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命仙 > 第14章 第二个委托人

第14章 第二个委托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讲机电流嗞嗞响了两声,一片安静。

半晌,才传来齐桩迟疑的声音:“……你确定?”

管家:“差不离。”

隔几秒,对讲机被切断了。

三楼,齐家书房内。

齐桩放下对讲机,脸色不太好。姜雅嫤看他一脸凝重,立马紧张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

“有点不好办。”

齐桩皱着眉,犹豫又微妙地说,“那个林宿,跟贺振翎关系好像不一般。”

姜雅嫤愣了一下,“怎么可能?”

她刚想说什么,又想到林宿那张脸,接着浮出几分厌恶和了然,“我就说…他一个没背景的,怎么这么跋扈!”

齐桩没说话。

姜雅嫤忽然蹙眉,“你不会改变主意了吧?”

“我只是担心贺振翎……”

“那你说怎么办!?”

姜雅嫤一下激动起来,“我就佳源一个宝贝儿子!佳源已经没多少时间了,除了他还能从哪儿找别的身体?”

看齐桩神色动摇,姜雅嫤又一咬牙道,“而且之前不是查过了吗?那小贱种就是个普通学生,没家世没背景,天师协会里也没登记过他的名字。不过是疑似‘还阳’,才被监察协会保护起来,跟贺振翎能有多少——”

她话音突然一顿,神色渐明,

“…这样不是更好吗?”

齐桩莫名其妙地扭头,“你在说什么?”

姜雅嫤在剧烈的情绪波动下,已经陷入自己的构想,“等佳源顶替了那副身体,不就更方便应对贺振翎了吗?”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等齐佳源占据了林宿的身体,就利用先前齐家家主还阳的消息,对外称“林宿”其实是齐家的子嗣,正大光明地养在他们家里。

唯一难办的是跟着林宿的贺振翎。

但现在——

“要是贺振翎真有什么心思,让佳源装成林宿的样子,三言两语迷惑他不是轻而易举?顺便还能搭上监察协会……”

姜雅嫤越想越对,激动起来,“难怪说佳源是我们齐家的福星!”

齐桩的神色从一开始的不可理喻,到后面的动摇,最后竟真的沉思起来……

一点念头既然萌芽,就会滋生出无数支撑它生长的理由。

书房里安静好半晌。

一口气终于呼了出来,齐桩双手紧握在一起,目光晦暗不明:

“对……佳源是齐家的福星,肯定能峰回路转,因祸得福。”

他说着拿起手机联系,“先把贺振翎支开,之后的事,等换了再说。”

姜雅嫤终于放下心,露出一抹笑来。

-

楼下客房内。

林宿还不知道齐家夫妇筹划了怎样一出大戏,至少这会儿,他还衣衫整齐地坐在贺振翎对面。

盘扣系至最上方,端起茶盏时,袖口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

贺振翎默了几秒,看着他,

“你怎么还不回去?”

林宿摇摇头,“关门闭窗地待了一下午,窗帘一拉开我就回去,别人会怎么想?我,是为了你的清誉。”

“……”

贺振翎声线平稳,“难为你,竟然还能顾及我的清誉。”

雪泥马也小声:【贺振翎竟然还有清誉…】

林宿屏蔽它,轻轻转移话题,“这两天齐家应该会想办法支开你。我也会离开齐家,”

他顿了顿,“带着我们的大郎。”

贺振翎略过最后一句,“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一个朋友家里。”

看对方扬眉,林宿补充,“很安全。”他说着给人写了份地址,“有事给你发消息。放心,这次我不会再…浪。”

贺振翎深深看去,“我又信了。”

林宿待了一会儿才回自己房间。

贺振翎没走,齐家还不会对他下死手。于是等到晚上,他吃饱喝足就准备出门了。

【你要去哪儿?】

“去履行我的承诺。”

【?】雪泥马:【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给谁做过什么承诺了。】

林宿淡定地朝楼上走去,“我不是说过有空再去看他?现在我有空了。”

雪泥马:【……】

三楼房门外,候着一行佣人。

林宿走到门口,不出意料地被拦了下来。他招呼,

“我来看望小儿。”

佣人面上一抽,正要拒绝,就听里面传来齐佳源的声音:

“让他进来吧,你们退下。”

佣人停顿几秒,低头退远了些。

门开,便看人躺在床上。

雪白柔软的床被,衬着一张娃娃脸。相似的场景在头天的夜里才看到过。

不同的是,一个是在逼仄的小阁楼;一个是在宽敞明亮的大卧室,四周呼叫铃、急救设备、护身符箓、安神法器一应俱全。

林宿关门,走到齐佳源床前。

两人一上一下地对视了片刻,最终是齐佳源先开口:

“林宿哥哥。”

“看来你很喜欢叫‘哥哥’。”

林宿看着他,“但你该叫‘哥哥’的对象,好像不是我。”

齐佳源脸色都没变一下,依旧笑容纯真的样子,“你果然都知道。”

林宿坦然,“彼此彼此。”

刻意叫他“哥哥”,引导他开这个口。

齐佳源,“你知道多少,见过他了吗?”

“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林宿没回答,只瞥向他,“你呢?”

齐佳源也没回答,笑着说,“爸爸妈妈好像没把你当回事,但我的直觉提醒我要注意你。我直觉一向很准,从小到大都帮了我不少事。”

比如直觉让他学会示弱,直觉让他去讨父母欢心,直觉让他每次和哥哥在一起时,故意弄伤自己。

果然,爸爸妈妈更加深信哥哥会带来灾祸。

林宿沉默了好几秒,平静地看着他,“你一直都知道。”

知道自己才是那个不该存在的人。

“是啊,我又不像…哎呀,”齐佳源掩了下嘴,“他们那么笨。”

人天生容易同情弱者。

齐家夫妇先入为主地弄错了对象,之后又在齐佳源的引导下深信不疑。

看林宿不说话,齐佳源无辜道,“你是在怪我吗?但我有什么办法呢,我去阁楼看过一次——”

他轻轻说,“要让我像他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雪泥马没忍住:【你妈!】

林宿按下它:他妈在楼上。

雪泥马:【……】

房间里静了静,林宿开口,“不怕我告诉你爸妈?”

齐佳源笑容不变,“他们会信吗?”

不会。

信了,就代表要承认过去22年犯下的弥天大错,承认是自己一手毁了齐家。

林宿没再说话,想要确认的答案已经得到,他准备走了。

身后传来声音:

“哥哥不问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吗?”

林宿转头,“那你不问我为什么要来吗?”

齐佳源笑容扯了下,“…当然是来祝我康复的吧。”

林宿朝他微微一笑,“是的,小库洛牌。”

说完在人骤然消失的笑容里推门而出。

咔哒。

-

走廊里,雪泥马终于开口:

【他为什么要和你坦白这些?】

“因为他知道,我马上就要‘死’了。”

林宿悠闲地穿过走廊,“防守不是他的风格,从他直觉注意到我的时候,就没想让我活着。”

【他就不怕你开了录音,告诉其他人?】

“我们的对话里,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雪泥马一回想,还真是。

【那告诉贺振翎呢?】

林宿就笑了声,“那恐怕就是他找我‘坦白’的目的了。”

一到明天,齐佳源就会“占据”这副身体。

如果贺振翎今晚刚得到消息,第二天“齐佳源”人就没了,他必定会将注意力放在“双生子”的事上。

到时候,齐佳源再利用他的身份加以引导,转移视听,就能悄然隐身。

比他爸妈的计划完善多了。

雪泥马难言:【…那岂不是献祭了整个齐家?】

林宿摇头,“区区一对爹妈,哪比得上他齐佳源的命?”

这就叫爹妈捕蝉,孝子在后。

说话间已经回到客房。

林宿推门进去,“既然确认了他完全不无辜,那我也没什么顾虑了。”

修长如玉的手指摸入衣兜。

他说过了,他会把偏转离经的轨迹,一丝不差地还回去。

-

第二天一早。

林宿睁眼,被一团睡眠光唤醒:【你醒了?贺振翎已经走了。】

他坐起来看了眼喂信。

除了黑白无常说在他家开了个party,问他要不要参加以外,没有别的信息。

“都没留个消息。”林宿眼底流露出淡淡的忧伤,轻叹,“这几天的情分,终究是一拍两散。”

雪泥马冷静提醒:【你还记得贺振翎的清誉吗?】

“……”他收了手机,恢复正常,“起床吧。”

贺振翎走了,齐家也该动起来了。

后院的小阁楼里。

哐!门被一把推开,齐桩站在门口,阴沉着脸盯着屋里气色尚好的青年。

贺振翎走了,他终于能来料理这边:

“孽种!你做了什么!?”

齐佳错坐在窗边,巴掌大的天光照亮了他手上的旧书。他闻声转头而来,清淡的面容十分平静,

“我做什么了。”

“你说呢?佳源又病倒了,不是你做了什么又抢走了他的生命和气运?”

齐佳错看着他没说话。

齐桩一股气就憋上来了。他最讨厌的就是齐佳错顶着这副有几分像外祖的脸,用毫无敬意、目中无人的目光看他。

他抄起手边的椅子就砸了过去,“孽种!”

哐当!

齐佳错侧身躲了下,椅角磕在窗上,玻璃被砸出一圈裂痕。他顿了下,似乎放轻了语气,“我没做什么。”

他又说,“我能做什么。”

齐桩盯了他几息,没看出什么异常,冷声说,“你最好老实点。齐家留你一条命,已经是善待你了——”

齐桩看着他手上的书笔,“况且还待你不薄。”

齐佳错目光落了落。

那不是为了不让他被关疯吗。

齐桩来查完岗,又发泄完一通,转头准备回去了。正要离开,身后忽然传来齐佳错的声音:

“齐家这么对我,就因为我是‘灾星’?”

齐桩皱了皱眉,转头,“什么?”

齐佳错望进他眼底,“如果我将气运和生命全都还尽,你会有一丝的愧疚或者感激吗?”

“在说什么疯话!”齐桩用可笑的眼神看向他,“这本来就是你该还的。”

屋里静了两秒,“我知道了。”

齐桩莫名其妙,转身嘭!的关上了门。

待身影消失在阁楼外。

房间里,林宿不知何时悄然现身,姿态闲适地靠在床头,

“好了?”

齐佳错转头,看他这副宾至如归的样子,没忍住笑了下,“好了。”

他眼底澄净,毫无留念,“我们离开吧。”

-

僻静古朴的客栈里。

客栈门被“哐”一把推开,林宿带着人走进院子里,兴冲冲道,

“老薛!我来了,还不快扫榻相迎!”

正对着的屋门很快打开。

薛致白从楼梯走下来,“来了来了,我的客栈早就虚位以待!”

两人几步到了跟前。

薛致白正激动地要和林宿说什么,转头就看见了他身后的齐佳错。清秀素雅的青年,十分谦和的样子。

“你带的是?”

林宿言简意赅,“大郎。”

“……”

齐佳错习以为常地保持微笑。

薛致白倒吸了一口冷气。看了两眼,他一把将林宿拉到一边,悄声,

“你快进去吧,屋里还有一个。”

“?”

薛致白叹气: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少年了。

林宿:?

齐佳错:…外面的世界我不懂。(微笑)

贺振翎:呵,清誉。呵呵。

*随机洒点红包~

第14章 第二个委托人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