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捡个杀手做护卫 > 第8章 针灸

第8章 针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幕又降临了。花城的夜本就宁静,而这处城东的宅院又离主街较远,一到夜晚,便只余虫鸣,以及偶尔路过的小厮侍女的声音。

燕向明起身开窗,行走间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痛得他脸色一白。

在这里呆着的几日,他除了偶尔与宅院的主人周小姐交流,其余时间都在屋内养伤。这种平静的生活是他过去从未经历过的。这也许是上天念在他迷途知返,留给他的最后的平静。

他提出要离开组织时,首领巴图没有阻拦。

他与巴图的告别对话内容干瘪得一如他们初见那日,只不过一次是巴图问要不要跟他走,一次是他主动提出要离开。

他和卖身组织的杀手不同,他当初是自愿跟着巴图加入组织的,巴图带走他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所以他要离开时也更自由。组织只让他受了些皮肉之苦,作为未完成手上任务的惩戒。

或许巴图也并没有阻拦他的必要,毕竟组织中人早在加入那一刻便被喂下毒药,离开组织后没有了每月的解药,死亡于他也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彼时他也并没有什么选择。是换个地方做权贵豢养的玩物,还是抓住面前淌着血的锋利刀锋,年幼的他选择了后者。年少无知时,他以为自己逃离前者便手握了身体的自由,后来却发现抓住后者才是出卖灵魂的开始。

燕向明没有点灯,他习惯了黑暗。月光从纸窗流泻进来,他站在窗前,凝视着自己摊开的双手。上面好像还浸透了鲜血。离开组织前的那些日子,他日日梦魇都是自己正躺在尸山尸海中,浓稠腥腻的血裹满他的全身。

巴图最后还是说了句特别的话的,他说:十九,你真以为自己能离开么?

那不是一句威胁。

他没有回答,沉默着领了罚。

十九不能离开,但燕向明可以。

燕、向、明,向往光明。

这是他离开组织那天为自己取的名字,他用了那位大人的姓氏,感念他的再造之恩。

十九曾从一个刚进组织的杀手处听过,姓名是最短的咒语,连接着过去,影响着未来。但告诉他姓名珍贵的杀手却从善如流地接受了他在组织中的编号,他觉得很好,那样他原本的名字便不会被人恨着。

十九从来没有过名字。没有加入组织之前他算不上人,没有姓名;加入组织之后,他只有编号十九。

他觉得这或许代表着他是个没有过去的人。从他成为燕向明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只作为燕向明活着。哪怕燕向明只有倒数的日子可以活,燕向明也要活在光明里。

……

“燕向明?”

咒语,念动了。

~~~~~~

赵明薇一手提着药箱和针灸包,一手拎着有些长的裙摆,小心翼翼地沿廊走着,长廊上的石砖被雨水打湿,有些湿滑。

保险起见,今日出门时她穿了裙装。长长的裙摆果真不方便,她有些后悔没换身衣服再来给燕向明针灸。

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燕向明的房内却没有光透出来。

她感到有些奇怪,难道燕向明已经睡了?

她敲了敲门,没人应。发现门扉并没有扣上,她推门进去,却被窗边站着的高大人影吓了一跳。

“燕向明?”他站着时,赵明薇才发现他的身高很高,如果进出房门应该要低着头才行。

这么高大的身形做杀手很不便利吧,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

赵明薇见燕向明转头看向自己,晃了晃手中的药箱,“今日我来为你换药。”

月光下,燕向明的浅棕色眼眸中波光流转。

奇怪,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怎么像要哭了一样,也许是屋内太暗她看错了。

“怎么不点灯?我还以为你已经睡下了。”赵明薇放下药箱,点燃了油灯,今夜要给他针灸,所以赵明薇多点了几盏灯,光线亮一些便于施针。

在油灯带来的光亮中,她又看向燕向明,对方浅棕色的眼眸在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果然方才是她的错觉吧。

燕向明笑了笑,没有回答,反问道,“今日怎么是周小姐来为我换药?”

赵明薇指着药箱上的针灸包,“因为今日要针灸了。”

燕向明眨了眨眼,对接下来要经历的事情有些迷茫。

“燕公子,劳烦脱了衣裳趴床上吧。”赵明薇烫着银针,云淡风轻道。

燕向明:……

虽然他知道自己昏迷时周小姐想必已经将他周身看了个遍,但现在清醒状态下让他脱光衣物躺在一个女子面前,燕向明不可避免地感到有些羞窘。

过去在组织中,燕向明碰到的几乎都是男人,和女人接触的经历少之又少,与女人距离最近的时候,基本也是在他要取对方性命之时。

看着身穿浅紫罗裙的赵明薇在油灯下莹润白皙的侧脸,燕向明喉结紧张地滚动了一下,缓慢地解起了衣扣。

赵明薇烫好银针转过身,正好看到燕向明背对着她准备褪下长裤,“下裳不必除去。”

燕向明身形一僵,“好。”

赵明薇看着对方红透的耳朵,后知后觉明白对方的难堪。也是,即使燕向明是见多了尸体的杀手,对于被陌生异性看光这种事应该也还是会比较难以接受吧。于是赵明薇了然地宽慰道:“医者眼中只有疾病,燕公子不必过多在意。”

她不说还好,此刻被她点破,燕向明紧抓着裤带的手都因为窘迫用力而骨节发白了。

他略有些慌乱地背对着赵明薇系好裤带,中途却不知是因为手抖还是别的原因,长裤突然从燕向明手中滑脱了,露出他腿上缠着的绷带,还有……

赵明薇垂眸,这下她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了。

燕向明手忙脚乱地捞起滑落的裤子,背部的伤口因为他的动作有些崩开,纱布上都隐隐渗出些血迹。

赵明薇皱眉,严肃道:“燕公子,你还是莫要乱动了,小心伤口裂开。”医者的本能战胜了尴尬,此刻赵明薇看着磨磨蹭蹭笨手笨脚的燕向明,恨不得直接将对方按倒在床上,免得他快养好的伤又加重。

待燕向明终于穿好裤子,赵明薇让他在床上趴好,她要为他背部、头部等处的穴位施针。

燕向明体内的毒十分古怪,那毒本身似乎会使他体内筋络淤堵,但若是用针灸的方式疏通筋络,又怕会使毒素扩散地更快。

赵明薇思考一番后决定在不影响燕向明根本的情况下,逐日封住一些穴位,再疏通另外一些穴位,如此往复,若那毒能被逼至无关紧要的身体部位,或许通过放血的方式便可以解毒。只是这种方式十分考验施针者对人体脉络的把握以及施针的精准度。

而这些,赵明薇都有。

她第一次接触针灸的时候,是观摩师父为一位因风寒湿痹而卧床多年的老者施针。随着师父一针针精准地刺入老者各个穴位,轻巧地捻转针柄,老者脸上的痛苦之色逐渐消散。治疗结束后,老者竟然能够缓缓坐起,甚至在旁人的搀扶下站立。赵明薇只一瞬便被针灸的力量折服了。

她从师父处求来针灸典籍,只花了一日便将那些精细的穴位图全都刻印在了脑海中。每一个穴位的位置、作用、针法,她都能在看过一遍后准确无误地记在心中。

此后多日她又昼夜不歇地从最基础的指法开始,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直至手指酸痛也不肯停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手法越来越稳健,每一次施针都准确无误,每一次调息都恰到好处。只可惜她还未曾亲手为娘亲针灸过一次,娘亲便带着遗憾离世了。

赵明薇的指尖从燕向明的背部轻轻滑过,感受到手下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她顿了下,想到方才对方在慌乱中掉下裤子的一幕,决定不再与他讲什么医者眼中无性别之类,只是默默收回了指尖。

这也无碍,过去积累的经验以及她对人体的把握也足够让她有自信仅凭肉眼便准确确定穴位。

灯光下,赵明薇快速而准确地施针,燕向明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渐渐放松了下来,房间内一时间只能听见二人的呼吸声。

“好了。”一刻钟左右后,赵明薇抽出最后一根银针。第一日的治疗还比较轻松。

她收拾好针灸包,揉了揉酸涩的手指。“接下来换药吧,背上的伤口似乎有些开裂了。”

正准备悄悄穿上衣服的燕向明闻言又僵在原地。

~~~~~~

替别人针灸是件消耗体力与精力的事,次日清晨赵明薇难得多睡了会儿,还是被阿蓉叫醒的,说是王屠户一家来拜访,还扛了半扇猪肉来。

半扇猪肉?赵明薇刚睡醒有些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待洗漱好到了堂屋,赫然看到房屋正中央摆着的半扇猪肉,平素淡定的表情也隐隐有丝开裂。

“小薇姐姐!”赵明薇看向声音的主人,是王二狗。

今日的他和昨日那个说着要死掉的他判若两人。此刻他仰着白嫩的脸,见到赵明薇过来露出一个看不见眼睛的笑脸,阳光照在他幼嫩白皙的圆圆脸蛋上,灿烂如朝阳。

看着他这样,赵明薇也笑了,“二狗。”

“小薇姐姐,这是我爹和我娘,他们说一定要来谢谢你。”二狗开朗道明他们一家的来意。

赵明薇看向他身旁的王志夫妻,“不必如此,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

“小薇姑娘,千万别这么说,这次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二狗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王志的妻子李婉容一边说一边就要向赵明薇下跪,赵明薇连忙拦下。

最后推辞不过,赵明薇便收下了那半扇猪肉。

待王二狗一家都走后,赵明薇苦恼地看着地上的肉。这么多,吃得完么?

“阿蓉,喊他们来帮忙,中午我们吃猪肉宴!”

今日更新奉上,希望大家喜欢,如果点点收藏或者评论让我知道你们在看,那就太棒啦!比心心。

作者有话说

第8章 针灸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