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龙腾小说网 > 满级大佬废号重练 > 第10章 信香

第10章 信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妖阿难和鬼阿难,在张家舒舒服服地洗了热水澡,换了新衣裳,还吃了一顿十分丰盛的大餐。

餐桌上鸡鸭鱼肉样样俱全,还有一坛上好的美酒。

两身新衣裳和一桌酒菜,都让老张下了血本。他心里很清楚,要是不把这两位大爷哄好了,他和儿子肯定就要不好了。

张氏父子俩原本打着如意算盘,想把捡回来的“乞丐母子俩”转手卖掉赚上一笔。

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一文钱都赚不到手,还要倒贴不少银子,简直就是血亏啊血亏。

小张已经被老张扶回了东厢房,刚才他那一下摔得不轻,两只“咸猪手”双双手腕骨折。

恢复意识后,他在屋里鬼哭狼嚎。才叫了两三声,就被跑进屋的老张一句话吓得紧闭双唇,不敢再惨叫。

“儿子啊,你就忍着点吧!那二位还在隔壁呢,要是吵得他们不耐烦,你恐怕还得断上几根骨头。”

.

吃饱喝足后,妖阿难和鬼阿难就一起离开了张家。

临出门前,妖阿难似笑非笑地看着老张道:“以后少干点缺德事,要是再被我遇上,可就没这么容易过关了。”

老张自然是捣蒜似的直点头。

“是是是,多谢少侠高抬贵手饶了我们父子俩一命,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鬼阿难在一旁冷冷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儿子已经断了两只手也就罢了,至于你,就自己掌嘴十下吧。要重重地打,知道吗?”

这番话虽然出自一个个头才刚到桌子高的小孩子,可是无论神色声音语气,都带着如同北风呼啸而来的寒冷刺骨,让人心里一阵发寒。

老张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立刻就抬起双手左右开弓抡自己的耳光。抡得十分真材实料,活生生把自己打成了猪头。

.

夕阳已经坠下了西山,暮色渐浓,华灯初上。

“这位兄台,请问安康坊怎么走?”

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妖阿难随便拦下一位路人问路,然后按照对方指点的方向前往。

鬼阿难跟在他身旁,一边走一边问:“你去安康坊干吗?”

“还记得那位好心的赵老夫人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

“虽然赵老夫人施恩不图报,但我觉得好人就该有好报,所以想去赵府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回报她的。”

上午妖阿难谢过慈悲心肠的赵老夫人离开时,耳尖地听到了她和身旁丫鬟的对话。

原来她们这趟出城并不为踏青郊游,而是为了生病的小孙女蕙儿去庙里上香祈福。

鬼阿难明白了,“你觉得她那个小孙女可能不是生病那么简单?”

“嗯,她说蕙儿这些天一到睡觉就哭,后来还发起了烧,持续低烧不退,吃药针炙都无效。担心是不是撞了什么邪,所以今天特意去庙里上香祈福,想求神仙保佑一下她的小孙女。”

抬起头朝着天上望了一眼,鬼阿难漠然道:

“云间仙境的神仙也就百来号吧,人间凡界每天求神拜佛祈求保佑的人却成千上万,他们才管不了那么多。”

“是啊,每天向上天祈求的人何其多,天界的仙官就算个个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凡人祈愿的信香,只有特别虔诚的才能上达天听,这其中也只有极少数能让仙官抽空去帮一把。如果只是普通的撞邪,我过去瞧上一瞧或许就能解决。”

香为信心之使,凡人祈愿时只要虔敬烧香,神仙即能知其愿望,“信香”一词便由此而来。

“神仙都没空管的事,你一个妖怪却想去帮忙,也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我不想管那么宽,我也管不了那么宽。只是我既然遇上了这位赵老夫人,又得她恩惠,就想回报一下。你要是不想去,咱们就此别过。”

鬼阿难板着一张稚嫩的小脸蛋,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我倒是想跟你就此别过,却怕你被朱颜悔抓去弄死连累我。这几天也只有先跟着你,等离开华城跑远一点再说。”

.

夜幕降临,无数星辰如烛火,撒下幽幽光辉稀释着浓墨般的夜色。

安康坊的赵府,妖阿难和鬼阿难一起在屋檐上飞掠着,两道身影轻盈如两片羽毛,毫无声响,没有惊动任何人。

赵府后宅一间烛影摇红的厢房里,传来小孩子嚎啕不休的啼哭声。那声音虚弱又痛苦,听起来十分可怜。

透过朦胧的窗纱,隐约可见赵老夫人正坐在床边,耐心哄着一个躺在被窝里哭闹不停的小女娃。

“蕙儿乖,不哭了,奶奶哄你睡觉好不好?”

那小女娃抽抽噎噎地道:“奶奶……吵……好吵……睡不着……”

“哪里吵了?这里没人吵你呀!”

赵老夫人和守在屋里的几个丫鬟,都不能理解蕙儿为什么一直说吵。而年纪尚且不足两岁的小女娃也说不清楚,只是哭个不停。

妖阿难和鬼阿难虽然站在窗外,却已经目光如炬地发现屋里有好几个夜啼鬼。

夜啼鬼也叫小儿鬼,由夭折的孩童亡魂所化。

外形就是一个小孩子,只会在夜晚出现,会缠上同样幼小的孩子,在他们床上乱蹦乱跳,让他们无法正常入睡哭闹不休。

长此以往,孩子就会被折腾得生病,并且病得越来越厉害,最终死去变成夜啼鬼的同伴。

而增加同伴的数量,就是他们最喜欢的事。

这些天蕙儿一直无法好好入睡,已经生了病。

如果那几个夜啼鬼还继续缠着她不放,小女娃成为他们的同伴,只是迟早的事。

.

看着那几个在床上乱蹦一气的夜啼鬼,妖阿难扭头对身旁的鬼阿难说:“这几个小鬼,你负责搞定吧?”

“明明是你要来帮忙,怎么却使唤上我了?”

“我一个大妖,跑去对付几个小鬼,未必有些胜之不武。还是你出面比较合适,毕竟你现在是小鬼一枚。”

鬼阿难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嗤笑道:“脸皮真厚,你算哪门子的大妖?”

“我算的是年纪,我毕竟要比那几个小鬼大吧?大人不能欺负小孩,这可是你说的。”

妖阿难用鬼阿难曾经说过的话来堵他的嘴,他被堵得无话可说,只得臭着一张脸点头。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如一缕青烟般,鬼阿难穿过墙壁直接进了厢房。

他依然是孩童外形,但原本实质的肉身已经悄然化作无形的魂体。

赵老夫人等凡夫俗子根本就看不见他,不过几个夜啼鬼都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同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分页内容获取失败,退出转/码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