夜救下的男人住处。

“笃、笃。”她敲了敲门。

“请进。”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比先前恢复了些气力。

赵明薇推门进去,有些惊讶地看到男人已经穿上了衣裤靠坐在床上,正侧头看向自己。他的衣服想来已经不能穿了,此刻他正穿着小厮的深灰色短褐与长裤。衣服不太合身,长裤明显短了一节,露出他修长骨感的脚踝,上面隐约有些像是被锁链紧扣过留下的青紫色淤痕。上半身的短褐因为他前胸后背都打着绷带,此刻也敞开着,隐约露出些紧实的肌肉。

赵明薇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不知道是因为药效好还是这人的自愈能力强,按照他之前受伤的程度,她原以为他还要躺上几日才能起来活动,没想到这才一夜过去,不,半日不到就已经可以坐起来了。

她将手中一摞摞药放在桌上,“我还需要些时日来找出解毒之法,在此期间,我会帮你药浴针灸,抑制你体内毒性的发作。”

“多谢……”男人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对了,还不知该如何称呼你。”赵明薇有些好奇,在这种杀手组织中的人都有着怎样的名字。是与他们普通人一样,有着正常的,带着或多或少的美好寓意的名字;还是暗含着冷漠嗜血,听了便让人不寒而栗的名字。

“燕向明,燕子的燕,向往光明的向明。”男人一字一顿地说出自己的名字,还认真解释了每个字的寓意,“姑娘该如何称呼?”

“周小薇。”赵明薇则回答地简单利落,这个假名字已经成了她新的条件反射,她很少会在自己的真名和假名中间恍惚,毕竟她如今的人生和过去赵明薇的人生也已天壤之别。

看来杀手组织中人的名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向明,赵明薇的真名中也有一个“明”字,爹娘希望她一生光明磊落,智慧明亮,只可惜……

向明,向往光明……这样寓意的名字出现在一个杀手身上,未免有些讽刺。不过,燕这个姓倒是比较少见,她记得父亲曾经十分赏识的一名官员便姓燕,印象中,他似乎是名监察御史。

“周姑娘……”燕向明言辞间有些犹豫,“我会尽力助你找到当年那批杀手,可我如今已脱离了组织,不知我还能帮上你什么。”

男人说得委婉,但赵明薇却一瞬间读懂了他的窘迫。只是她不明白他明明是个可以为了一己私利罔顾人性命的杀手,为何也会有这种对他人相助受之以愧的情绪。

当初她和娘亲被师父师姐们救下,她也曾谨小慎微,生怕自己并不能对他们的善意予以等价的回报。但师门家人般的温暖使她不再会时时思考自己是否不配她们的好意,自己这样如乞讨般的行为是否失了尊严。然而,如今她却为了报复尹兆离开师门,师父她们一定对她失望透顶。

赵明薇垂下眼眸,掩住了她眸中情绪,轻启朱唇,语气温和,又似带着一丝苦恼,“你如今确实无法助我许多。”她抬眸,果不其然看到对方脸上的一丝歉疚,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人还不懂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

“但我不求你立刻为我赴汤蹈火,只愿你如你所说,心中存有一丝光明。”

赵明薇见对方神色微动,便知自己赌对了,于是继续道,“只要你答应我,若有任何关于你们组织的线索,都能对我及时相告,我便仍会尽力为你研制解毒之法。”

她言语中没有半分逼迫,却有一种包容善良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想要靠近、信任。

人心难测,赵明薇想,原来即便是冷酷的杀手,内心也藏有一丝对光明的向往,于是她像一个成熟的猎手,为猎物铺设下一个精心的情感陷阱。

既然他会为此愧疚,那她便表现得退让一步,以宽容的姿态告诉他,即使他帮不上忙,她也会助他。如果她没看错他,那他一定会更加愧疚感激,而她或许也可以更加巧妙地利用他……

“你是杀手,自然也有着超出常人的武力,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做我的护卫。”赵明薇神情专注地看向对方,看似真诚,实则是不想错过对方的任何一处细微的表情变化,“门外那些侍女小厮,表面是我的仆人,实则是行看管之实。”

燕向明愣愣听着赵明薇半真半假的谎言。

他不知道,赵明薇本就早慧,幼时的经历以及成长过程中与形形色色病患的接触渐渐让她练就了察言观色、洞悉人性的本领,也明白该如何利用这一点为自己谋取利益。

“我家中发生变故后,幸得一医术高超的隐士所救,拜师学医,如此多年。却在一次外出看诊时被国师的揽胜使者看中,欲送至三皇子府上为美姬。”揽胜使者是国师尹兆专去各地搜寻美人的官员,素有恶名,燕向明曾听说过,揽胜使者所过之处,家家户户都要藏好家中未出阁的闺秀。

“皇命难违,我只好上京。那些小厮侍女便是三皇子府上派来看管我的。”赵明薇说着似乎要落下泪来。

燕向明见状毫不犹豫坚定道,“周姑娘,既如此,待我痊愈,便带你逃走。”目光坚毅地好像他并不是个杀手,而是救苦救难的大侠。

赵明薇:……

“多谢你的好意,只是若我逃脱了,那些揽胜使者必然不会放过我师父。只要你能做我护卫,保我安全便足够了。”赵明薇连忙拒绝,她可是必须要入京的。

只是赵明薇无法确定三皇子的政敌是否会找上她的麻烦,更不能确保如果真到了性命攸关之际,三皇子能否出力保她性命,毕竟归根到底,她只是他夺嫡筹谋中的一小步,少了她并不会使他伤筋动骨。如能利用燕向明自保,她也会踏实许多。

燕向明听完赵明薇无奈屈从的故事,沉默片刻,最终,他缓缓点头,声音低沉坚定,掷地有声:“周姑娘,你放心,我定护你周全。如有组织的线索,我也会知无不言。”

成了。赵明薇看着燕向明,唇角一勾露出真诚一笑,如春日暖阳,温暖而明媚。

~~~~~~

从燕向明处回来已近傍晚,赵明薇又从他那里了解了很多关于他们杀手组织的事。好在她对宰相府遭屠那日的记忆深刻,且她本来就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将她曾见过的那些黑衣杀手描述了一遍,还真被燕向明对上了几个,其中还有他们组织的首领。

看来尹兆对他们一家真是下尽血本,赶尽杀绝。赵明薇对尹兆的恨再次让她的胃里翻搅,疼痛使她的唇瞬间白了下来。她吩咐阿蓉为她送些吃食。

医者难自医,尽管她知道自己因长久的生活习惯和压抑情绪患上胃疾,她却依然无法像叮嘱、宽慰病患一般解自己的病痛。

赵明薇又想到自己最近的“病患”王二狗来,唤来小厮去打听。

~~~~~~

王二狗跑回到肉食铺,娘亲正帮着爹扶着一头被开膛破腹的猪,他爹则小心翼翼地剖出猪身体内被腹膜包裹着的内脏。

这样看似血腥的场景王二狗已经习以为常,并不会感到害怕。作为屠户的孩子,他在这一点上有着天然的勇敢。可是面对同龄人的欺凌,他却会因为被他们嘲笑而自卑,会手足无措甚至露出怯懦。毕竟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要承受这些所需的勇敢甚至比他的生命还重。

赵明薇也明白这一点,她知道解决这件事已经超出了孩子的能力范围,只有借助大人的力量才可能彻底解决。

“爹、娘。”王二狗一路跑回肉食铺,有些气喘吁吁,但因为赵明薇的鼓舞,他此刻心中充满了勇气。当然,这种勇气有一部分也源于他对父母的信任。虽然他不知道告诉爹娘能不能解决问题,结束自己的痛苦,但他相信爹娘绝对会相信他所说的。

听到王二狗的声音,二狗爹娘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擦干净手去迎二狗。

“今日怎么玩到这么晚,饿坏了吧。”二狗娘心疼地抬起二狗胖乎乎的小脸,却没料到看到儿子略有些红肿的眼圈,原本干净的衣服上还沾着些呕吐物和土灰,脸色一变,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二狗,可是又和伙伴打架了,有人辱骂你了?”

王二狗听到娘亲关切的话语,过去被孩子们围在中间嘲笑胖猪,被男孩指着胸口讥笑他像女人,被孩子们当猴耍后在他们身后追的一幕幕在他眼前划过,委屈霎时涌了上来,他突然爆哭出声,像是要把之前隐忍在心中的委屈、痛苦、不安、焦虑全都发泄出来,“呜啊!呜呜呜,娘亲,爹,他们……他们全都欺负我!呜呜呜,我太痛苦了,太痛苦了,呜啊啊啊!”

二狗娘第一次看到儿子哭成这样,听着他的哭诉,心又酸又疼,当即也心疼地掉下泪来。原本还站在妻子身后看着妻子关心儿子,不善表达自己情绪的王屠户见到儿子这般情状,皱着眉走到王二狗面前,粗糙温暖的大手按在二狗肩头,沉着脸问:“二狗,他们如何欺负你了。”

王二狗哽咽着将全部经历一股脑儿说了出来,连带着自己过去不敢告诉爹娘,怕爹娘担心,怕家里又被人找麻烦的心事也说了出来。王屠户越听脸色越沉。

有人在看么?

最近开始锻炼身体了,这样就可以更丝滑地打滚求收藏(狗头叼花.jpg

作者有话说

第6章 向明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