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捡个杀手做护卫 > 第12章 压抑

第12章 压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阳最后是被其他病人家属碰巧看到搀扶回去的,他身上沾了臭味,引得旁人都对他退避三舍,就连他儿子也默默将草席拉远了些。他口中骂骂咧咧着若是被他找到害他之人,一定弄死对方,可外面月黑风高,他也未曾见到有人近身,只能在这里放放狠话。

下体疼痛难忍,他大声叫嚷着让旁人帮他寻医师来,但其他人也知道他先前得罪了医师,不愿与他为伍,有人听了他的叫喊心烦,团了块破布塞进他口中,“这里到处都是病患,医师们本就看顾不过来,你就点皮外伤还吵吵嚷嚷的,让不让其他人休息了。”

刘阳疼得头冒冷汗,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废了些力气取出口中破布后便体力不支瘫软在旁,鼻中喘着粗气。

“啪嗒”,一个瓷瓶被放在他身旁,刘阳虚弱无力地抬眼,见放下瓷瓶的竟是先前自己骂过的年轻医师。

对方冷冷开口,“伤药,一日三次涂抹在患处。”

刘阳连忙抢过瓶子,生怕被对方收回似的,缩在一旁给自己上起了药,对年轻医师的帮助不仅毫无感激之意,还斜睨了对方一眼,仿佛在说怎么来这么晚。

许医师不与他一般计较,转过身,白净斯文的脸上却勾起一抹讽笑。

~~~~~~

赵明薇听说了病患区发生的事,若有所思地回了医师后勤区。为了避免医师和后勤人员被感染,他们并不和病患家属住在一处。

燕向明已经老老实实在等她了。

来了隔离区之后,虽然每日照顾病患已分身乏术,但赵明薇还是会抽出时间为燕向明针灸,虽然她对燕向明存了利用之心,但承诺了要为他解毒,她也绝不会食言。他体内的毒虽难缠,但在她连日来的针灸倒逼下,毒素已经渐渐远离了要害之处,只要再坚持几次针灸,再辅以药浴和清毒药物,很快他的毒就彻底解了。只是对于要不要告诉对方这个喜讯,赵明薇还有一丝犹豫。

赵明薇步履轻缓地走向正端坐在一旁翻着书页的男人,对方听到动静,警觉地抬头,发现是她后,神情又放松了下来,合上了书册看向赵明薇。

赵明薇放下针灸包,看向他方才在看的书的封皮,《何以修身养性》。

赵明薇:……

如果不是刚救下燕向明那日他浑身刀伤剑伤累累的样子仍历历在目,赵明薇真的难以想象成日捧着这些书认真研读的他曾经是个杀手。

“这书是哪里来的?”赵明薇在火中烫着银针。

燕向明已经脱了上衣,正帮着赵明薇一起烫银针,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在吴医师书房找到的。”燕向明将手中烫好的银针递给赵明薇。

“哦,书中都讲了什么呢?”赵明薇接过银针,两人手指自然地碰到一起。

燕向明看了眼赵明薇,平日周小姐对他看的书都没什么兴趣,今日怎么还主动问起书的内容了。

他将自己看过的内容概括讲了讲,赵明薇垂眸似是认真在听。

银针烫好了,赵明薇捏起一根银针,燕向明便会意转过身去。

银针快速刺入背上的穴位,微微有些麻痒,“书中有说该如何报复一个小人,还不被他发现么?”

又是一针刺进穴位,燕向明眼睛微微睁大,耳朵也动了动,“你都知道了。”

“嗯。”赵明薇看到对方的耳朵竟然还会动,不由觉得有一丝好笑,初见时她觉得对方像沙漠中的灰狼,如今再看,却觉得像是只懵懂单纯的小狗。

看了看扎着银针的宽厚肩背,赵明薇又默默在心中反驳了自己:不是小狗,是大狗。

“既然说了要做周小姐的护卫,又怎么能眼见周小姐被人侮辱还坐视不理。”燕向明果然像只忠犬一般表着衷心。

赵明薇心中微微一暖,“谢谢你,燕公子。”

“周小姐……”

“嗯?”大狗的耳朵似乎变红了。

“你以后可不可以叫我的名字。”

“……”

“向明?”

“嗯!周小姐。”大狗似乎十分开心,赵明薇似乎都能看到他身后有尾巴在摇。

也许是油灯的暖光让人心软,也许是别的什么,赵明薇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消除了。

“向明,你的毒快解了。”眼前人的背部肌肉突然绷紧,看上去是在极力压制激动才能不让自己蹦起来。

赵明薇看着他这样,心中也多了一丝成就感,这种单纯的喜悦是她作为一个医者带来的。

“周小姐所言当真?这毒竟这样就解了?”燕向明的声音中还有一丝不可置信。他确实难以相信,巴图用这种毒药困住了组织中上上下下的杀手为其效命,竟然被周小姐用针灸就解了。

“那是自然,我的医术你还不相信么?”赵明薇的声音中难得有了几分自得,多了些她平时不曾显露的少年的意气风发,“等我们从隔离区出去,再为你准备几次药浴和清毒药,保准药到病除。”

“相信!当然相信!我只是,我太开心了。”燕向明的声音中似乎有了几分哽咽。

赵明薇又想起当初被师父收留的自己,那时知道自己和娘亲都能有活命的机会,她也激动地不能自已。那时她答应为燕向明解毒,有几分也是因为看到对方眼中对生的渴望。

“我为你解毒之后,你……有何打算呢?”赵明薇问得有些突兀,这也是她先前犹豫是否要告诉燕向明他的毒将解的原因。她能让燕向明在她身边做护卫,为她提供杀手组织的线索,尽管一方面是她发现燕向明有着不符合他杀手身份的愧疚与感激之心,但更关键的原因是对方需要她解毒。

如今她将这最关键的筹码让与对方,他还会不会甘心留下让她利用?

赵明薇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今日的冲动,也许她应该一直隐瞒到燕向明没有利用价值的那一天。

思绪混乱着,她的针有些扎歪了,手下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赵明薇回过神,下意识地冲那处吹了口气,像儿时娘亲吹着她的伤口时一样。

感受到她在背后的动作,燕向明的耳朵更红了,背上也隐隐冒出些汗珠。

“周小姐何故有此一问,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你为我解毒,我当你的护卫,如果有了组织的线索,我也要立刻告诉你。”燕向明语气郑重,像是在对月发誓。

赵明薇听着男人坚定的话语,咬了咬唇。

“周小姐做到了你的承诺,我也要履行我的承诺。虽然我曾是个杀手,但是如今我想做个好人。”燕向明好像越说越起劲,“佛经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如果能一辈子跟在周小姐身边治病救人,我想我也能早日赎清自己的罪孽。”

听着燕向明的话,赵明薇心中一颤,既为了那突如其来的“一辈子”,又为了他的大言不惭。这大言不惭既是说他,也是说她。

与她一道,真的能赎罪么?若是有朝一日,她让他重操旧业呢?就连师父都因为对她的失望将她逐出师门。她知道,若是治病救人与她的复仇计划冲突,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沿着那一条也许会受人唾弃的复仇道路继续向前。

赵明薇没有反驳他,他说的已经够多了,她只要知道现在她还能放心地利用他,就足够了。

她这样说服自己,忽略了自己心中因为燕向明的话涌起的热血与感动。

为燕向明针灸完,赵明薇动作略显慌乱地收拾起来,刻意避开了燕向明亮晶晶的浅棕色眼眸。

但即使不看对方,她也能想象到他像嵌进了两颗璀璨宝石一样清澈明亮的眼睛。

她突然明白对方心中的自己与真实的自己产生了错位,但她不会去纠正这个误会。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二人之间有些怪异的气氛。

“周医师,不好了,呜,吴医师……吴医师他,呜呜……”是吴医师的药童,他跑得气喘吁吁,话都说不完整便六神无主地大哭起来。

赵明薇心中一沉,连忙让对方带路。

赵明薇二人随着药童到了吴医师的住处,此处已经聚集了很多医师,李婉容和王志也正立在一旁面色焦急,见到赵明薇过来,仿佛终于找到了主心骨。

“小薇姑娘,你快来看看吴医师,他一直没去用晚饭,我便去寻他,没曾想却在药庐看到他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李婉容一脸担忧地看着赵明薇。

赵明薇检查了下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吴医师,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有一些淤青,应该是晕倒时撞到的。她轻轻拍了拍吴医师,试图唤醒对方,对方却毫无反应。

一旁的药童哽咽着,“吴医师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一直在观察病患服用下不同药物后的状态,我劝他休息他也不听,说疫病耽误不得,可以他年纪都这么大了,身体哪能吃得消啊,呜呜。”

“他这几天饭也不好好吃,走路都不稳,呜呜,没有病患需要看的时候就去研究药方。”

药童所言赵明薇也知道,吴医师脾气很倔,对病患又十分负责,要说到了隔离区后谁最忙,那一定是吴医师了,要不是担心自己感染后无法继续研究治疗方法,他都恨不得直接住在病患区。

赵明薇立刻取出银针刺入吴医师人中、合谷穴位,面色凝重地为吴医师把脉,想到药童方才的话,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让周围人先散开,众人静静等待着,人群中间或传来几声抽泣,气氛十分压抑。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